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全员核酸筛查,难度有多大?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将就业放在首位,不设GDP增速目标


在连续两日出现6例无症状感染确诊病例后,5月11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下发通知,称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全员新冠病毒核酸筛查“十天大会战”。对于武汉这样拥有一千万人口的超大城市,全员核酸检测意味着巨大的物资、人力与资金投入。

实习记者|李晓洁 李秀莉

十天大会战

社区广场的一边,几个临时搭起的蓝色方形布篷,相隔一米连在一起,以布篷为终点,场地上几列居民,保持着一定排队距离。穿着红马甲的社区工作人员在维护队伍秩序。每隔几分钟,一个居民进入布篷,面向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的两位医护人员,进行信息登记、咽拭子采样。这是5月13日,武汉市东西湖区长青街正面向全社区居民进行核酸检测的一幕。

5月15日,湖北省武汉市的一家工厂内,医务人员在为工人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
武汉市全员核酸检测的信息,来源于5月11日晚间。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涉疫大数据与流行病学调查组印发了一份文件:《关于开展全市新冠病毒核酸筛查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通知》提到,武汉市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全员新冠病毒核酸筛查“十天大会战”,各区按10天期限,做好本辖区全员核酸筛查计划安排。《通知》强调,应突出重点,老旧小区、居住密集小区和流动人口集中区域是排查重点,排查范围包括辖区常住居民和流动人口。
卢华生是硚口区宗关街汉西社区的主任,他告诉本刊,街道5月12日接到上级通知,要组织全员检测,之后宗关街的11个社区开始统计人数。汉西社区有6个网格小区,共有近6000人,常住人口不到3000,因为附近有个建材市场,所以社区的流动租户居多,属于流动人口较大的区域。卢华生说,每个网格小区各有网格员负责信息通知与统计,微信群、流动广播是先行的通知方式。“12号先通过微信统计居民的姓名、身份证等基本信息,居民自觉告知身边人,有了基本的数目后开始核酸采样工作,我们同时也入户摸排,确保不漏掉任何一个人。”
5月13日一早,宗关街有7个社区开始了采样工作。卢华生说,来采样的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护人员,30多个医护人员分到几个采样点,从早上8点半工作到晚上8点半。采样结束后,信息核实与上传又花去几个小时。“现在实际上不谈工作时间,就一直在做这个事。”卢华生记得,13日总共采样了6000多人,最多的一个小区,采样量达到1200个。
全员检测本着自愿的原则,愿检尽检。
采访过程中,多位社区主任告诉本刊,因为是免费检测,除了7天内做过检测以及6岁以下的儿童,基本上大家都会来。如果没有进行过核酸检测,健康码会转黄,出行有障碍。社区的工作就是通知到每一位居民,登记信息,在采样工作时维护现场秩序。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本次核酸采样的主力军,各辖区医院协助推进工作。
武汉青山区的某医院负责人齐彧告诉本刊,5月12日接到通知后,其医院下辖的三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共50余人开始全部进入社区负责核酸采样。“两个医护一组,分别负责采样和登记,一个小时最快检测20人,每天工作10个小时。每天一共能采5000人。文件要求从14号到20号全部采完。”青山区一共13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1个卫生院,负责全区40多万人口的采样工作。“有些力量较弱的社区服务中心,辖区医院会派人手过来进行协助。”齐彧称。
即便全员投入,紧迫的时间要求下,前端负责统计和采样工作的基层人员仍然要承担较大的压力。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也有医护人员参与到社区采样工作。严玲玲医生14日接到通知,15日到武昌区南湖街水域天际社区进行采样。水域天际社区共有1.5万多人,一天至少要测1500人。严医生告诉本刊:“采样的工作量很大,这个社区还要做抗体检测,时间上就稍微长一些。”医院起初调配了7个人,因工作量太大,15日工作到晚上12点半。16日增援了两位医护,但采样目标增至2300人,9个人仍显得力不从心,严医生担心要熬个通宵。
对物资、检测能力的考验

