闽南雪梨茶:“好久没喝到这种气息的传统茶了!”

人类为了美容,能有多疯狂?



年少时第一口乌龙茶的滋味,萦绕于鼻息之间的香气多半关联着情感记忆。那是消逝已久再相逢的味道,它令人感到踏实。




文 | 丝思


高二那年的秋天,班里转来了一个清秀的男生,他的口音软软,逢午休总独个坐在临窗的角落里捧着旧旧的保温壶喝冒气儿的水。和一众只知打闹的北方半大混小子相比,这份安静显得相当画风清奇,也吸引了邻座女孩的注意。他说他的家在福建泉州,他们那儿的人,自小都喝茶。

许是青春悸动导致的爱屋及乌,少年人初次对一名异性产生的好奇,也连带着想要了解起那保温杯中所装的液体。千禧年头的北方城市,校园里走俏的“茶饮料”不过是统一绿茶和冰红茶罢了,奶茶铺尚未流行,男孩保温杯里窜出的乌龙茶香,和他来自的那片土地,默默承载着女孩关于遥远南国的向往。


经年后到福建出差,车沿着戴云山脉一路向东南开,目的地:泉州西北部的永春县。随行的向导热情地介绍着此地闻名的拳法和白鸭汤。我的思绪一下子飞出老远,直飞到多年前的那个深秋,有个泉州男孩曾告诉我,他们这里的佛手茶最好。

闽南社会的“在地”风土滋味,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方式,突生出寻茶的兴致来。与闽北武夷山系大名鼎鼎的岩茶风味相较,一泡正宗的佛手茶气息,连当地做茶多年的老师傅都许久未喝过了。历史越老的茶,越经受时间的见证,也意味着传统的悄然流失。在安溪铁观音尚未风靡全国的年月,我关于闽南乌龙茶的舌尖初体验,自带一股绵密的雪梨清香。“这茶也叫雪梨茶,是我们这儿最有名的茶啦”,耳边犹能想起多年前的对话,只是今时寻找一杯雪梨味的佛手茶谈何容易?

◬ 佛手茶·别名雪梨,是福建乌龙茶中风味独特的名品

喝乌龙茶,在泉州人的生活中,就像北方人晨起泡一壶茉莉花一样自然。可若细分起来,泉州境内哪里产的乌龙茶风味最“复古”正宗,却和古厝里出没的惠安女一样,越发地神龙见首不见尾,即便拉住土著年轻人相问,怕也只得到一句不知道。老风味,莫非真要失传了吗?

此次寻找佛手茶的闽南之旅,由永春进入。永春,远至春秋战国时期便已建立。作为历来汇聚多元文明的物质富饶之地,这里草木繁盛、四季如春的气候滋养了一代代侨民挑剔的胃口,也为传统乌龙茶的风味留下了足够的生长空间

永春苏坑镇,此地栽培佛手的历史已有百年余。外观芽叶,鲜叶大如掌,确有些形似香橼的形状。然而真正以“佛手”为名深入人心,当离不了茶汤冲泡开来冒出的独特香气。当地人又把佛手茶的香气称为“雪梨香”,相传北宋年间的永春僧侣,把茶树的枝条嫁接在佛手柑上,引得附近茶农竞相引种。坊间传说虽不可考,清末士人所作的颂佛手诗却可感知一二茶香的清奇,“品茗未敢云居一,雀舌尝来忽羡仙”。

◬ 嫩采佛手,叶大如掌

旧时永春所产的佛手茶,因着工艺繁复、人工成本极高等缘故,在今时的茶厂已成为难得一见的存在。于当下复刻一款拥有传统口感的雪梨茶,是对耐心与成本的考验。

嫩采佛手,采摘须得遵循一嫩芽三至四嫩叶的标准,方可保证茶青生命力的旺盛。采茶的天时不可控,芽、叶的大小差异颇大,由此产生的耗损必不可少,更考验着茶师的手艺。得到富有活力的茶青,仅仅突破了复刻传统风味的第一重难关,270斤干茶经挑梗、色选、筛末、炭焙过后,耗损茶量高达60余斤。

◬ 炭火焙制,以荔枝木炭“炖”出的茶汤香气浓郁

乘风破浪的姐姐们,冲吧

尤其难把握的是那缕悠忽飘至鼻尖的“雪梨香”,以180斤荔枝木炭“炖”出梨香,得到的茶汤口感浓醇鲜活,品种香气馥郁,层次慢显,可品得后劲。

年少时第一口乌龙茶的滋味,萦绕于鼻息之间的香气多半关联着情感记忆。那些久久难忘怀的人,与一杯复刻经典的老茶一样,离不开强烈的印记与耗费心力的“追逐”。


对一杯不易得到的雪梨佛手茶来说,醇甜的汤感背后蕴藏着独特的本地化特征与费时费力的制作故事,一口入喉,舌尖百转千回似故人相遇,恰如永春当地做茶的老师傅们说的:“好久没喝到这种气息的传统茶了!”。那是消逝已久再相逢的味道,它令人感到踏实。



「雪梨佛手茶

永春佛手核心产区 醇甜雪梨汤感 传统风味


/新品尝鲜·实付满¥150加赠茶包1件/


2016年,《三联生活周刊》内部孵化了一个小项目:三联爱茶。在现代茶文化与新生活理念相结合的当下,我们将以健康好茶为标准,为读者提供好喝的中国味道。



618·黄金分割日年中大促

全场新茶&好物享折扣+满赠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世界经济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看到的问题只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