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底抹水泥”?大理苍山十八溪治理争议

中国最美好的咖啡馆是什么样的?



在当地居民心里,苍山的溪流是亲人、朋友一样的存在,不该被多余的钢筋水泥工程所改变。

实习记者|吴淑斌

水泥车开进苍山五溪

虽然自小生长在苍山黑龙溪溪畔,环保志愿者陈芊芊也是在最近一个月,才频繁地奔走于苍山十八溪。

苍山由北而南共有十九峰,每两峰之间孕育着一条溪流。北起喜洲,南至下关,十八溪以苍山为源,自西向东汇入洱海,是连通苍山至洱海的水系命脉,也是大理母亲湖洱海的重要补给水源,洱海约有30%的水源补给来源于十八溪。

一名关心大理的环保志愿者告诉本刊记者,4月10日,自己收到朋友发来的照片,图中工人正在为苍山十八溪中的桃溪溪底施工做硬化,溪底的石头已被清出,抹上混泥土。“我知道大理有一个五溪治理项目,但照片里的画面实在太丑,原来的曲水流觞已经没有了。”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志愿者群里呼吁众人关注。

越来越多人注意到苍山五溪中出现的违和的水泥车。4月14日,有志愿者再次拍摄到桃溪苍山大道到214国道段,挖掘机正在河道中施工。4月20日,环保组织“野性中国”志愿者在白鹤溪附近进行例行的定点溪流观测时发现,工人正在对溪流河道施工,大量混凝土被平抹在河底。两侧的河堤明显看得出用小石块加高,同样用水泥抹缝。

看到志愿者们的信息,陈芊芊才想起,自己也曾在白鹤溪旁见到一辆工程车,“车身上有一个用来搅拌水泥的大圆罐,后面有出水泥的口。”

引起环保人士关注的工程是“大理市洱海流域苍山十八溪入湖河道治理工程(五溪治理工程)项目”。官方信息显示,此项目涉及的五条溪流——莫残溪、清碧溪、白鹤溪、中和溪和桃溪,位于洱海海西人口和旅游业发展最为集中的下关镇和大理镇。该项目于2019年12月29日启动,总投资约3亿元,目的是实现 “河畅、湖清、岸绿、景美”的生态目标。

但这种“河底抹水泥”的方法引起了环保人士的强烈不满。志愿者们开始发声,希望引起官方注意。多名志愿者告诉本刊,为河道做硬质驳岸和砌底的“三面光”模式,相当于为河流穿上了盔甲,让河流“无法呼吸”,也把自然景观变成了如城市景观般千篇一律。

“三面光”是将河道修筑成混凝土的形式,即河底和两岸护坡硬化。这种在志愿者看来“简单粗暴”的模式,也早已受到广泛的质疑。2005年,时任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将“三面光”水工程建造模式称为水系改造的“六把刀”之一。2008年,云南昆明市对于盘龙江中段已经存在的“三面光”河段,采取河堤“软化”的方式处理,在河岸采用浮床的形式种植水生植物,尽可能地增加生态功能。

即使不知道“三面光”工程对生态系统造成破坏的原理,溪流在视觉上的变化仍给当地居民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溯溪是人们偏爱的一种游玩方式。志愿者莫安婷搬到大理5年,闲暇时也会溯溪而上,沿途捡垃圾。谈到十八溪弯弯曲曲的溪道和溪畔丰茂的野草,莫安婷多次感叹“自然的东西是多么美好”。

而土生土长的白族人陈芊芊感受更深。她告诉本刊,自己对苍山溪流最深的印象就是十八溪的石头。小时候,家门口的黑龙溪里分布的鹅卵石大小不一,形状也各不相同,有的石头甚至比人还高。随着大理的不断发展,溪底的石头越来越少,陈芊芊记得,有的大石头会被运走建房子,或是当作纪念品卖了。而这一次,直接对溪底进行水泥硬化的行为彻底让她感到痛心,“不仅把石头弄走了,连河流本身都被破坏了,一条有生命力的溪,变成了水渠。” 

被质疑的工程目的

反对和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大。作为五溪治理项目的实施方,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主动联系到野性中国创始人奚志农,希望与环保人士进行交流对话。4月21日,项目建设方、设计方及施工方负责人与民间组织和环保志愿者,在野性中国办公室举行项目说明讨论会。

讨论会上,设计方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研究总院介绍了工程的几个具体目标:“清水入湖,到2020年底入湖水质达到地表水Ⅲ类;常年流水,正常年景河道常年不断流;溪流清洁,河段底泥和沙石得到清理,水生植物自然恢复能力增强,河道自净能力和行洪能力提升;河岸优美,河道两侧生态景观在保持乡土味道的前提下得到提升;管控加强,水质、水量监测全覆盖,无序取水和污水直排全面控制。”

