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珠峰是种怎样的体验?

19岁,高考复读的那一年



大家都知道,珠穆朗玛峰是世界第一高峰,人们将征服珠穆朗玛峰视作勇气,成功的象征。可对珠峰的征服一直以来都伴随着危险甚至死亡。



在刚刚过去的5月,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8名攻顶队员次落、袁复栋、李富庆、普布顿珠、次仁多吉、次仁平措、次仁罗布、洛桑顿珠,艰难完成顶峰高程测量任务,安全返回海拔5200米的珠峰登山大本营,标志着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顶测量阶段圆满结束。


图片来源:摄图网


时间往前翻过60多年,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队的4名队员突击队长王富洲、 队员贡布、队员刘连满、摄影师屈银华四人尝试冲顶珠峰,在当时经验、技术、观念、装备等都处在极度匮乏的年代,其难度非常之大是超乎想象的。在翻越珠峰北坡海拔8600米的第二台阶时,面对近30米高、接近垂直角度的绝壁,4名队员通过搭人梯的方式翻越峭壁,为了不让尖锐的冰爪伤到队友,屈银华更是脱掉了高山靴,站在刘连满的肩膀上打入冰锥。就这样,在极寒的天气下,登山队员们用尽了全力终于翻越了第二台阶的峭壁,在最下面支持队友翻越峭壁的刘连满也因体力耗尽没有继续前行。王富洲、贡布、屈银华在没有氧气和食物,以及肢体严重冻伤的情况下,凭借惊人的意志力,终于登上珠穆朗玛峰,让五星红旗在珠穆朗玛峰的最高处迎风飘扬,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在中国境内从北坡登顶珠峰的记录。


如今,随着登山技术和科技的发展,商业登山时代已经到来,对普通人而言攀登珠峰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幻想。


珠穆朗玛峰北坡(图片提供:孙斌)


珠穆朗玛峰——“世界屋脊”“第三极”“8848”,在藏语里是 “大地之母”的意思,由于在藏族的传说中,珠峰在五座神山中排行第三,因此珠峰也被称为“神女第三”。


自带光环的世界最高峰拥有着令人窒息的美,但这片离天空最近的地带也是名副其实的死亡地带,8848不仅仅是一个数字,其困难程度足以让人望而生畏。来看一组数据:


  • 珠峰的登顶死亡率为4%左右,在事故原因中,滑坠排名第一,雪崩排名第二名,高山病排名第三。


1960年—2019年珠峰遇难人数及原因

(数据来源:The Himalayan Database,Wikipedia)


  • 在海拔5000米地带,氧气的含量只有海平面的一半;在海拔8000米以上地带,氧气含量只有海平面的1/3。


  • 5月珠峰顶峰的温度为零下30度左右,如果加上10米/秒的5级大风,风寒效应导致的体感温度会下降到零下45度以下;如果是20米/秒的8级大风,体感温度会下降到零下50度以下。


想象一下,极度缺氧、零下30度的低温、5级—6级大风,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羽绒裤、高山靴、冰爪,背着十几公斤的登山装备,再让你攀登近乎垂直角度的“第一、第二、第三台阶”“希拉里台阶”,陡峭的“北坳冰墙” 、复杂而陡峭的“昆布冰川”、漫长的“洛子壁”,
是不是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陡峭的洛子壁(图片提供:孙斌)

登山队员通过有“恐怖冰川”之称的昆布冰川(图片提供:孙斌)

珠峰北坡第二台阶(图片提供:孙斌)


东绒布冰川5900米处冰塔林(图片提供:孙斌)

2007年北坡登顶后沿东山脊下撤,途中开始起风(图片提供:孙斌)


而且,前方还有各种未知的冰裂缝、冰雪崩、坠落、高山症、冻伤的可能!因此,有人说,登顶不是目标,只有安全返回才是真正的目标。


“大本营”其实舒适又快乐



领略了珠峰的惊险,真正进入攀登珠峰的日子,其中又充满了温暖和欢乐。大本营作为登山队员停留时间最长的营地,起着休息和恢复的重要作用。你印象中大本营生活是不是应该简陋又枯燥?其实,现在的珠峰大本营可能会颠覆你的想象,登山者们同样可以生活的非常舒适,大本营的各项设施也非常完善!

深情并不代表软弱:一位新西兰父亲的育儿观


珠峰南坡大本营(图片提供:孙斌)


大本营在海拔约5100米-5300米的位置,不是非常高,登山队员身体适应后在大本营可以非常舒适地生活。现在的登山队每个队员一般都配备单人的高举架帐篷,里面有床、海绵垫,最关键的是可以完全站直!


