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人提到“命悬一线”,为什么?

好吃 | 思念就像一个茄子


上周四吃了北京再爆疫情后的第一餐,在世纪金源广场的望湘园,正赶上做活动,99元买48瓶的百威纯生,喝得那叫一个过瘾。当时扫码加了餐厅的客户群,第二天早上却看到群里的公告,餐厅关门了。联想到往日热闹的世纪金源在那天晚上都冷冷清清,这个结果也就不奇怪了。

 

朋友圈里三位年轻人各种形式“官宣”回老家发展;两家公益组织在七月中旬就放出了99公益日的预热文案,文案中反问“能否活过2020年”;就连曾跻身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的新潮传媒也高调宣布裁员10%,高管集体降薪20%。

大概是因为内心有隐忧,所以我们成了一个“负面消息接收器”,尤其关注各种“命悬一线”的消息。而朋友们聊天的话题也差不多,说的都是如何“猫冬”、如何“熬过去”。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结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但以怎样的心态迎接春天,和如何行动同样重要。

 

前不久,中国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发布的《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公开信,以三十年的造车感悟,提出了“命悬一线”的质问。这距离长城汽车连续4年销量突破百万辆;哈弗连续第10次夺得中国SUV市场年度销量冠军,全球累计销量超过500万辆;WEY成为首个达成30万辆的中国豪华品牌……还不到半年。

这究竟是不是过虑了?


 



01

为什么“命悬一线”?


危机进化论Ⅰ

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成功了。每一个成功的过去,都可能把未来绊住。

——魏建军

成功有多辉煌,被其绊倒就有多惨烈。

2012年,柯达申请破产保护,并退出了传统业务,出售了专利。在此之前,柯达被自己的成功所蒙蔽,错过了数码科技的兴起。数码相机首架原型机在1975年由史蒂夫·萨松开发,而这位工程师的东家正是柯达。柯达判断失误,在初期只把它作为扩大印刷业务的一种方式,白白错过了数码时代的历史机遇,结果是被无情淘汰。

无独有偶。云计算革命的到来,让不肯舍弃服务器和大型主机的IBM的资产,以百亿级美元的规模萎缩;智能手机的出现,颠覆了传统的巨头:诺基亚、摩托罗拉……又有多少企业家真能理解“成功绊住未来”这句话的深刻内涵?

在快速发展、不停出现颠覆性新行业淘汰旧有霸主的时代,错过危机中“命悬一线”的机遇,可能就错过百年难遇的发展契机。危机意识和“命悬一线”心态正成为很多企业的常态。

何为“命悬一线”?魏建军在《致长城汽车伙伴们的一封信: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中做出了解释,“没有危机感才是最大的危机”。往日的光环让他人迷乱双眼,在魏建军看来是改革开放的红利所致,而非汽车行业单方面的辉煌。唯有危机意识才能让企业在竞争激烈的丛林中时刻保持警醒与生机。

应对危机,不少企业以追逐更大的利润为“救命稻草”,这的确是确保度过寒冬的重要热源。在魏建军眼里,无论寒冷的冬天有多久,想要迎来春天,无非就是两条路:第一条路是怎么节流,降低成本。第二条路是如何开源,坚持创新。

真正的节流,是从精神上“自我净化”。20世纪90年代,20多岁的魏建军刚刚接手长城汽车,企业在管理上任人唯亲、徇私舞弊,让工作推进异常艰难。魏建军在部队大院长大,他深知“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的道理。从长城汽车出台廉洁建设管理制度,到涵盖教育、预防、打击“三位一体”的廉洁体系开始实施,不到一年。“不近人情”的“廉政”,让长城汽车从地处河北一隅的小企业,成为业务遍布全球60多个国家,拥有国际化研发制造体系、30多个子公司的商业巨擘。

与其说魏建军是一个悲观且习惯泼冷水的人,不如说他是一个审时度势且清醒的人,“在这个时代,没有真正的能力,在车市低谷时刻,就过不去这个坎儿。当前大环境下,我们不应该打价格战,打的是品牌战,要追求合理的销量和市占率,使品牌价值有所提升。”重视品牌而不是利润,这样的长远眼光让长城汽车拥有了一批铁杆追随者。

