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后,以诗词照亮内心,面对人生的难

爱彼迎全球裁员25%:民宿如何熬过寒冬?


《三苏诗词与当代精神》对谈现场,王晋川(左一)、葛维樱(左二)、郦波(左三)


文化发展是一个亘古恒新的话题,当时代的齿轮行进于此,伴随着经济的腾飞和物质生活的完善,人们越发意识到精神文化需求的重要性。

尤其在互联网高度发展的当下,碎片化的信息充斥着我们的日常,泛文化资讯消耗着我们有限的精力。这种状态之下,人们常常会出现知识焦虑——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没有与之匹配的思维速率。

 

于是,大家越发怀念古代文人雅客缓慢内敛的生活,几个志趣相投的好友,纵情山水,游心翰墨,乐以忘忧,好不快哉。


这种文化回潮现象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诸如七八年前,文化圈兴起“茶道热”,四五年前,出现“日本美学热”,一直到最近这两三年,开始的“宋朝热”。文化现象流行背后,象征着某种精神的回归,人们越发重视“国故”,想要借由这样一条路径,回归到中国传统文化审美的最高峰。

 

中国有那么多的朝代,衍生了如此多姿多元的文化,为何宋朝能够脱颖成为现代人啧啧称羡的时代呢?借用陈寅恪所言:“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宋朝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精神文化生活的理想范本。


提及宋朝,我们最先想到的几个关键词便是:市井、雅集、山水、茶室、书院、士大夫……这些既构成了我们对理想世界的想象,也有扎根于仓廪实且衣食足的当代生活的充足可能。于是,当我们向自身文化寻找,无论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审美的高峰,还是艺术与生活通融的生活美学源头,都当推宋朝。


 

两宋史上群星闪耀,北宋中期以苏轼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文人圈,传为李公麟所作的《西园雅集图》,以写实手法描绘了他们在驸马都尉王诜的西园聚会的场景,围绕在苏轼身边的,有苏轼的弟弟苏辙,“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还有米芾、蔡肇、僧人圆通、道士陈碧虚等十几人。画中人或吟诗赋词,或扶琴唱和,或打坐问禅。米芾作序:“水石潺湲,风竹相吞,炉烟方袅,草木自馨。人间清旷之乐,不过如此。”“西园雅集”是古代绘画史中的一个经典母题,被一代又一代的画家不断地陈述,不仅是对宋人风雅的崇尚,更是对开启中国现代性曙光的“文艺复兴时代”的一种向往。

 

我们羡慕宋代文化发展之高,试图躬身实践宋人之日常,探讨宋代文化扎根当下的可能性,便需要用现代视角去解读宋代文化,让两宋文化火种继续照亮当下。


万科成都副总经理兼眉州万科总经理熊瑛女士


洞察到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建立一种长久可持续的精神文化生活。2019年5月19日,万科眉州文化村三苏学社在成都方所成立,至今正好一周年。这是由万科眉州文化村、《三联生活周刊》和方所等共同发起的一个文化研究平台,致力于复兴三苏传统文化,塑造当代国人的文化自信。


 

今年5月9日,关于三苏文化的讨论继续落地,眉州文化村三苏学社举办了名为《三苏诗词与当代精神》的讲座,活动特邀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以苏洵思想之深刻、苏轼境界之超越、苏辙意志之坚定,解读三苏文化中独特的文化内涵与人生智慧。《三联生活周刊》前主笔葛维樱担任活动主持并分享三联关于宋代文化的一系列报道和探索。


眉山三苏祠

一篇文章教你打开文化人追星的正确姿势

“三苏诗词与当代精神”活动在眉山三苏祠举办,重现宋朝“雅集”盛况,为思想创立一个特定的场,在千年之后的当下,抚今追昔,探讨“三苏文化”扎根当下的可能,结合现实解读三苏思想哲学、人生体验、政治实践等之于当下的启示。

 

本期推送,我们撷取“三苏诗词与当代精神”活动现场部分精华内容作为本篇推送内容,以飨读者。




《三苏诗词与当代精神》


郦波


《百家讲坛》最年轻的主讲人、《中国诗词大会》特约嘉宾、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国内首位文牍学研究方向的博士后




关于苏轼




现在我们讲历史人物容易进入误区——只讲他的伟大和崇高,而不去还原他的真实。这很容易让伟人变成扁平化的符号。东坡先生很伟大、很潇洒,但不代表他没有弱点。北宋名相苏颂,就曾记载下苏轼不潇洒的那一刻。
 
