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后遗症”:回不去的从前

尝一口龙井茶糕,暮春倦怠消


文 | 薛巍


疫情过后,我们的生活会恢复常态,还是会发生一些永久性的变化?

比如健康码可能会保留下来,长期发挥作用。经济会不会发生大衰退?一些英国人都开始自己养鸡了,要找出祖辈过苦日子的各种经验。

基辛格说,新冠病毒将永久地改变世界秩序,英国哲学家约翰·格雷说,现在我们处于历史的转折点,
还有人说,疫情将引发新的文艺复兴,甚至改变我们的性格,让我们不那么匆忙,“把我们从时间推动的生活中解放出来”。
《读者文摘》网站一篇文章说,新冠病毒之后,13种日常习惯会发生永久性的改变,比如我们将变得更擅长洗手了,地铁或电梯满了之后你不会使劲往里挤了。

有的专家担心,我们很快就会“好了伤疤忘了疼。”
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弗兰克·斯诺登去年刚出版了《流行病和社会:从黑死病至今》,他说,这次病毒爆发后,他听到的最让人感到悲伤的话是,特朗普说:“谁会想到会爆发病毒?”因为人人都知道会爆发病毒。

1997年爆发了禽流感之后,公共卫生官员、流行病学家就一直在说,不久的将来会发生大规模传染病。他们认为,我们尤其容易感染会影响肺部的病毒。2005年,福西对国会说,气象学家可以确定地告诉加勒比海岸的居民,不久会发生飓风,他们给不出具体日期和强度,但他们知道肯定会发生。流行病也是如此,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发生、会不会比大流感还严重,但确定会发生。但美国没有做好准备,传染病研究经费是饥一顿、饱一顿。SARS或埃博拉病毒爆发,就会建立起组织结构,给科学研究拨款,病毒消逝后,人性占了上风,人们就忘记了。经费减少,机构被解散。
美国Politico网站邀请多位专家,谈疫情会引发的变化。
0
1
 
恢复对专家的信任


《专家之死》作者汤姆·尼科尔斯说,美国这几年变成了一个不认真的国家。这是和平、富裕和高科技带来的奢侈。人们不需要担心那些曾经占据他们头脑的事情,如核战争、石油短缺、高失业率、高利息。恐怖袭击变成了只需派遣志愿者奔赴沙漠角落的威胁。美国甚至把真人秀明星提升到了总统的位置,这是在对承担政府日常运行的官僚体系和专业知识的攻击。

新冠病毒会以两种方式改变这种状况:首先,它迫使人们重新接受专业知识的重要性。人们平时可以嘲笑专家,但发生传染病时就不同了,人们都想聆听医学专业人士的看法。其次,它也许会让美国人再次正经起来,认识到政府的重要性。白宫未能保护人民的健康,也未能放缓传染病对经济的冲击,会让人们认识到,不能只要求政府满足自己的情绪。
0
2
 
更健康的网络生活方式


《群体性孤独》的作者、麻省理工教授雪莉·特克尔说,也许我们会重新思考可以用数字设备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社群。在社交远离的初期,出现了一些激动人心的例子。马友友发布了音乐会直播。女高音歌唱家邀请高中的表演者把表演发给她。瑜伽教练教授免费的课程。人们不只是玩视频游戏、美化自己在游戏中的化身。人性的慷慨和同情开启了一个新的媒介。这是思考我们能提供什么,人们需要什么。我们不仅孤独地在一起,还一起孤独( Not only alone together, but together alone)。


0
3
 消费更节制


索尼亚·沙阿著有《流行病:追踪霍乱、埃博拉等传染病》。她说,传染病的创伤会迫使社会在消费方面变得更节制,以防止以后发生类似的传染病以及气候灾难。几十年来,为了满足人类超大的胃口,我们日益扩大的工业活动侵蚀着地球,把野生动物赶到了更靠近我们的栖息地。所以病毒才会传到人身上。理论上我们可以收缩自己的工业足迹,保护野兽动物的栖息地,让动物身上的微生物待在它们身上。
04
 
人们渴望娱乐


美国社会思想史教授玛丽·巴里认为,已经发生的一些趋势会加速,比如用声音控制入口、安检等。短期来说,大学会增加关于传染病的课程,科学家会设计研究项目来提高预测、治疗和诊断。但历史还提示了其他的结果。在西班牙大流感和一战结束后,许多美国人渴望轻松的娱乐,汽车和广播流行起来。年轻女性剪短了头发,经常光临酒吧、跳查尔斯顿舞。经济迅速复苏,繁荣了大概十年,直到非理性的投资把世界推向了大萧条。也许这次疫情结束后,人们会同样感到释然,寻求集体活动和享乐。


05
 减少共餐、多多下厨


耶鲁大学教授、《美国美食》一书作者保罗·弗里德曼(Paul Freedman)说,过去几年间,美国人下馆子、购买外卖的钱多于自己做菜的花费。现在,大部分餐厅都关闭了,很多人开始学习烹饪,也许他们会重新爱上烹饪。堂食的餐厅也许会永久关闭,因为人们去的少了。



06
 
公园的复兴


建筑评论家亚历山德拉·兰格说,人们通常把公园当作专门干某件事的地方,如踢球、野餐、玩耍的操场,现在所有这些功能都用不了。但这并没有减弱公园的价值。现在每天我们唯一外出活动就是穿越公园。在英国,官方要求开放更多的花园,公园免费开放。城里的公园面积很大,可以容纳人群,足够人们保持社交距离。而且在北半球现在正是春天。

社会在疫情过后会更加重视这种大型空间,它们不仅是举办大型活动的地方,而且也让人们有机会待在一起。
在郊区,购物中心有一个功能就是,让人们待在一起。现在不能去购物中心,可以去公园。


作者档案

贝小戎

本刊主笔,写思想栏目时署名薛巍,哲学硕士,假装读过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左边是我,右边是辛军)


30分钟前

想火不是那么容易


三联生活周刊

个人微博:@贝小戎

个人微信公众号:
贝书单(ID:bookpage)

非虚构类好书大搜索,日常更新

⬆️扫描二维码,关注「贝书单」





    大家都在看     



B站云赏樱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图片,一键下单

重新看待亲密关系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勿忘“N号房”:反抗性剥削,你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