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移动19Q4和全年财报:业务线挑战将持续,需用现金储备和时间竞赛

诺基亚财报:2016年Q2诺基亚净亏损7.41亿美元 同比转亏

猎豹移动19Q4和全年财报:业务线挑战将持续,需用现金储备和时间竞赛
SolarTang

03-25 13:46

投诉
阅读数:33256

​​3月24日晚,$猎豹移动(CMCM)$ 发布了2019 四季度财报和2019 全年财报。先看一下管理层讲话和描述财报数字,再表达个人看法。

管理层在财报里面焦点评论如下:

傅盛 首席执行官CEO:
– 目前在传统移动互联网业务下面仍然面对困难,这些挑战美元对公司层面造成系统性的损害
– 在过去几年里,猎豹移动打造了一支强大的队伍,并拥有强劲的资产负债表
– 因应最近的疫情,客户对机器人产品和解决方案需求提升,但近期机器人业务不会产生非常显著的收入
– 接下来,公司有信心通过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这些机会,重拾业务增长

任今涛 Thomas 首席财务官CFO:
– 
虽然业务增长面对困难,公司继续执行严格成本和开支控制措施,并对各条业务线进行重组
– 在2019年四季度,non-GAAP成本和开支按年缩减了36%
– 四季度工具类和相关业务的经营利润按年从2400万增长到2900万人民币
– 展望2020,公司将持续执行谨慎的成本控制措施
– 公司相信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可以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2019四季度业绩重点:
– 
四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为6.12亿人民币,同比下降55.7%。要是不考虑LiveMe 收入剥离,同比下降46.9%
– 工具类应用和相关业务收入为2.986亿人民币,同比下降61.9%
– 移动娱乐业务收入为2.851亿人民币,同比下降2.6% (注意这里已经没有包含LiveMe)
– AI等业务收入为2830.5万人民币,同比下降33.9%;

2019 全年业绩重点:
– 
2019年总收入为人民币35.887亿元
– 工具类应用和相关业务收入人民币15.73亿元,同比下降49.6%
– 移动娱乐业务收入达18.7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其中手机游戏收入为11.73亿元,同比增长26.8%;内容类产品(含直播业务LiveMe)同比下跌18.2% 到6.986亿元人民币(这部分因为LiveMe 于第四季度已经剥离)
– AI等业务收入达1.4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

可以看到,在四季度和全年业绩来说,同比下跌的部分要比上涨多,而且部分更呈现50%的下降。加上最近谷歌下架事件的影响,这也是猎豹股价最近下跌到不到两元的原因。

本文将从不同业务线和资产等,看看从财报数字,最近的新闻,财报电话会议管理层讲话,和分析师问答等,说一下个人看法,欢迎讨论。

四季度整体收入同比下降55.7%

四季度总收入为6.12亿人民币,同比下降55.7%(不考虑LiveMe 收入剥离,同比下降46.9%)。这收入数字,基本在三季度给出的指引内(6.1到6.4亿人民币)。

先看一下过往几个季度的总体收入趋势,可以看到在四季度,三条业务线同比都有所下降,其中工具类更可用腰斩来形容。

本季度除了经营出现亏损,在经营上利润上还有一个和业务部门相关的商誉减值,金额约为5.457亿元人民币。这导致了亏损比过往其他季度都要大。当然,过往有些季度比如字节跳动股份交易带来的收益也很多)。

如管理层之前一直说,随着操作系统完善和流量红利期的结束,工具类移动应用将会变得越来越艰难(适用于所有出海工具开发商,特别是国内的)。

作为股东,收入下降是可怕但不是最可怕,个人最关心的是收入下降和经营亏损会持续多久。对此,管理层在电话会议里面对分析师做出回答,目前预料亏损在接下来的季度都会收窄,并希望在未来几个季度内达致收支平衡。

针对不同业务线,广告收入环境,游戏,AI收入等看法,将会在后面展开。

工具类收入同比下降61.9%,海外/国内/PC端占比相若

四季度,工具类应用和相关业务收入为2.986亿人民币,同比下降61.9%。主要原因如下:
– 海外业务收入下跌
– 国内移动工具类业务收入下跌
– PC相关业务收入下跌

