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恢复健身,“宅胖”们没借口了

《二十不惑》:不是没烦恼,是“傻”出了和世界对话的底气

  

去年下半年我在公司同一栋楼的一家小型健身房里坚持健身了50多次,带私教。听起来很贵,但平均下来价格尚可接受。我很怕成为办健身卡只去洗澡的人,特地选了这家比较近的,要加班的话,下班先去健身完了回来还可以接着干。

这是一个仅有100多平方米的小型健身房,没有常见重量级设施,只有一个龙门架、史密斯架和罗马椅等简单设施,教练设计的大多是徒手训练项目,辅具就是哑铃、杠铃、壶铃、战绳等。热身器材也没有跑步机,只有两台椭圆机,说是椭圆机不伤膝盖。我一周去两到三次,每次都给我安排练背、腿和臀,穿插体能训练。

我可能算是有点基础,练了半年之后,年轻的教练说我从后面看背部的肌肉很明显。胳膊日渐紧实,鼓励我去当网红。当然是玩笑。教练的年龄差不多只有我的一半,对健身挺有热情,还挺专业,江湖上关于健身房私教的乌烟瘴气的传言并没有证实。训练结束后,教练会亲自教你拉伸,松解小腿。据他说但凡是个会走路的人,小腿都会有肌肉硬结,所以松解小腿根本就是健身的满清十大酷刑,让健身房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暗中观察,有两种人撸铁动静最大。第一种是长得美的姑娘,一个小时训练的时间基本上都在撒娇,“教练,这个动作我不喜欢”,“教练,这么重我根本不行嘛”,然后教练都是耐着性子哄她完成规定动作。还有一种是身材“中部崛起”的大叔,块头和举铁的重量成反比,每次发力都是吼声伴随铁器归位的脆响。但有天来了个姑娘腿很长,撸铁身材线条特别好看,动作规范且并不吭声,我偷看了她好半天。

排在我前面的是个消瘦的小伙子,是个国有银行员工。他走了之后教练告诉我他新谈了个女朋友,说体重有120斤。他特地找教练问120斤有多重,教练整了一副60公斤的杠铃让他试试,他竭尽全力试了几次,发现根本举不起来,气急败坏地说“抱不动她咋办,回去必须叫她减肥”,但没有后话了,不知道现在那个认识不久可能并不胖的姑娘和他的姻缘如何。

疫情持续了三四个月,市内其他大型封闭式健身房还在等待复工。我这个健身房面积小,四处通风,人又少,才得以顺利开业。疫情暴发前他们搞周年庆促销,我还往卡里存了一些钱。钱刚交完疫情就暴发了,宅在家里那段时间无法健身,只能练瑜伽,自说自话的还是有些寂寞,想着健身房会不会倒闭,复工了是不是得另外找地方健身。

后来他们开工后,接到他们的电话时我还挺意外。试着去上了一次课,上课时教练必须戴口罩,学员可以不戴口罩,而且每次都只约一到两个学员。教练三个月没有工资了,也同样没有条件锻炼以维持体型,居然胖出了双下巴和啤酒肚,和疫情前的样子“胖若两人”。

宅在家居然还有意外的惊喜。教练给我松解小腿时,发现我小腿松弛多了,中间包裹的硬块已经不明显了。问我是不是每天在家拉伸小腿,我说并没有。后来琢磨了一下,宅家快100天没出门,楼都没下,小腿不运动,会不会肌肉硬结萎缩了。总之,以前小腿肌肉发达线条还是改善了一些。

图 | 摄图网

健身回家,夜色初上,步行路过广场,大爷大妈的广场舞已经全面重启,莫名其妙地看着有些心酸。再过上那么一段时间,这场疫情阴影终会散去,“宅胖”的人可以重新健身再瘦回去,那段在家无处安放的、总心心念念去健身的记忆也会渐行渐远了吧。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个人问题”栏目读者投稿文章。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我的宠物 | 那些年我养过的龟儿





《三联生活周刊》投稿邮箱


个人问题投稿

yourproblem@lifeweek.com.cn

微信公号投稿

zhuangao@lifeweek.com.cn

者来信投稿

letter@lifeweek.com.cn

活圆桌投稿

roundtable@lifeweek.com.cn

头条号“粉丝信箱”

toutiaoxinxiang@lifeweek.com.cn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新刊出炉!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什么是好的语文教育

▼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后工业化时代,我们为何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