经销商遵义市龙伟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之前也经营了其他品牌的汽车,于2009年开始经营长城汽车产品,一路追随长城汽车10余年。后来遵义龙伟毅然舍弃其他品牌,将重点放在长城汽车扩展建店上。从2009年的门面经营,到2012年的第一家长城4S店,再到2018年第四家。

吸引遵义龙伟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的,不仅仅是利润,而是长城汽车从应对自身危机的经验里练就的一身内功。这身内功在危难之时才显露功力。在新冠疫情严峻时,长城汽车车友会“哈弗H9轰九湖北大队”自发集结,快速组建了一组突击队,连续50个昼夜协助转运抗疫物资。当医疗压力缓解后,突击队请缨再战,扛起了夜巡的重任。

△ 哈弗H9轰九大队

不管是车市的危机或者是疫情的危机,优秀企业的内核总是发出光芒。正视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并解决它,始终自我革新,是长城汽车保持“命悬一线”危机感的基因。正如魏建军在《公开信》中所说,“我相信这种革命,一定会像锥子一样,扎痛扎醒每一个希望躺在功劳簿上享受当下的人。”痛是革命中必须经历的,“针针见血”更展示了长城汽车破旧立新的勇气和决心。而变革、创新,亦会在危机中孕育出。魏建军并不认为一路凯歌就是有质量的,长城汽车已经走过了一路凯歌。

在他看来,此时的危机正当时。


02

危机即动力


危机进化论Ⅱ

走过不少弯路,也犯过不少错误。但是,找到的方法终究比困难多。

——魏建军

转危为机,是把视角从点到面地扩展、从低到高地提升,重新审视后找到出路。

很多人将危机简单地等同于危险,忽略了“危机”的双面性:失败了,是危险;战胜了,则是机遇。从诞生之日起,长城汽车习惯于在危机中摸爬滚打。比如2007年3月长城皮卡在南非上市,仅9个月时间销量破万,创造了当时的销量神话。其背后来自于一次“非机即危”的尝试。

2005年,南非烟草商人托尼第一次来到中国,大街上不时出现的长城皮卡车吸引了他的目光,他希望将此车引入南非市场。但最大的障碍是,南非通行的是右舵车,而长城车是左舵,而且对当地认证法规一无所知。托尼拿出10万美元作为长城汽车开发右舵皮卡的押金。长城拒绝了这10万美元,自掏腰包研发,希望走好这步充满未知的棋。这是长城发展中“危”“机”并存的时刻。历时一年多,长城汽车历尽艰难,完成的右舵产品开发和认证,第一辆右舵皮卡成功下线,打开了南非市场。

△ 长城皮卡新一代车型–长城炮

魏建军就是这样一个正视机会的人,“我们赶上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浪潮,中国在5G、AI、互联网、新能源方面的科技创新,走在了世界的前面,这带给中国汽车一个弯道超车的重要机会。”

车门密封胶条自动粘接是自动化的一项重要工艺,也是高端车生产过程中的必备技术。但是设备被垄断,价格之高让人望而却步。2013年,长城成立项目组,开始了对密封胶条自动粘接设备的研发。别小看了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技术,粘接不牢、开裂、断口不一致、轨迹偏差大等多项问题,让长城汽车花费了将近两年时间才一一攻克。即便如此,在试生产阶段依旧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于是二次研发验证立即上马。直到2017年,这项工艺臻于完善,服务于WEY品牌的高端车型。2020年初,得到了特A级客户的第一单。这不仅是长城汽车,更是中国汽车行业的一个突破。

逝者 | 三浦春马存在的时间

魏建军从不一味讲情怀,“汽车市场不能只有故事,最终要靠产品说话,研发上的投入就是对品牌力的有力建设。”

长城汽车之所以能够变危为机,与其坚持的“过度投入、精准研发”理念密不可分。长城汽车的投入不惜“过度”,其研发团队规模达17000余人,研发人员数量占公司总人数近30%。已具备轿车、SUV、皮卡三大系列车型以及动力总成系统的开发设计能力,并在清洁化、智能化、网联化等方面具备成熟的技术储备和研发实力。

△ 长城汽车的智慧交通试验场

厚积薄发,持之以恒。魏建军是一个实干家,他追求的不是光环,而是胜利。他在《公开信》中写道,“我们要构建以用户为中心,以商品战略为龙头,以四大品牌为作战群,以单车型为作战单元,以研发、产品数字化、配套采购、生产生技及营销为资源平台拉通业务运作,以财务、人力、品质、流程、企业数字化等职能平台为支撑的组织运作体系。”