“十天大会战”的含义,是各个社区从采样工作开始到检测结束,要在10天内完成。

全员核酸检测这条工作链上,社区、医护人员与第三方检测机构几乎是同步开始工作的,社区宣传、登记、组织采样工作;医护人员调配人员完成采样;第三方机构提供物资和实验室设备,完成检测。工作链上的每一环节,都影响着整体的效率。
5月11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下发通知,称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全员新冠病毒核酸筛查“十天大会战”。
武汉某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是4月11日武汉市政府公布的53家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机构之一。实验室的相关负责人何颂告诉本刊:“市卫健委通知公司12号下午去市里开会,并建立第三方承检机构的微信群,所有的检测机构一起,讨论如何做这个事,上报自己的最大检测量,报名承接哪几个区的检测任务。”13日,何颂接到了分配后的检测任务——硚口区的一个街道、江汉区的两个街道,青山区四个街道及黄陂区一个街道,总共有60多万的检测量,当时想按50%的检测率,也意味着日均检测量在3万以上。“公司从没在短期内接到如此大的检测量,在疫情严重的1、2月份,我们接了区疾控中心的检测任务,那时候每天也就几百人。后来的高峰实际上是复工之后,日均大概六七千的检测量,但都没有上万的。”
巨大的检测量对实验室的物资储备、人员工作量是很大的挑战。
30多万的检测量,需要30多万份采样耗材和试剂盒。何颂告诉本刊,因为复工,公司在4月底的检测量还不错,“五一”过后,检测量并不高,原本预计下一波高峰在学生复课之后,所以存了十几万耗材与试剂盒。但十几万的物资,只够用两三天。“11号我收到信息后,12号就下订单。但是很多货都不是湖北当地的,比如说生产试剂盒的迈克和达安,都不是湖北省的企业,下单以后还要排单生产,所以可能就更慢一点。还有耗材,也需要一定的货期,本来承诺今天(5月15日)送到的7万耗材,现在只收到1.5万,所以我一边催着要货,一边要从其他有资质的公司采购跟我实验室不是完全配套的耗材,不配套就要在核酸提取方法上增加一些流程。”
除了耗材与试剂盒,医护人员采样时的信息登记,最好也要有专门的工具与系统。
何颂说,基本上每个第三方检测机构都会配备身份证读卡器和扫码枪甚至笔记本电脑。采样之前,将事先准备好的预制条码和耗材一起配送到采样单位,在电脑上安装一个小程序,医护人员每采一个居民,就用读卡器自动录入身份信息、将预制条码贴在标本上,扫码枪扫过条码之后,信息完成绑定,可以在采样结束后统一上传系统,快速且准确。但目前的问题,一是信息采集设备的储备不足,不能保证每个采集点都有;二是部分采样人员对系统、操作方法不熟悉,没时间培训而采用传统的手动记录,在信息录入上有误差,导致实验室在处理样本误差信息时花费不少时间,样本被堵在了前端。
采样工作完成后,是样本的运送与检测,由各区疾控中心统一负责把关,对接第三方检测机构。何颂称,其实验室每天至少两次,派出专业的物流车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运回样本。何颂算了一下,如果前期样本的信息登记无误,除去物流时间,一个样本从运到实验室、灭活、提取核酸再进行检测,最好的状态下检测需要4个小时左右。而该医学实验室的一台设备,24小时不停歇可以检测约1000个样本,“压力最大的就是我们检测机构”。
目前,该医学实验室从其他地区调回部分工作人员,50多位工作人员三班倒,日均检测量在3万到4万之间。何颂说,实验室在全员核酸检测通知发出之前,就在进行改造,为下一波复工复学做准备,正在建的一个分子实验室,还有20多天可以投入使用。
不同于DNA的双链结构,新冠病毒的核酸为RNA单链,极易降解,因此标本必须在采样以后24小时内做检测。齐彧告诉本刊,这意味着在完成采样后,标本无法长距离运输,只能依托当地实验室完成检测。武汉市卫健委并未公布负责此次全员核酸检测工作的机构名单,但根据武汉市卫健委此前每日公布的核酸检测数据,最高峰时期的检测量在每日6万~7万份,“距离100万份还有很远”。
那是否可以通过延长10天期限以缓解检测压力?“太长就没有太大意义。核酸检测结果的有效期是7天,意味着7天后,之前的检测结果也不能保证效力。在流动的过程中,人的管理是很困难的,所以街区从启动到结束设置一个期限,是有道理的,因为实际上这次主要防控的是社区交叉感染。”何颂对本刊记者说。
全员核酸检测争议