大本营活动帐篷(图片提供:孙斌)


在大本营如果队员的衣服脏了,除了自行清洗外,甚至可以收集起来送到最近的城市进行清洗。


队员在大本营洗衣服(图片提供:孙斌)


今年的珠峰北坡大本营还配备了五星级的环保厕所,有马桶,里面气味清新,体验并不比星级酒店差哦!


伙食方面跟山下一样,包含了中餐和西餐,非常丰盛,还能根据队员的特殊需求进行准备。


珠峰南坡大本营吃火锅(图片提供:孙斌)


珠峰大本营厨师制作的祝贺登顶的蛋糕(图片提供:孙斌)


每年的登山队员来自天南海北、各行各业,因此每次珠峰攀登大本营又像是一个社交Party。一般大本营会配备高功率的发电机或者发电车,以保证全天的电力供应。另外,现在珠峰北坡全线,包括珠峰峰顶都覆盖了5G信号。因此,登山队员在大本营生活,除了高海拔造成的体能恢复较慢,行动能力下降外,基本和城市没有特别大的差别。登山队员可以在大本营聊天、看片、通过网络处理事务,整体来说,活动算是很丰富了。
 
从1953年5月29日英国登山队员艾德蒙·希拉里(Edmund Percival Hillary)和旦增·诺尔盖(Tenzing Norgay)实现人类首登,至今已有数千人成功登顶珠峰。珠峰为何如此吸引人?一支登山队的组成和分工是什么样的?完成一次珠峰登顶到底有多难?大量登山者死亡的主要原因究竟为何?随着商业登山时代的到来,珠峰又经历了怎样的生态变迁?


本期课程,
孙斌老师将以多次登顶珠峰的亲历者视角,从7个层面带我们感受珠峰的神秘与壮丽、登顶珠峰的艰难与挑战以及登山者的信念与热度。
作为曾经2次成功登顶过珠穆朗玛峰的资深登山向导和登山教练,孙斌老师今年5月也再次抵达珠峰大本营,以媒体报道嘉宾的身份,与社会企业一起助力2020珠峰高程测量。相信
通过这节课的学习,可以让大家对珠峰攀登、对自然、对生命有一个深入的、理性的认识和理解。让我们一起走近珠峰,一起去了解一下这条让无数人心向往之的巅峰之路。


声音资源加载中…



点击试听小课
珠峰:征服与敬畏》

 小课主讲人 


孙斌
,资深登山向导,攀登教练,The North Face、Fenix、Outdo赞助登山运动员,国家级登山运动健将,巅峰户外运动学校校长,巅峰探游负责人,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运动休闲学院客座教授,慕尼黑ISPO评委。


两次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并徒步抵达南北极点。毕业于北京大学,北大山鹰社骨干、攀岩队长;2000年加入国家登山队,拥有丰富的攀登和登山活动组织经验,国内系列攀岩、攀冰、高山向导课程的设计者和教练。


2006年—2008年服务于北京奥组委,负责火炬接力珠峰传递项目;2008年创立北京巅峰探游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致力于提供全球范围内的探险旅行服务;2012年创立公益机构巅峰户外运动学校,为国内的原住民向导、俱乐部领队、大学社团提供攀登相关培训课程。

 订阅课程你将收获什么?
 
◎ 对珠峰攀登、对自然、对生命的深入认识
◎ 一种积极、乐光、向上的生活态度
◎ 一次对极限登山运动家的心路历程的全面解读
◎ 一份攀登珠峰科普指南
 一次亲历珠峰现场的机会

 课程目录

01 使命征服 | 人类为什么要攀登珠峰?
02 准备集结 | 探访珠峰大本营
03 团队协作 | 攀登珠峰团队成员的构成和分工
04 艰难险阻 | 攀登珠峰到底有多难?(上)
05 艰难险阻 | 攀登珠峰到底有多难?(下)
06 敬畏生命 | 珠峰上的“生命路标”
07 敬畏自然 | 珠峰的生态变迁
08 趣闻彩蛋 | 珠峰纪录全揭秘和那些不得不提的人与事




 点击上图订阅
珠峰:征服与敬畏》
小课
(中读VIP用户可免费领取)


作者/冉冉

排版/鞠欧


内容及商务合作请联系:
zhongdu@lifeweek.com.cn

 点击
【阅读原文】
,订阅
珠峰:征服与敬畏》小课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爸爸最爱的那壶茉莉花茶,是戒不掉的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