收入的构成约有80.4%为广告业务收入,其余为增值服务,杀毒软件和办公软件销售等。

海外的部分,收入同比下降68.6% 到9280万人民币,主要基于Facebook合作中断和MAU数字下降。国内部分收入同比下降69.9%到1.065亿人民币,这部分主要基于国内线上广告市场下滑。PC端业务同比下降25.7%到9940万人民币,主因为PC端流量往手机持续转移。

值得留意的是,工具类相关业务是三条业务线中唯一录得盈利的,四季度利润为2860万人民币(2018年四季度为2.24亿),看起来本季度的利润率稍微要比三季度好一些。

在下季度,个人认为需要留意谷歌下架事件,会否对工具类的利润构成影响(不过海外的推广费用应该会再缩减)。剩下的国内业务和PC 业务,需要留意广告行业气氛什么时候好转,目前看已经披露业绩的公司来看,2020一季度应该也不会太乐观。

目前,在Facebook合作中断和谷歌下架应用后,剩下2/3 的部分都是国内业务,而且这三部分已经构成了大约各占1/3的局面(9280万,10650万,9940万人民币),受个别公司而非整体环境因素大规模调整的机会率,将再度降低(最差的情况可能在一季度出现)。

值得留意的是,在2020年开始,公司会回归基本,通过提升用户体验,回到各种提升用户时长和引导用户付费的方式,而非单纯再依靠广告。比如公司提到在杀毒软件的付费用户数在一季度比去年上升,希望猎豹能再次打造出一些口碑比较好的应用。

游戏收入同比下降12.6%,投放费用增加

四季度游戏收入为2.851亿人民币,同比下跌12.6%。主要下跌原因为缺乏新的爆款游戏,和既有超休闲游戏的市场饱和。其中77.3% 的收入来自广告,其余来自游戏内购。

游戏的经营亏损为1.203亿,对比2018年四季度6480万上升,主要原因为对新游戏的加大投入。

对于游戏这部分,看本季度亏损金额比AI要高一些。比例上,也要比剥离LiveMe前还高。看起来新游戏的推广和受限比想象中还要难。此前看到公司通过不同发行商发布了不同类型的海外轻度/中度游戏,包括几十款Pilot阶段的游戏。

拆财报 | 投资减速,这六组数据让你读懂房地产黑马新城控股

在这此财报电话会议里面,被问到一季度谷歌下架影响要是不能恢复的后备方案时,管理层给出的答案是通过其他合作伙伴发行游戏,和把业务转移到国内市场,公司已经取得几款游戏的版号,包括之前的爆款《钢琴块2》、《滚动的天空》、《跳舞的线》和《砖块消消消》等。

目前看来,2020 第一和第二季度,受疫情影响,相信国内游戏市场(和国际)在用户时长,MAU等整体行业会上升,但同时广告行业广告主投放金额也会减少。刚才在工具类的部分提到,公司会还原基本步提升用户体验,希望随着公司把市场回到受限相较少(但竞争可能激烈)的市场时,可以从新利用既有优质和验证过的游戏提升付费比率。

目前,在游戏平台比如TapTap和抖音上面,都有看到猎豹的游戏,部分玩家还自己拍摄视频炫酷。

未来两季度来说,随着国际市场推广费用的下降,公司更多精力回归国内市场,个人会持续关注后续财报,在用户指标比如内购比例和利润率等数字。

AI业务四季度同比下降33.9%,全年同比增长72%

四季度,AI等业务收入为2830.5万人民币,同比较2018年四季度下降,连续量两个季度下,全年同比增长72%。

在本次财报的内容中,除了报表内之外,文字上面公司并没有对AI业务,利润,原因做太详细的描述。这里会根据不同资料和电话会议内容做一些整理。

从上表看,光看经营利润,四季度的亏损比率可能要比三季度高,但金额来说区别不太大。从收入看来,AI业务对比三季度低600万人民币。

AI 的收入构成目前看起来有2C 产品(比如翻译棒,手表等),解决方案(比如地铁的语音交互系统),机器人(比如商场/KTV/展会的服务机器人)。

2C产品可以在国内外的电商网站看到。就机器人来说,但要是从实际情况看,到3月,公司公布的机器人的落地数字已经增加到8000台(服务人次已超1.5亿,日均语音交互频次超400万次),其中商场服务机器人在3月更达5500台(部署在全国33个城市,743家商场)。