但许多当地居民和环保人士认为,工程的几个目的本身就是“伪命题”,所采取措施的有效性和必要性也需要打个问号。

陈芊芊不明白,为何要通过清理河底泥沙的方式来提升水质。苍山十八溪已经存在了千百年,泥沙和石头本就是溪的一部分。在她的生活经历中,十八溪的水是干净的。陈芊芊告诉本刊,母亲居住在山脚下,有一个浅浅的泉眼冒出水来,周边的居民在底下砌了蓄水池,供洗菜、做饭用。自己会顺着溪流走到上游打水泡茶,也告诉过游客“溪水可以直接喝,比瓶装水的质量好。”

根据大理白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在2019年11月发布的一份通报,苍山十八溪除断流的部分溪流无数据外,其余溪流的水质均达到Ⅲ类水以上标准。

但近几年,她确实也感觉到,大理、苍山在不断发生改变,最明显的变化来自于房地产和旅游业的发展。在苍山附近,沿着十八溪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钢筋混凝土楼房和别墅,陈芊芊注意到,有些房地产项目以“溪水入小区”作为噱头,甚至直接在十八溪上接水管,把水引入小区。莫安婷也发现,2005年面临洱海、背靠苍山,建起了一个高尔夫球场,“草丛没有了,自然生态风光没有了,变成了城市里的一样平坦的高尔夫草坪,这才是破坏了乡土味道。”

奚志农告诉本刊,在讨论会上,自己提出了观点:“从苍山山顶流下的水本身是Ⅰ类水,所以要做的主要是阻断水流过程中污染物进入。沿溪两边,农田里含农药的污水、大理古城里的生活废水不要进入溪里,自然就是清水入湖了,折腾溪流的意义何在?”在讨论会上,奚志农的质疑没有得到回应。

对于常年流水的目标,奚志农直言,苍山十八溪本身有明显的枯水期和丰水期,靠工程建设本身无法改变这一自然规律,“那是替老天爷做事了。”

至于硬化河道以提升溪流行洪能力,陈芊芊觉得,洪水本身就是不存在的。她告诉本刊,自己询问了多位长期居住于苍山周边的白族耄耋老人,在他们的记忆中,苍山仅在上个世纪60年代由于植被破坏严重,发生过一次影响人类活动的洪水。近三十多年,大面积植树造林带来的水土固化效果明显,没有出现过大型山洪等自然灾害。莫安婷和志愿者们也多次向官方提出,政府部门是否能够提供水文资料等数据作为支撑,但未得到回复。

原中国城市科学规划设计研究院设计师郑文骅已定居大理近20年,他告诉记者,土壤本身能够像海绵一样进行储水蓄水,进行“三面光”工程之后,溪水在沿途更容易蒸发,且没有了石块的缓冲,水流造成的冲击力增大,反而加了大较窄河道的泄洪压力。无论是从水质或是自然灾害等方面论证,苍山十八溪都不属于有害河道,也不应列入危害治理范围,项目实施的必要性、施工的合理性、施工工艺水平等方面都需要进一步探讨。

多位志愿者表示,对于在桥梁、道路等关键部分进行溪道硬化以保证安全的做法没有任何意见,“但现在硬化已经不止一小部分,溪流几乎变成了水渠。”

4月26日,“大理旅游度假区”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已经暂停项目施工,对方案作进一步优化,并广泛征集公众意见建议,待完善后向社会公示。5月19日,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再次举行“五溪生态治理优化方案座谈会”,介绍设计方优化后的方案。

济济一堂,十位复旦名师告诉你,经典为什么要这样读……

参加座谈会的野性中国志愿者回忆,方案的主要优化之处在于“尽量采用自然材料黏土做防渗;河道中段以维持现状为主,完善截污管道、初雨截留等清污分流;河道下段重点解决农田面源污染及浅层地下水渗入污染问题;对现状河道两侧有用地条件的地段,计划拆除或部分拆除现状浆砌石/混泥土挡墙,恢复河道自然陡坡。”

座谈会现场,设计方提供了对五溪现状调查的图片资料,图片中列出五溪河堤结构形式及长度。统计结果表明,目前五条溪流的绝大部分已经建成浆砌石挡墙。对此,设计方只是保持现状,并无改变,工程主要在河底部分进行。

大理省级旅游度假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李志东告诉本刊,苍山五溪项目已有过前期调研,水利部门也保存着水文资料,接下来将会向公众开放。“几次座谈会中,专家和环保志愿者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将针对各界提出的方面进行方案优化。”

