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的自我隔离

手机上的大LOGO设计,引领了一种新潮流?

本以为身在加拿大纽芬兰,这个北极熊和麋鹿比人都多的地方,可以安全避开这次全球疫情,没想到随着大学宣布紧急关闭,各大药房、超市相继传出确诊病例的消息,整个圣约翰斯一下子陷入了恐慌。这让我猝不及防。昨天我还悠哉地满世界乱跑,今天就囤了一屋子食物,打算活成冬眠的狗熊。

后来在微信群里看到大家都在议论买机票回国,我激动地从床上跳起来,大叫:“对啊!回国呀!反正都是冬眠,回家有爸妈好吃好喝伺候着。留在这儿冬眠?等着减肥吗?”于是激动地上网买机票,结果发现不是飞机停飞就是要飞半个地球。于是天天翻看各种社交平台,希望能寻觅到买回国机票的“葵花宝典”。
结果发现,原来我和那些在这个风口浪尖时刻还能买到直飞机票的大牛们差的不是搜机票和抢机票的技术,是找到天价机票以后点付款键的决心。三四万的机票,眼都不眨就付钱,说实话,我既没这个魄力也没这个实力。我脑子里的算盘珠子一拨,三四万是我整整一年的房租。

于是,为了我的三四万,并且为了防止被冠上“千里投毒”的罪名,我彻底放弃了回国的打算,开启了足不出户,天天在屋里写论文的修炼模式。连续一个月,除了下楼做饭和去卫生间,我从未离开这个5平方米左右的小屋子。

这种自我隔离的生活状态,在这场疫情战役中,让很多人疯狂,但是我却意外从中汲取了太多养分。本来要磨叽半年才能完成的毕业论文,让我一个月就写完了。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在寻找的东西,内心的平静。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能吃饱的基础上。

后来我的东西渐渐吃完了,我开始焦虑、紧张。终于,在一个多月没出门后的一天,我冲到了超市。我完全没有戴任何防护装备,因为买不到。一小盒普通的医用口罩,朋友圈里有人卖60加元,算起来要300块人民币。还没等我脑子里的小算盘拨一下,下一秒就说已经卖完了。这种抢货速度让我意识到自己不是一般的穷。但是民以食为天,没有口罩的我也必须冒着生命危险去超市。
超市里收银的柜台已经立了塑料挡板来防止顾客和收银员近距离接触,他们也在地上画了指引箭头,防止顾客面对面撞上。但是超市里绝大多数的老外都像往常一样淡定,不像我,拿着要买的东西就往外冲。在这个非常时刻,没有口罩戴的感觉就仿佛自己浸泡在病毒里,所以连大气都不敢喘。

这一次去超市的恐怖经历让我决定,等这次东西吃完,我宁愿饿死也不要被吓死。就在我做好在屋里修炼成仙的准备时,一个消息拯救了我——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分发给留学生的健康包已到达圣约翰斯。
就这样,在4月的一天,我冒着纽芬兰独有的带着北大西洋海水味的大风,顶着扎人的飞雪,兴奋地去领健康包。空荡荡的学校操场上,几个中国学生会的成员站在呼啸的风雪里,一边跺脚取暖一边递给我一个印着“祖国温暖,平安留学”的纸袋子,里面装着20个医用口罩、两个KN95口罩、两盒莲花清瘟胶囊,还有一大盒卫生湿巾。

我赶忙说了声“谢谢”,谁想一阵狂风刮过,把我的话拆得支离破碎,我便挥挥手走了。走了几步,我回头看了看他们,发现暴风雪已掩盖了他们忙碌的身影,留下的只有我手中紧紧攥着的健康包。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个人问题”栏目读者投稿文章。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三联生活周刊》投稿邮箱


个人问题投稿

yourproblem@lifeweek.com.cn

微信公号投稿

zhuangao@lifeweek.com.cn

者来信投稿

将玫瑰入蜜,别有一番鲜食的甜香

letter@lifeweek.com.cn

活圆桌投稿

roundtable@lifeweek.com.cn

头条号“粉丝信箱”

toutiaoxinxiang@lifeweek.com.cn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高中生需要哲学吗

▼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周刊书店
,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谁不曾,被希区柯克的罪恶与黑暗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