变革从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从行动到思维,从组织到“作战模式”的转变。为了这次由危到机的变革,魏建军将带领长城汽车实现两个打通:一是品牌、商企、研发的打通,二是作战单元的打通。

“让听得到炮火的人做决策”。从前线直通大脑,高效而快准狠,长城汽车的变革,正当时。

车市寒冬季,正是“冬练三九”的好时机。研发上的大投入不断给出回报。“一定要保持住这个趋势。”魏建军说道。


03

未来的理念在变


危机进化论Ⅲ

我看到,未来的格局也在变,走向全球的,将不仅是产品,不仅是价值观,更是新的价值观。

——魏建军

2020年2月28日,和家人度假归来的克里斯蒂安,在智利南部的高速公路上经历了惨烈的车祸。及时赶到现场的救援人员却被惊呆了,克里斯蒂安驾驶的哈弗H2在经过多次翻滚后,竟然没有大变形,包括1名12岁儿童及1名10个月大的婴儿在内,车内4名乘员全部安然无恙。事后,克里斯蒂安在社交网络上向哈弗表示了感谢,“多亏了它,我们还活着。”“哈弗很棒!”

△ 车主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消息

对哈弗的认可,已超越其本身。普京曾提及过中国的一辆汽车,就是哈弗H9,现如今俄罗斯采购它用于国防。哈弗可以说是得益于长城汽车全球化的一个缩影,长城这样的企业早已打破了国与国在地域和经济上的限制。

打破限制,之后方能孕育出新的价值观,企业由此完成高阶成长,这是2020年代的全球化内核所在。

围绕价值观传递的全球化,长城汽车在中国保定、上海;日本横滨;美国底特律、洛杉矶等地构建以中国总部为核心,涵盖欧洲、亚洲、北美的“七国十地”研发布局。更为耀眼的是,面对2020年的重重危机,长城汽车并未裹足。不仅加大研发力度和投入,还达成印度塔里冈工厂、泰国罗勇府制造工厂等收购协议。并在厄瓜多尔、马来西亚、突尼斯和保加利亚等“一带一路”辐射国家拥有散件组装工厂。

△ 长城汽车全球化布局图

截止2019年,长城汽车在俄罗斯、澳大利亚、南非、印度、泰国及美国等国家设立全资子公司,海外销售网络超过500家,网点遍布俄罗斯、澳大利亚、南非等全球60余个国家。

长城汽车全面确立了“聚焦全球化”的战略思想,通过全球布局,通过高端化和国际化的路径完成中国品牌的突破。

“任何真正高端品牌的建立都需要经过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切忌急功近利。”对魏建军而言,未来一定是在更大的赛场迎接挑战。而他并没有给自己留余地。

2016年底,长城汽车发布了以魏建军的姓氏英文为名的首个自主豪华SUV品牌——WEY。作为“中国豪华SUV领导者”,WEY品牌自诞生以来,多次成为自主品牌豪华车销量第一名,打破了外资品牌对高端市场的垄断。在品牌成立三周年之际,WEY提出全球化战略,致力于成为一个以用户为中心、以技术为驱动、以全球化为愿景的品牌。

“应对车市低谷,长城汽车坚持的就是聚焦、做专,做专会让企业的应对能力变得比较强,在车市走向低谷的时候显得比较从容。”魏建军说。

这些就是魏建军的危机进化论,发出“命悬一线”的呼喊与警醒,为的保持专注和斗志,在危机中不断进化。解析他的危机进化论,背后透露出的是十足的斗志和充足的底气。这底气来自不止步的研发力量,来自全球化的产业格局,来自对企业、对行业、对国家发展的信心。

以与生俱来的勇气和担当,守住初心,放手拼搏,这就是危机进化论的核心。既对变化的时代充满敬畏,又对未来的挑战无所畏惧!这或许是长城汽车传递给每一位国人、每一个中国企业的心声。

“命悬一线”,之后以一线之力,突破危机,勇往直前,大刀阔斧,创造未来!因为没有退路,才更可能发现前路的一线光亮。



(部分图片来自长城汽车、互联网)


策划:三联.CREATIVE

监制:路瑞海

微信编辑/设计排版:毛思雨

作者:吴楠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三联书店联合樊登直播卖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