当年乌台诗案时,苏轼被捕,本来和儿子约好,每天给他送饭。因为外头形势艰难,双方约定以送鱼为暗号,要是哪天儿子给他送了鱼,就说明皇上要杀了他。
 
有一天苏轼儿子忙于筹措资金,不能来送饭,就找了苏轼的铁杆粉丝给他送饭。一听这任务,铁杆粉丝荣幸之至,特意到河边钓了两条鱼,烹好了给苏轼送去。苏轼一看“完了,看来我此命休矣”,留了两首绝命诗。但这还不是苏轼狱中最惨的样子。
当初苏颂被害入狱,刚好被关押在苏轼的隔壁,于是
记录了苏东坡刚关进去的时候要夜夜哀嚎的状态。
 
苏轼身上不只有豪放和潇洒,也有恐慌和胆怯,尤其是刚贬到黄州的时候。我们熟知的《念奴娇》里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以及《定风波》里“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潇洒,是后来的事了。


郦波教授


我曾说过,苏轼差一点和宋词擦肩而过。苏轼开辟了宋词的豪放派,要感谢一个人——张先。他这个人很有意思,而且和苏轼是忘年交,苏轼是受到张先的影响才开始写词的,事实证明他是个宝藏男孩,写的《江城子》和《江城子·密洲出猎》都是豪放派的奠基之作。


苦难造就传奇,
有关苏轼的一句话特别有名,他说“我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园乞儿”。
马一浮先生有一句诗可以做苏东坡这句诗的注解,叫“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一个人真正的成长是什么?
就是格局与维度。

 
我们当代人受到太多困扰。我给学生讲,信息太多会挤压一个人精神的空间。外来的东西太多,尤其是呈碎片化涌进来的时候,它就挤压了一个人的精神空间。苏轼创造了一种方式,把苦难当作拓宽精神世界的契机,这是我们要学的。
绝境,向外无法开拓的时候,逼得你向内开拓。我们在苦难面前最大的问题不是投降,最大的陷阱是麻木。
 
所以,
在苦难面前,有的人在命运里迂回,保持一颗赤子之心,比如说李商隐、李后主、纳兰容若;有的人完成了境界的超越,人生境界从此一宽,成为大宗师级的人物,比如说苏东坡、王阳明。



关于苏辙




苏轼的弟弟苏辙也是天纵奇才。他和苏轼,一个是理想派,一个是行动派。
 
王安石最欣赏的是苏辙,要办事的时候,大家都盯的是苏辙。这并非没有原因,得知哥哥因为乌台诗案要被抓,并且可能面临杀头大罪,苏辙立刻做出三步举措:
 
第一,派自己的女婿赶在御史之前赶到湖州,先让苏轼知道有这么回事,让他有一个心理预期,这很重要。第二,立刻筹措资金,安置苏轼家人,还给哥哥写了一封信让其安心。第三,立刻给众友人写信,告诉大家“我哥哥出事了”,群策群力。然后自己拟定请求削官谢罪以代兄赎罪表,写得感人至深。


 
苏轼好说,但苏辙不一样,平常不说话,一说起来就很惊人。宋仁宗,一个极其自律的皇帝,曾经被苏辙骂得狗血喷头,把大宋100多年的锅都背在仁宗身上。说他好虚名,还说他贪女色。
 
王安石一开始对苏轼和苏辙都不喜欢,后来读了苏辙的文章,喜欢得不得了。在新法变革,设立制置三司条例司的时候,王安石把苏辙请了进来,苏辙欣然前往。
 
后来为什么闹翻了呢?有一天,王安石把苏辙和吕惠卿调到一起,拿出青苗法的草案,问苏辙意见。苏辙一看,指出很多问题,他说这件事是好事,贷款给农民,让农民先耕种,秋收之后卖了粮,还政府的贷款。但是20%的利息实在太高,你本来是为了劫富济贫,最后变成劫贫济国家,这叫竭泽而渔。实行政策的过程中,有多少级的官吏要在里面抽份。苏辙这话很有远见,最后大宋青苗法实际执行的时候,最高收到180%的利息,那不是高利贷,简直是黑社会。
 
苏轼前半生的麻烦就是人事纠缠,苏辙则对事不对人,面临打击内心也是毫无波澜。
苏辙的境界是我们普通人完全可以学习的,在行动中获得一种坚定。只要它有价值、有意义,符合我的理想和追求,不问成功、不计成败,埋头去做。
 
