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牌照,取消摇号行不行?

“韩剧扛把子”李敏镐,这次怎么没扛住?



今天国内很多城市的治堵之道,如果还是将摇号和拍卖作为首选,以堵而不是疏的办法来治理交通问题,几十年之后,北京这些超级都市的拥堵程度只会越来越严重。





文|谢九




6月1日,北京发布了小客车摇号新政的征求意见稿,这是2011年北京市首次实施摇号政策以来,力度最大的一次改革。

摇号新政最核心的内容,是将资源大幅度优先向无车家庭倾斜
,这也是对此前很多民众呼声的积极回应。不过,在汽车牌照总量紧张的背景下,对一个群体的资源倾斜,肯定会对另外的群体带来伤害。当大部分车牌资源分配给家庭,单身个人就成为这次新政的牺牲对象。

图|摄图网

按照摇号新政的官方测算,一个三代同堂的家庭,中签倍率是个人首次摇号的126倍,三口之家是个人的54倍,夫妻二人是个人的16倍。在摇号新政之下,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但是,个人想要中签就更是难上加难。摇号新政出台之后,很多单身人士发出了灵魂拷问——难道单身狗们就不配拥有车吗?
长期以来,北京的摇号政策屡屡被人诟病效率低下,但至少还是坚持了公平原则,现在一旦加入了更多的人为设计因素,在提高效率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绝对公平的底线。对于政策制定者而言,在僧多粥少的背景下,无论怎样分配资源都是左右为难。那么,既然这么多人对摇号政策不满,北京可以干脆取消摇号吗?以其他更有效率的办法取而代之?
如果北京取消摇号,一个最近的借鉴对象就是上海的拍卖政策,那么,拍卖政策真的就比摇号更先进吗?
表面上看,拍卖政策的最大好处就是以市场化的方式来分配资源,可以解决摇号的低效率问题。不过,拍卖的最大弊端就是会引发不公平,使得开车成为有钱人的特权,而中低收入人群可能会离汽车越来越远。
而且我国的收入分配原本就存在较大的不公平,如果在收入不公的基础上再来进行资源分配,无疑会导致更大的不公平。
所以,即使是上海,也不敢完全对拍卖政策彻底放开,从2014年开始对拍卖价格实施限价,现在上海的车牌价格基本上控制在9万元左右。而且,一旦政府考虑到民生和公平问题开始实施限价,拍卖市场的效率就会下降,由于出高价也不能保证拍到牌照,所以限价拍卖催生了“黄牛”代拍等产业。


图|摄图网

如果北京取消摇号转为拍卖,以北京高收入人群的比例,车牌价格将轻松突破十万元甚至更高,如果形成这种局面,到时候可能会引发更大的不满。
所以,国内汽车限购的两大流派——摇号和拍卖,都存在各自明显的不足之处。
摇号和拍卖这种做法,本质上都是属于限购,而限购这种地方政府的行政手段,严格意义上其实也是侵犯了民众的基本权利。而且,即使从治理交通拥堵的效果来看,对汽车限购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以北京来看,虽然实施严格的限购,但北京的汽车保有量还是每年增长,2018年为608万辆,2019年为637万辆,增长了约5%。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增长,北京市的限购政策根本就无法彻底解决拥堵和环保问题,在北京的交通被彻底堵死之前,限购政策的最大作用只能是延缓这一天的到来。 
北京的交通拥堵问题,从根本上来看是整个交通体系出了问题,如果要治本,就必须要对整个体系进行深度改革,如果只是通过摇号限购这种政策,不仅民众不满,效果也并不理想。
那么,北京有没有可能完全取消摇号政策呢?表面上来看,如果完全放开汽车限购,人人都去买车上路,北京的交通可能会陷入瘫痪,所以,在北京取消限购似乎是难以想象的。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汽车限购的国家其实并不多,尤其是很多发达国家的超级大都市,他们的交通不仅没有瘫痪,甚至井井有条。
这就说明,摇号和拍卖这种政策,并非治理拥堵的必要手段,而过于依靠汽车限购这种行政限令,会使地方政府更加懒政,拖延了在更高层面根治交通拥堵的动力,最后反而使得交通拥堵和环保等问题以温水煮青蛙的形势更趋恶化。

可以将东京和北京做个对比,东京的人口密度远远超过北京,汽车保有量大概为800万辆,而北京市600多万辆,但是东京的交通却很少堵车,主要原因在于东京建立起了一个非常先进的交通系统,比如发达的轨道交通,很多人依靠公共交通体系就可以实现绝大多数出行要求,地铁的换乘也非常方便,虽在高峰时段也非常拥挤,但很多通勤族还是愿意选择乘坐地铁,这就在很大程度上分流了道路拥堵的压力。而即使是那些选择开车的人,东京的道路规划和先进智能的红绿灯系统,也在最大程度上保证道路通畅,即使在最拥堵的时候,东京道路上也能保证缓慢通行,而不会长时间彻底堵死。


图|摄图网

但是,在几十年前,东京的交通一度也是非常拥堵,如果东京当时采用汽车摇号等限购办法来治堵,而不是从更高层面改进整个交通系统,今天的东京将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所以,反过来看今天国内很多城市的治堵之道,如果还是将摇号和拍卖作为首选,以堵而不是疏的办法来治理交通问题,几十年之后,北京这些超级都市的拥堵程度只会越来越严重。
除了东京之外,另外一个治堵比较成功的城市是伦敦,伦敦除了大力发展公交系统,另外一大手段就是通过税收杠杆来抑制民众的用车需求,比如缴纳较高的增值税、消费税等等,在特定时间进入拥堵地区,要收取较高的拥堵费等。
无论是东京、伦敦还是其他国际上的超级都市,很少有城市通过摇号或者拍卖这种限购的方式来治堵,因为人们收入增加之后,买车是分享经济繁荣的基本权利,政府没有权力予以剥夺。
对于北京来说,如果取消摇号,放弃限购政策,北京的汽车真的会快速猛增吗?短期之内或许如此,但是,如果北京能够将更多精力放在改善交通体系上,提供更多更方便的公交系统,为自行车、步行提供更友好的出行环境,通过税收而不是行政的办法,适当增加开车的出行成本,并将相应的收入投入到交通系统的改善,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更丰富的出行方式,而主动减少开车出行。以伦敦的统计数来看,过去20年,伦敦每年的私家车增长速度不到千分之三,而北京在摇号限购政策下,去年的机动车增速还达到了5%左右。

图|摄图网

我们总是强调以人为本,对于很多地方政府,如果真的理解了以人为本,就不会以牺牲民众的权利为首选来治理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而是应该努力提升自身的城市治理水平,而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


《三联青少刊》众筹开始啦!

点击下图查看众筹详情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活在当下,三思而花钱

「头发的问题」


▼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三联青少刊》众筹。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莎士比亚——读到他的第一页,就使我这一生都属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