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是什么逼迫你拼命加班挣钱?

幼师自白:我的教育情怀,还能撑到开学么?


 
文|贝小戎
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记者斋藤茂男注意到,经济繁荣的背景下,许多年轻人不再为温饱发愁,却依然成为陷入穷忙和债务的“饱食穷民”。保险公司的男职业八点到十点间下班的人占38.5%,有29.4%的人晚于十点下班。“竞争和生产效率至上主义的齿轮正奏响嘎吱嘎吱的旋律,日夜压榨着每一个人。”



信息技术、工业自动化不仅没有缩短劳动时间,反而让人们变得更加忙碌。
在微电子革命的推动下,企业迅速实现高效整合,经营体制有了质的飞跃,效率至上的管理系统覆盖每个角落。以企业为中心的社会,将激烈的竞争和高度的紧张状态强加给每一个成员。本应以改善公司业务为目的的微电子化,反而将前所未有的高精度管理的手段指向了公司员工。证券公司是最典型的例子。身心的疲劳不断积聚,但人们就像上了高速公路的汽车,除了随着大流往前走之外别无选择。我们就像置身于一个庞大的系统之中,刚达成了一个目标、课题,甚至都没有时间喘息,马上就会有一个更高的目标被推到面前,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除了技术进步,人们拼命挣钱的另一个原因是高房价
,“将全日本的所有土地全部卖掉,可以买下二十个美国。少数资产家把持着一路狂涨的土地,贪得无厌地增殖手中的资产,导致贫富差距越拉越大。日本的国民劳务总收入总额只有三百五十万亿日元,然而资本收益在这样一个挥汗劳动不如坐收利息的社会,人心没有不走向疯狂的道理。”

证券公司用销售业绩的数字去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公司评价人的方式十分简单,成绩不好的人,不是没有能力,就是好吃懒做。不光是证券公司,银行和保险公司等存在业绩、指标压力的公司,都会出现类似的感到压力过大的患者。这些公司打着‘XX大作战’的旗号,喊出大家齐心协力达成目标之类的口号,或是提高士气,或是鼓励员工互相竞争,甚至在公司内制造出员工皆兄弟这种氛围,结果在这种所有员工‘人人有责’的制度中,一旦一个人遭遇失败,就会陷入严重的孤独感和失落感之中,认为自己给同事造成了麻烦和损失,从而产生自责的情绪。这种情绪和睡眠不足等生理因素相结合,人的思考能力就会越发降低,有时甚至导致自杀。
英国经济学家凯特·拉沃斯在《甜甜圈经济学》一书中指出,金融行业会对经济增长上瘾。因为金融界的每一个决策都围绕同一个基本问题展开:回报率是多少?这个问题引发了对“收益”的追求。自19世纪资本主义经济在英国崛起之后,对收益的追求就是它的动力。20世纪40年代,卡尔·波兰尼写道:“收益动机所引发的机制,其效力只有历史上宗教高烧最狂热爆发时才可堪比较。人类世界的整整一代人,都受到了它原汁原味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流逝,拖拉机会生锈,庄稼会腐烂,智能手机会坏掉,建筑物也会崩塌。但金钱呢?有了利息,金钱永远累积。
员工终日忙碌是公司的本性决定的。
“股东资本主义的兴起,确立了股东至上的文化,以及如下信念:公司的主要义务是为拥有股份的人带去最大的回报。这一模式蕴含着深刻的讽刺意味。早出晚归、每天来上班的员工,基本上被描绘成了局外人:是需要控制在最低限度的生产成本,是可以随着盈利需求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生产资料。反过来说,股东兴许从未涉足公司的经营场所,却被当成是至高无上的局内人:他们狭隘的利益诉求(追求利润最大化)排在最靠前的位置。这不足为奇,在这样的设定下,普通工人一直在亏空。”

有日本学者概括说,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企业无情无义,只会一味追求利益,这个社会中,资本一面不停增值,一面彼此之间还会不断竞争。刺激企业追求利益的冲动、经济的冲动不停侵蚀人们的生活,压垮、吞噬并统治生活本身。换句话说,就连人们的生活也遭到了经济原理的彻底占领……所以,人们开始变得像企业一样对经济活动愈发敏感,甚至可以说人类已经被改造成了金钱和物质统治下的行尸走肉。
企业的员工和股东之间存在巨大的不平等。
在世界各地的工厂和农场里,管理人员以追求利润的名号,经常藐视法律,比如把工人关起来,禁止上厕所,一旦女工怀孕就解雇她们。


拉沃斯在书中说,过去30年,高收入国家大多数工人的工资几乎没有增加,甚至略有下降,与此同时,高管的薪酬却极大膨胀。在英国,自1980年以来,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一般工人的工资增长,工资差距亦随之扩大,截至2010年,一般工人的收入缩水25%。在美国,2002年到2012年被称为“工资失去的10年”:此间经济生产率增长30%,工人薪资却保持停滞或有所下降。放眼各个高收入国家,2009年到2013年工人生产率增长超过5%,工资却仅上涨0.4%。
发达工业社会的上班族也许收入不低,但承受的压力也很大。战后日本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后,贫困也随着时代的发展演变成了“繁荣中的贫困”。一个熟练工花一辈子时间磨炼出来的车床手艺,也许一夜之间就会被计算机化的数控车床所取代。一个人从根本上赖以生存的最终手段——技术、技能、知识、判断能力,也许一夜之间就会被彻底推翻。现代人心中的这种不安,都在日渐膨胀。

人们努力挣钱,一方面是为了获得一定的安全感,另一方面是为了转移对其他人生问题的注意力,是一种避重就轻。
“所谓经济活动原本是指人们曾经为了糊口而进行的耕田、狩猎等为生活动。虽然经济是支撑人们生活的重要基础,但其本身不是我们活着的目的。生活第一,经济是支撑生活的基础——这本应该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道理,然而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变得本末颠倒。
社畜有没有保持心理健康、逃脱被压榨的命运的可能呢?首先要认识到什么是生活中对我们真正重要的东西,英国学者说,重要的事情有“运用自己的才干去帮助别人,挺身捍卫自己信奉的东西等等。有5种简单却又证明可促进福祉的行为:与我们周围的人保持联系,身体保持活跃,关注世界,学习新技能,对他人施与。”


日本人说,要知道除了积累财富,我们还有其他的欲望,如陪自己的孩子开开心心地玩耍,或者多看看大自然、种花养草什么的。更高层次的活动有拓展自己的能力、不断成长发展,实现自我。再有,就是享受和外面世界进行多种多样的接触的快乐。有时,可以是参加与政治相关的活动等。”如果一味地挣钱,像证券公司的销售员那样被销售指标所迫,起早贪黑长时间地工作,最终彻底失去理性、人间蒸发。“如果不扎根于正常的生活,迟早有一天会在精神上走进越来越窄的死胡同,生理上的思考能力和判断能力也会日渐衰弱。”



作者档案

贝小戎

本刊主笔,写思想栏目时署名薛巍,外国哲学硕士,著有《假装读过》《西风不识字》,译著《生活哲学》。

26分钟前


三联生活周刊

个人微博:@贝小戎

个人微信公众号:贝书单(ID:bookpage)

疫情后遗症:“我想住得舒服一些”

非虚构类好书大搜索,日常更新



⬆️扫描二维码,关注「贝书单」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国货弯道超车

▼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周刊书店
,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上海,为何总是令人心旌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