这两个兄弟其实给我们提供了两种人生范本。
你能超越,能到大境界,你就去学苏东坡。如果觉得一下子质变太难,可以学苏辙,从生活点滴做起。




关于苏洵




为什么兄弟俩感情那么深,还能分别达到两种极致的境界呢?这时候,就要说到他俩的爹——苏洵。
 
年轻时,苏洵考不上科举考试,自暴自弃,结了婚也不顾家。有一天,他从外头晃荡回来,跟程夫人说,我打算洗心革面,好好读书,你说我现在发奋晚不晚。程夫人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说,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少年了,家里事都交给我。
 
苏洵一发奋就发奋了10年,这期间,他唯一的成就就是培养了苏轼和苏辙。37岁时,苏洵还是没考上,他就把印制的文章拿出来烧了个精光,决定回到内心,安静地去阅读、去思考、去培养自己的子女。


郦波教授

说到培养子女。苏轼、苏辙的名字,我们今天叫起来好像很顺口。但是想一想,哪有爹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叫苏车马手和苏车轱辘印的。对此,苏洵写了一篇《名二子说》解释孩子姓名的缘由。
 
轼,是车上的横木,上车要扶着它,下车也要扶着它,坐在车上古人还要往远处望。所以苏轼字子瞻,瞻就是向远处望。苏洵了解这个老大,冲动是魔鬼,嘴巴没把门,希望他做事之前能瞻前顾后一下。
 
辙,是车印,车子滑利,但也有翻车的危险,终归腐朽。但是,雁过留声,车过留辙,你要放开胆去做。苏洵知道这个老二比较内向谨慎,但希望他不要畏首畏尾,只要去做,必有收获。
 
这就是思想家的教育方式,而思想的前提是什
么?是内心世界的拓展。
梁启超先生讲“无负此生”,就是你的身体、内心、生命和思想是别人无可取代的。
这也是我们今天讲三苏的意义。所有的伟人,他们的伟大不是一种符号,尤其对于年轻人来说,读诗词,是要让它走进你的生活,走进你的生命,你要寻到那个点,知道其中的深意,知道你能在其中学到什么。

活动现场


郦波教授分享结束后,活动邀请了三苏学社的高源和郭靖霆分享自己对于“三苏精神”的感悟。作为三苏学社资深的社员,高源感慨道:“我其实非常自豪,在这样一个富含着文化底蕴和心怀文化理想的组织里面工作,这能够更好地实现我们95后传承国学的理想。”郭靖补充道:“关于文化传承,需要我们做的还有很多人多。”


对谈现场,王晋川(左一)、葛维樱(左二)、郦波(左三)

对谈环节,活动特邀眉山当地知名的三苏文化学者王晋川老师和郦波教授同现场观众一起共赴思想盛会。


三苏精神不止照耀着宋朝,也极具穿越千年扎根当下的魅力。
正如郦波教授所言,
人生的本质是苦难,
整个文明,整个族群亦是如此。
我们民族的特性是从来不轻视苦难,不漠视苦难,不在苦难中麻木,而是在苦难中获得人生的升华。这正是探讨以苏轼为代表的三苏父子精神的现实意义所在,也是眉州文化村三苏学社创办的意义。







万科眉州文化村三苏学社

坐落于眉山本地的万科眉州文化村深谙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性,是继良渚文化村之后,万科倾力打造的第二座文化村项目。眉州文化村以“文化+”为核心,把文化艺术、城镇发展、生活方式、空间运营、社群聚落、文化产业等相结合, 探索“生态、生活”融合发展的新路径。

眉州文化村

不仅如此,眉州文化村还提出“超级中心八大价值”体系,其中“超级文化”板块更是致力于打造西南首个宋蜀文化社区,以“眉山首个宋蜀文明复兴地标群落+文创孵化基地+特有文化社群+独到的文化节日”多种维度的构建,复兴千年宋代文化,营造其独有的文化基因。



而三苏学社作为承继宋蜀精神的文化共创平台,是由眉州文化村、成都市博物馆、《三联生活周刊》、方所等共同发起。三苏学社是在去年眉州文化村眉州学社上的全新升级版,融汇了宋蜀文化基因于书院精神内涵,以国际前沿文化社群打造经验UDC(公共民间大学)为蓝本,意在打造国内首屈一指的专注于宋蜀精神的群落。

未来,三苏学社还将和所有联合发起方共同发起不同的策划、活动、专栏、学术研究与社群共建等,一同助力宋蜀文化的人文复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香芒侵占味蕾,连汁水都浸满初夏的欢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