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诱惑:健康零嘴何处寻?

生命三问(下):银河系里到底有没有外星人?



甜蜜的诱惑,每每令人在深夜开启一包零嘴时双手微颤,深恐“月半”。其实怪不得自己馋,糖分子本就是植物光合作用的产物,它含有来自太阳的能量,是所有生物的能量来源之一。自然界中的糖来源,集中在水果/浆果身上。比起添加剂+香精色素制造的工业甜食零嘴,经阳光晒足50个小时以上、无添加防腐剂与色素的樱桃果干,是不错的健康甜食之选。




文 | 丝思


四月的烟台小城海阳,樱桃花开正好。正是花熟蒂落果飘香的时节,沉甸甸的红富士苹果和葫芦样的脆梨早已一批批从小城发走,不时便填满北方家庭的餐桌果篮。而在海阳樱桃谷,果实成熟的气味预告着“春暖花开”的盛大景观正式来临。

烟台海阳小城,山谷樱桃花开

春末,是海阳樱桃成熟的季节。胶东半岛均衡的温带季风气候调节着四时流转的律动,也滋养了“中国樱桃”生长的土壤。与惯常春季水果认知中关于大个儿樱桃的画风不同,海阳樱桃的颜色偏浅,个头稍小,吃法自成一派;与前阵子遭网民调侃的“实现车厘子自由”中的欧洲甜樱桃相比,少有人知中国樱桃的种植历史其实悠久。早在《尔雅》的年代,便有“楔荆桃,今樱桃最大而甘者谓之崖蜜”的记载。

楔荆桃,正是中国樱桃的古称。早自宋时,当时的时髦大都会洛阳便风靡“樱桃煎”,也算是最初的国民甜蜜零嘴了。看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时,第一次对这甜蜜果实的吃法生出好奇,剧中明兰咬食“樱桃煎”却不吐核,看着颇诱人。所谓的“煎”,其实是把樱桃放入梅子水中煮烂去核,滤掉多余汁水后,放入模具里压实,制成貌美小饼,添一勺风味花蜜作点缀,实为一种古法蜜饯。

“要之其法,不过煮以梅水,去核,捣印为饼,而加以白糖耳。”

——《山家清供》南宋·林洪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出现的樱桃煎

宋人会得享受。把独属于春日的果实晒干、上煎、制蜜,古时市井生活方式中蕴藏着健康饮食的智慧。《东京梦华录》中曾记录宋人对待时令零嘴的饮食偏好:

“又有托小盘卖干果子,乃旋炒银杏、栗子、河北鹅梨……乌李、李子旋、樱桃煎、西京雪梨……”

——《东京梦华录》北宋·孟元老


樱桃娇嫩,不易保存,为了更好更久地留住春日那抹甜,今日在烟台海阳种樱桃的农人习惯将樱桃果实制作成干。纯自然晒干的樱桃,滋味藏在皮下的果肉里,果肉的酸甜滋味交缠于舌苔之间,停留时间寥寥,不至留下粘腻的后味。


甜蜜的诱惑,每每令人在深夜开启一包零嘴时双手微颤,深恐“月半”。其实怪不得自己馋,糖分子本就是植物光合作用的产物,它含有来自太阳的能量,是所有生物的能量来源之一。自然界中的糖来源,集中在水果/浆果身上。比起添加剂+香精色素制造的工业甜食零嘴,经阳光晒足50个小时以上、无添加防腐剂与色素的樱桃果干,是不错的健康甜食之选。

日本人对四季与风物的敏感,在这些词句里能找到答案

晒制樱桃干时开口要朝上,更易保持果肉的糖分

樱桃果实独具的食疗属性,在古老东方医典与西方博物志的记载中不约而同得到印证。被誉为古代西方百科全书的《自然史》的作者老普林尼,早在古罗马时代便已发现干樱桃具有利尿作用。唐·孙思邈所著《备急千金要方》也提及“樱桃味甘、平、涩,调中益气……令人好颜色”。樱桃果肉中富含的花青素,有助提高身体中的胰岛素产量。

春日闲闲在家的光景,拆开一包自带醇果香的樱桃干,先不忙着嫌弃那黝黑的卖相,要知道5斤鲜樱桃才得晒出1斤樱桃干,保留本色的模样,亦封存天然的滋味。

无添加的樱桃晒干,呈现自然暗红色,保留本味

牙齿咬开Q弹的果肉,先上牙的是嚼劲,让饱满果干在舌尖跳几下舞,留待酸酸甜甜的滋味缓缓蔓延。纯果香气带来的味觉惊喜,在果肉嚼碎时分乍现,而后匆匆离开。像极了这个迟迟到来,又即将过去的春日。

今朝读诗,“从群山中我将为你捎来幸福的花束、风铃草/黑榛树的果实/我要对你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捎一包樱桃干,去见想见的人,生活里的甜,在不经意间浮现。

©封图:Unsplash



樱桃干

无添加物 纯阳光日晒 果肉弹牙


—新品限时优惠 下单立减10元—


点击“阅读原文” 发现生活

以自然为镜,更多风物·新茶·美器与你相逢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从诗词中了解天地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