在全球新冠疫情不知何时才能平息的当下,武汉采取全员核酸检测以应对疫情的方式受到广泛关注。一个普遍的质疑是:在此时花费近10亿元财政展开全员检测是否有必要?
5月16日晚,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集中核酸检测十问十答,称:“当前全市疫情防控形势趋于平稳,但每日仍有新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影响在汉、返汉人员正常工作生活的信心。为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为复工复产、复商复市、复学复课营造安全健康的学习、生产、生活环境,武汉市委、市政府在全市范围内进一步加强核酸检测、加快筛查无症状感染者,最大限度地摸清无症状感染者底数,实行全流程严格闭环管理,全力阻断可能的传染源。”
武汉市卫健委提到的“新发现无症状感染者”最早出现于5月9日。武汉自4月初解封以来,一直到5月8日,保持35天确诊病例零新增。但这一数据之后被打破。4月底,武汉三民小区检测发现12例无症状感染者,5月9日,其中1例转为确诊病例,一天之后,又有5例转为确诊病例,随后在对三民小区及周边地区约7万人的密切接触者中又检出1名无症状感染者。连续两天6例新增确诊病例,将人们的视线重新拉回到这个本已渐趋平静的城市。
公开资料显示,出现这6例确诊病例的小区是一个半封闭开放式老旧社区,现有1943户4900余人,近一半居民是外地租户。而患者居住的该小区曾有20例确诊病例。14日晚,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联络组的专家冯子健在接受央视《新闻1+1》专访时表示,目前由这起聚集性病例检查出的确诊数字已经增加到13个,但“首例病人的感染来源,目前还无法确定”。
不断出现的新发无症状感染者和尚不明朗的传播链条难以让人们彻底放下心来。
而在此前4月8日至15日这8天时间内,武汉市对复工复产人员、离汉打工人员等重点群体共完成27.54万次核酸检测后,检出无症状感染者182人,占比约6.6/10000。“按这个结果推测,武汉1000万人中可能有几千人是无症状感染者,但我们现在实际上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加起来远远不到这个数字,这意味着还有大量的是不知道的。”齐彧称,对无症状感染者的担忧是此次武汉全员核酸检测的重要原因,“无症状是不是一定不传人?一定不会再发展成确诊病例?目前是不清楚的。通过全员检测可以了解无症状感染者底数,进而防止疫情反弹,从这个角度,全员检测具有合理性。”
除了防疫的需求,还有尽早实现复工复产的考量。齐彧称,目前,虽然武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已基本实现复工,但底数不清楚的情况下,小体量的服务业一直处于待工状态。再加上“武汉人出去受限制,别人也不敢来武汉”的尴尬处境,距离实现完全的复工复产还有很大一截。“但如果我把全武汉都翻了一遍,底数搞清,阳性全隔离,就可以让别人放心,为复工复产和整个城市的恢复做准备。”
但和不少专家的看法一致,齐彧强调一次全员检测并不能保证彻底安全。
“即便是开展全员检测,我们要发现所有的传染源或者感染者,其实也无法完全做到。”冯子健在接受央视《新闻1+1》采访时称。这一方面是受限于核酸检测的准确性问题。危重症医学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核酸对于真实病例的检测率不过30%至50%”。这意味着一次核酸检测中,超过50%的被感染者呈现假阴性。另一方面,流动人口实际上也很难完全覆盖,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全员检测难度较大。硚口区一位社区书记对本刊表示,其所在的小区是个老旧小区,正在拆迁,一个四川过来的拆迁公司驻扎在这里,再加上小区本就有200多个外地租户还在陆续从各地赶过来,因此每天都有临时增加的人口。
(本文刊载于《三联生活周刊》2020年21期,文中何颂、齐彧为化名。感谢本刊记者王珊,实习记者孙一丹、罗拉对本文的帮助)


    大家都在看     


为什么我国就业压力很大,但失业率不高?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同伴与成长

▼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它变得越来越干净,你却从没意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