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还我六便士!

李健:相信生活会被照亮



本文系读者投稿。来稿请投:

zhuangao@lifeweek.com.cn


在报社工作的朋友Z因为在报纸头版发了一篇稿件欣喜万分,她将那张报纸的截图发给我,近乎骄傲地说:厉害吧。我有些意外,这是她第一次炫耀自己在工作上的战绩。

过去,对于自己的稿件能不能在头版发,她并不在乎。我问她,何以欣喜?她说,头版的稿子1000块,看到自己的稿件上了头版,就好像听到了银子哗啦啦碰撞的声音,真好听。我不禁为她的可爱笑了。她说,你不知道,自从疫情以来报社的日子就不怎么好过了,发到手的钱都在缩水,所以,我不得不发奋起来,努力写稿,尤其是要努力发头版。

这次突入其来的疫情带来了很多改变,其中一点特别明显,那就是周围的人越来越“珍惜”自己的工作了。过去,他们嘴里一边抱怨工作,一边规划着辞职后的打算。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们嘴里一边抱怨工作,一边努力地工作着。



当得知自己不得不去各个小区派发快递时,朋友F有些抗拒。F在邮政公司的广告营销部工作,平时她穿着得体的裙子和修身的西服穿梭在城市里的各个单位和公司中,靠着过人的口才和良好的人际关系,F在工作上的表现一直都很亮眼,每个月装入口袋的绩效也很可观。可是,疫情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那些原来对F表示热烈欢迎的客户现在被疫情折磨得已经没有多少底气了,F跑过去跟人家喝茶聊聊天倒是可以,但要走到签单那一步,简直是痴心妄想。

疫情刚开始的那段时间,F每天都在群里发几张自己在小区里派发快递的照片。她穿着冲锋衣,运动鞋,带着棒球帽,面前是堆成山的快递。F说,疫情让快递爆仓,挤压了太多,现在公司不得不动用大量的人力把快递发出去,而暂时难以有实际业务的营销部门人员都摇身一变,成了接受风吹日晒洗礼的快递员。

我问F,发快递的感觉如何?她说,一个字累,两个字好累,三个字累死了。她说光是给取快递的人打电话,她每天都要打上百个,嗓子都冒烟,如干柴,一点就会燃烧。

我以为,F发两天快递就会被辛苦打败,毕竟她平时对自己十分宠爱,活出了贵妇的气质。但她整整发了三个星期快递,脸上的皮肤黑了不止两个色号。她说,怎么办呢,现在这时候,工作怎么虐我,我都得待它如热恋。生活还要继续,家里的两个孩子还要花销。我脸黑一点、腰疼一点、腿酸一点,只有照单全收。


疫情发生后,虽然身边的大部分人都保住了饭碗,但收入缩水已经是无法回避的事实。一些人加倍努力地工作,还有一些人在加倍努力工作的同时,不得不寻找副业。打开微信朋友圈浏览一番,就知道有多少人在疫情开始后做微商了,这着实让我有些吃惊。

第一次看见R在朋友圈发减肥药的广告时,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我回翻他的朋友圈,才发现他已经卖减肥药有一段时间了,那些天花乱坠的广告词和PS效果极其明显的使用前使用后效果图,让我不禁怀疑他卖的是三无产品。

再后来发现,R在朋友圈经营的与其说是个减肥专卖店,不如说是个百货大超市。除了减肥药,各种面膜、洗发水、保健品、水果都十分活跃地在他的朋友圈页面轮番登场。我不禁感叹,疫情真是太有杀伤力了。过去,R对微商可是不屑一顾的,他也很少在朋友圈发东西,是个相貌优质性格内敛的男子,现在呢,天天刷屏,搞得我不得不屏蔽他。

我忍不住问R,怎么做起微商了?R说,生活所迫啊,公司受到疫情冲击,已经裁员了,他虽然有幸躲过了裁员,但收入少了30%。他说,眼看着家里的二胎就要来到这个世界了,他不得不想办法多赚点钱。我有些好奇,R在朋友圈卖那么多产品,他挣到钱了吗?但我控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万一聊着聊着他给我推销产品怎么办,我可买不起,于是果断结束了聊天。


虽然知道疫情凶猛,但疫情造成美国上千万人口失业的消息还是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国内,失业也已然是不可阻挡的“潮流”,我的朋友X就中招了。

X更愿意把自己的状态说成是被迫的停薪留职,而不是失业。X在一家早教机构当老师已经三年,好不容易考取了各种资格证,收入从2000多一路艰难地涨到了7000多,却遭遇了疫情的“横刀夺薪”。

公司一开始的策略是上网课,那时X每天打了鸡血一样上网课。可能是因为网课这种形式不太适合上早教的孩子们,家长对网课并不买账,网课很快就停了。接着公司所有老师都收到了公司的通知:全体停薪留职。当然,公司也明确表示,毕竟世道艰难,如果员工另谋出路,公司完全支持。

X一边告诉身边的人自己没有失业,只是停薪留职,一边默默地买了各种行政能力测试的书籍,准备考事业单位或公务员试试。可是,找到一个新的工作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眼看着自己微薄的存款马上就要见底了,X不得不迫切解决收入的问题。



X给我打来电话,说有个巨大的好消息。我问什么好消息?他说为了刺激经济,政府开放了跳蚤市场,市民可以免费摆摊卖东西。我说,你要去摆摊?他说,我不仅要去,还要拉上你一起去,我们可以卖烤面筋,卖日用品,还可以把自己不用的、旧的东西卖掉,也是可以卖一些钱的。我想了想,我上次摆摊卖东西还是大学毕业的时候,卖掉了一堆书,还卖掉了我决心进军音乐圈的那把吉他,虽然我没学会弹吉他,但我至今对此耿耿于怀。
我决定拒绝X,但看看自己银行卡里的余额,还是答应了周末晚上和他一起去跳蚤市场摆摊。我希望那天天气非常好,希望买我们东西的人特别多,这样我在收到一张张“六便士”的同时,还可以抬头欣赏一下挂在天空的月亮。


本文为读者投稿。

如果你对社会热点话题有敏锐的感知力与丰富的写作经验,欢迎自荐为《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号自由撰稿人;如果你在艺术时尚、影评娱评、美食体育、旅游地理等任一领域有所专攻,欢迎随时给《三联生活周刊》微信投稿。

撰稿人申请与原创投稿皆发至:zhuangao@lifeweek.com.cn,此邮箱长期开放。投稿需从未在任何公开平台发表过。

一经投稿,即默认由《三联生活周刊》编辑修改及发送。20天内未收到回复可另投他处。

童年只有一次,我们该怎样教育孩子

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标题注明“自荐撰稿人”或“投稿+稿件领域”。

稿件字数2000~3000字为佳。

一经采用,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

   期待你的文字。

《三联青少刊》众筹开始啦!

点击下图查看众筹详情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同伴与成长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教师工资要和公务员一样了,科研经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