在疫情期间,公司也推出了测体温功能的机器人,一些商场和公司都有购买。个人觉得导致营收体现和实际收入差异有不同的可能性,比如合作方式(比如投放方式,客户/合作方付款方式,和猎户星空的交易方式等等)。这方面希望未来可以在财报里面,可以给到投资者更多的启示。

从市场投放和研发投入来看,目前机器人取得的成果也是比较正面的,包括猎豹投资的猎户星空的机器人,已经投放到多种实际的应用场景(比如送医院的化验样品,远程问诊,入选冬奥的4款机器人等)。

在财报电话会议里面,有关AI,管理层回答了两个问题:
– 第一是预料AI 何时盈利,这方面的回答是目前受制于产能和销售等,需要1-2个季度才能重拾,疫情恢复后预料收入可以再度提升,但盈利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 第二是对于AI的投入策略,管理层的回答是随着复工生产慢慢开始,和此前的疫情令市场慢慢明白到机器人可以远程和无接触的一些简单工作(比如回答问题),复工后,销售和落地速度将会比以前快。

AI要是再次在财报展现出高增速,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但落地数字和产品数量,可能会比收入快一些。

现金和等价物达23.5亿人民币,长期投资为25.2亿元人民币

截至2019年12月31日,猎豹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23.5亿元(3.38亿美元),其中现金等价物为9.83亿,短期投资为1.369亿。另外长期投资有25.2亿元(3.62亿美元),长期投资项目包括字节跳动、WiFi万能钥匙、编程猫等。

这些项目加起来已经比猎豹自身的市值(不到3亿美元)为高。目前,猎豹的总资产达70.11亿人民币。

考虑到四季度业务线上亏损大约为2.035亿人民币(不考虑减值等),猎豹账上23.5亿元人民币的现金和短期投资,要是短期投资没有问题,应该可以维持一段时间。而且部分长期投资理论上还可以变现。

总结

最近,傅盛接受了晚点的专访时,提到了谷歌停止合作的后果描述如下:

“非洲草原上一个猎豹要死了,好多秃鹰在旁边围绕一样,挖人的挖人,买业务的买业务,撬合作伙伴的撬合作伙伴,挖主播的挖主播,哗都来了“


这情况跟大约10年前的金山网络的情况,有点似曾相识。当时金山网盾被封,傅盛入主金山网络后,再启动重组产品做开发,面对不同问题,比如珠海研发团队天天被挖。后来彻底摒弃收入做免费的杀毒,收入基数降低,要求董事会不考核利润,当时没分拆的母公司市值也是更现金差不多。因免费的策略,产品体验,和当时的3Q大战,用户数字和杀毒软件的口碑,在时间大幅上升。

目前,猎豹工具类收入在四季度勉盈利(但需要看一季度会否受谷歌进一步影响),游戏和AI 亏损相若,各为1.20 – 1.42 亿人民币,加起来亏损应该在每季度在3亿人民币以内,且管理层预料会逐步收窄并希望几个季度能达至整体营收平衡。

2020年一季度,公司给出的收入指引为4.9亿到5.4 亿人民币,环比下降11.8%到19.9%。(因LiveMe剥离了这里就不拿同比对比了)。看起来,公司目前正在利用现金储备和一些变现价值较高的投资项目改善既有工具和游戏业务,并推动AI业务,跟时间竞赛。

短期的亏损似乎已无可避免。目前猎豹和长期投资的股东都在亏损的状态,各业务线都再次有些新的方向,一切会像10年前金山网络慢慢变成昔日强大的猎豹这样,还是要在草原上的猎豹死了?几个季度里面相信就能看出来。作为长期股东,将继续观察猎豹转型AI和业务回归国内的情况,希望长期公司可为股东创造价值。

套用反脆弱里面提到尼采的一句话,并稍微修改一下结尾:
“凡是杀/亏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

SolarTang
喜欢从不同角度去观察事物与总结信息,深度金山猎豹粉,微博控。

+关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AI读财报 金牌厨柜 财务报表评估报告 – 第2019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