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一只秋天的猫

“哆啦”薇娅:站在直播带货的风口

 


本文系读者投稿。来稿请投:

zhuangao@lifeweek.com.cn

连日来的灿烂阳光让人精神一爽,彷佛置身窗户洞开的屋子里,一片阳光洒落,明快舒爽。上午九点,温煦的阳光已洒满阳台,花架在地砖和乳白色的洗手台柜面上投下长长的阴影。靠着落地窗的地上摆着一盆麦草,种在天青色的花盆里,一片青郁,草尖上尚带着清晨的露珠。

这是专为Maple种的,可以消化它吞进肚里的毛球,但它似乎不太喜欢植物的味道。Maple这会儿正趴在它蓝白条纹的小垫子上,从猫架的第三层俯瞰小区的风景。阳光一点儿一点儿地移过来,它就在温暖的日光里慢慢儿、慢慢儿地眯缝起眼睛。


与Maple的相遇大约在两个月前。在此之前,我虽然间歇性地想养猫,却总是因为各种理由而打消念头,大抵养猫与所有人生中的重大决定一样,需要契机与一股突然迸发的热情。这个冬天,早在病毒肆虐之前,焦灼与窒息的情绪便已在我的内心蔓延。在父母接连几次频繁来访之后,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缺乏界限感的家庭关系。

为了舒缓情绪,我连续几个周末都在郊外的山林里转悠,捡掉落在林中树下的野生小榛子,折几枝正当季节、甜香甘醇的白梅。那小小的、白绒绒的梅花多闻一会儿,便会觉出有一股子米酒的醇香。山里的日子固然悠然自得,但一回到城市里被高楼包围的狭小天地,抑郁便卷土重来。那段日子里,我时常觉得憋闷,日常生活像一个看不见的笼子,而我是笼子里焦躁地踱着圈子、渴望摆脱束缚的困兽。
Maple便是这时来到我的生活里的。那个傍晚,当我和L先生到达猫咪救助站的时候,天色已然暗了下来。远方的天一片混沌,幽深地走向黑暗的深蓝,血丝般的晚霞和城市的灯火在这幽蓝的幕布上最终融为一片昏红。即使在南方,一月末的傍晚也已是寒风瑟瑟。推开救助站的门,我一眼便看见在屋子中央第一层笼子里踱步的Maple。它那橘白相间的漂亮毛发瞬间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仿佛看见秋天的阳光下落满枫叶的大道。

当我细读贴在笼子边上的猫咪介绍时,Maple的那张小纸条上赫然写着:喜欢咬人。L先生说:“这只会咬人,我们选一只性格温顺的吧。”但我的心却被这个坏脾气的小家伙紧紧牵住了,一股温柔从心底泛起。它跟我多像呀!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我陷入愤怒、沮丧或绝望时,我就会控制不住地狠狠咬自己。爱咬人或许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坏脾气也许是需要爱。