对于此前引起关注的“三面光”,李志东回复,不是在进行“河道硬化”,而是对部分溪流进行防渗实验。但接下来的优化方案以生态修复为主要方向,生态治理修复的内容能够解决渗透问题,因此将不再继续溪流防渗措施。

5月28日,大理市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称,已全面暂停项目实施,将继续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建议,对“五溪”治理方案作提升优化。

苍山溪流治理的漫长博弈

虽然工程暂时停摆,但志愿者们对于最终能够停止工程并不乐观。

苍山洱海作为大理的名片和象征,其环境治理保护是大理市的一项重要工作,治理方式也受到环保组织和新、老大理人的密切关注。

这不是政府和环保组织之间第一次关于溪流的治理保护产生分歧。除了此次项目涉及到的五条溪流外,其他十三条溪流从2015年开始陆续经过了预防泥石流的河道硬化治理,期间也遭到志愿者的反对,但工程依然得以完成。

2017年,奚志农有过一次对苍山溪流工程的“反抗”。奚志农告诉本刊,当时自己正在青海,家人给他发来照片,“有挖掘机开到我们家旁边的溪里面来了,正在把溪里的大石头打碎。”奚志农向当地有关部门询问工程情况,得到回复是“进行泥石流地质灾害治理工程”,需要进行谷坊坝、拦沙坝、固床坝、肋坎和防护堤等的修建。

“我在溪边住了这么多年,下再大的雨,溪水都是清的,哪有泥石流呢?这是得益于多年来大理政府和民间的努力,是对苍山保护的一个成果。”在这段奚志农的女儿曾经玩耍过的小溪旁,不到300米的溪段,最终筑起了9道坝。如今,得知另外五溪也将开始治理工程,奚志农觉得痛心。

重庆公众河流环保文化中心负责人余剑锋参与了对苍山其他十三条溪流的“抢救”工作。2018年7月和2019年2月,该中心两次向云南省生态环境厅提交“行政履职申请”,反映苍山13条溪流泥石流及河道整治工程未开展环境影响评价工作,申请制止“未批先建”行为,要求云南省生态环境厅采取生态恢复措施,恢复自然保护区溪流生态。

余剑锋告诉本刊,云南省环保厅的回复中认为,泥石流治理工程未列入环评名录,无需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工作。因此,环保组织又向生态环境部环境影响评价与排放管理司发出咨询,却得到了“需要进行环评”的回复。

2019年9月6日,大理州生态环境局通知大理市自然资源局依法履行环境影响评价手续,并就如何开展环评工作提出要求。云南省环保厅也表示将加强对苍山溪流泥石流整治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监督管理工作,并对环境违法行为及时进行严肃查处。但在历时一年的来回“抗争”中,十三溪的泥石流治理工程基本完成,堤坝已经筑起,只能进行调查处理。

在余剑锋看来,对苍山溪流的治理是在错误思维下的规划,是控制溪流、控制自然的思想,把溪流物化为可以进行灌溉、防洪、发电、饮水的对象。“这在根本上是与生态文明理念背道而驰的。苍山十八溪最宝贵之处是对人们的精神满足。它在大理人的心目中是亲人、朋友一样的存在,非常亲近、真实,而非需要镇住、控制住的一个敌人。”

正是有了十三溪的“前车之鉴”,此次五溪治理工程让环保人士更为警惕。

5月15日,野性中国在咨询过学者、专家和志愿者后,拟定了苍洱溪流保护行动纲领十条,传递诉求。其中提到:重新审核设计方案的合理性,反对以工程思维进行生态治理;

除道路、桥梁涵洞、沿岸村镇人员聚居区域必要河段需修建三面硬化之外,其余河段均应拆除已硬化的三面光河道并尽量恢复至原生状态;设计理念要尊重原生态,要敬畏山水,不能以建设为由行破坏之实。

对于大理市政府回应中所称“将对五溪治理方案作提升优化”,陈芊芊和莫安婷认为,志愿者和当地居民的诉求并非“优化”,而是“恢复原貌”,要求把已经抹在溪底的水泥和人为加高的堤坝拆掉,将溪底原有的石头运回来,让河流重新呼吸。

“白族人已经在这里居住了许多年,多余的水泥钢筋才是最要抛弃的。自然原生态的苍山十八溪是最美的,我们要十八溪,不是十八渠。” 陈芊芊说。

(文中陈芊芊、莫安婷为化名)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头发的问题」


▼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三联青少刊》众筹。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招募|孩子不合群、被欺负……专家和你聊聊这些教育烦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