接Maple回家的那天,店长一边给它剪指甲,一边对它说:“看你脾气这么坏,还有人肯要你,这可是你的福气。”我捋着Maple背上的毛,听到这话时,居然有些想哭。同样脾气不好的我,深深知道那些张牙舞爪的背后大多藏着一颗敏感易碎的心,而一身坏脾气的我们需要多么难得才能等来一个温暖安心的怀抱呀。我很庆幸遇见了L先生,他的耐心与温柔让我在平常的日子里渐渐放松,不再像一根紧绷得随时会断掉的弦。如今,面对眼前这个有着秋天颜色的小家伙,我多么希望能让它感受到我曾被给予的温柔与爱呀。“小Maple,我们一起作伴吧,我会好好爱你的。”我抚摸着它的背,在心里轻轻说道。
Maple果真是一个精力充沛、喜欢咬人的小家伙。来家里没几天,熟悉了环境之后,Maple便从一开始睡倒人怀的粘人软糯,变成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桀骜不驯。起初,它尚能不情不愿地遵守我们为它划定的楚河汉界,如“不能上床、不准上饭桌、晚上得在客厅睡觉”。当然,这也是因为它当时的弹跳能力限制了它的顽劣,比如,我们把饭桌的椅子全都收到桌子底下,它无所借力,便也只能“望饭桌而兴叹”了。可惜好景不长,小伙子的弹跳能力一日千里,很快便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限制它好奇探索的步伐了。从前可望不可及的饭桌,如今只见小伙子身子轻轻往后一仰,后腿一蹬,便轻轻松松一跃而上。不过眨眼间,Maple便端坐饭桌上,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凝视着你。
某日,我刚从浴室洗澡出来,L先生冲我神秘一笑:“你猜Maple在哪儿?”我把客厅的所有角落挨个儿搜了个遍——窗帘后边、钢琴上、桌子底下,可就是不见小家伙的踪影。L先生偷偷朝我们家将近2米的冰箱顶上瞟了一眼,我顺着他的眼光往上一瞧,不觉惊呼:“Maple!天呐!你是怎么上去的?”只见它缩着小爪子,趴在冰箱沿上,伸长脖子,好奇地向下瞅着,仿佛发现了一个新世界。
别看Maple平日里张牙舞爪,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模样,内心深处依然住着一个粘人的小男生。每天清晨,叫醒我和L先生的不是照进屋子的第一缕晨光,不是清早第一阵撩开窗帘、尚带着微薄寒意的微风,更不是所谓的激情与梦想,而是Maple一声高似一声的呼唤。只要卧室里发出一丁点儿动静,小家伙便会飞奔到我们的房门口,伸出小爪子趴趴门,软软糯糯地唤一声“喵”。隔了一会儿,若只听得房内人声脚步声,却始终无人过来给它开门,它便会如未得到满足的婴儿般开启“啼哭攻势”。那一声声绵软的叫唤,拖长了尾音,似有许多委屈和哀求在里面,当真是如泣如诉。每当此时,还眷恋着温柔梦乡的我都禁不住心头一软,在瑟瑟寒风中急急披衣起身,把这个在门口哀哀叫唤的小家伙放进屋来。一进屋,小家伙便迫不及待地在我的脚边绕来绕去,时不时用它毛茸茸的小脑袋蹭蹭我的腿。只需摸摸它的头,它便开心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仿佛在说:“好舒服,好舒服!”
在有阳光的日子里,Maple会跳上我们为它搭的双层观景猫架或卧室里铺着软垫的飘窗,伸展身子,或躺或卧,在暖烘烘的阳光下,慢慢眯缝起眼睛,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或是伸长脖子欣赏楼下的风景。每当此时,若正值我闲暇无事,我便会拿起一本书,悄悄坐在它身旁,一边抚摸着它光滑的毛发,一边晒着太阳看看书,享受这难得的宁静时光。有时候,Maple会将它的小脑袋凑到我的脚边,用它柔软的小舌头舔舔我的脚丫子,或伸出前爪抱住我的手,轻轻咬一口,再将我的手指含在口中,专注而温柔地舔舐着。有时候,它会高兴地翻个身,露出它白白的小肚子,接着伸出小爪子攀住我的手,睁大了眼睛望着我,那琥珀色的瞳仁清澈如许,我可以在里面看见自己的身影。
此时,Maple正趴在它温暖的窝里,小脑袋抵着柔软的毯子,闭着眼睛,或许在小憩,或许只是发呆。如果此刻我走近,它一定会睁开眼睛望着我。如果我摸摸它的下巴,它会伸长脖子闭起眼,尽情享受这温柔的抚摸。它或许还会把小爪子搭在我的手背上,然后开始专心舔毛,而我的手背可以感受到它脚掌肉垫的温热。曾有一句话让我无比动容:“请一定善待你的小猫咪,因为你就是它的余生。”那么,亲爱的Maple,希望在你余生的每一天里,都有我在。

本文为读者投稿。

如果你对社会热点话题有敏锐的感知力与丰富的写作经验,欢迎自荐为《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号自由撰稿人;如果你在艺术时尚、影评娱评、美食体育、旅游地理等任一领域有所专攻,欢迎随时给《三联生活周刊》微信投稿。

撰稿人申请与原创投稿皆发至:zhuangao@lifeweek.com.cn,此邮箱长期开放。投稿需从未在任何公开平台发表过。

一经投稿,即默认由《三联生活周刊》编辑修改及发送。20天内未收到回复可另投他处。

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标题注明“自荐撰稿人”或“投稿+稿件领域”。

稿件字数2000~3000字为佳。

一经采用,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

   期待你的文字。

碳水的诱惑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国货弯道超车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我能抵抗一切,除了酸酸甜甜的樱桃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