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过的婴儿趴睡训练,就像一场“育儿PUA”

香如蜜柚,沉稳如木,安溪乌龙之隐



 “有老师在吗?有点着急。”4月16日下午,一位妈妈在“芝士小馄饨育儿经”的VIP群里发出孩子趴睡时哭泣的视频,求助是否应该进屋查看。

群里的老师和几位家长鼓励她,让孩子尝试自己翻身,尽量“一次性解锁”趴睡。两个小时后,这位妈妈在群里再次发声:“我女儿流鼻血,没呼吸了,嘴唇变紫,怎么办?”

事情发生后,许多网友批评涉事家长监护不力、责任心不强,也质疑“芝士小馄饨育儿经”团队的资质是否齐全、对家长的指导是否规范。

4月19日,涉事机构“芝士小馄饨”团队的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证实了婴儿的死讯,称“有关人员散布不实消息,谴责‘宝宝趴睡’由本公司团队人员非规范指导……致使公司和团队人员受到网络抨击和误解”,并称这名母亲购买课程已在15天前结束,孩子的直接死因并非趴睡。

天眼查信息显示,“芝士小馄饨” 的经营主体为上海昶美文化传播公司,成立于2017年,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广告设计、制作、代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等。直到2020年3月12日,才新增加“健康咨询服务”和“母婴用品零售”经营范围。

“芝士小馄饨”团队曾多次公开宣传“婴儿趴睡”的好处。据该机构付费用户介绍,机构虽不提倡刻意让孩子趴睡,但十分鼓励孩子自主趴睡行为,称孩子“解锁新技能”,能够提高睡眠质量。

根据美国儿科学会2016年发布的《婴儿睡眠安全指南》,推荐婴儿在一岁前都应采取仰卧的睡姿,侧睡和趴睡会增加SIDS(婴儿猝死综合征)的风险。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沈振宇也表示,一岁以内宝宝不要趴睡,宝宝的头可能陷入床垫里,周围形成一个“气泡”,宝宝只能反复吸入自己呼出来的空气,得不到足够的氧气,导致窒息。

一篇指责声中,一位购买过相同课程的妈妈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当事妈妈。“妈妈们经常会被机构的老师斥责,慢慢会对自己的正常判断产生怀疑,错误地过分依赖机构的指导。”另一位妈妈认为,愿意购买、学习睡眠课程的妈妈,不会是所谓懒惰、偷懒的妈妈,“不是所有女性生来就会安抚孩子。新手妈妈们只是太焦虑,太想让孩子好好成长了。”

口述 | 小欧

整理 | 吴淑斌

新手妈妈的焦虑



▲▲▲

得知有宝宝疑似趴睡窒息去世,我感到一阵后怕。

我参加过和她一样的课程,是一个被团队里的老师批评“拖后腿”的妈妈。
现在想起来,觉得有些庆幸。
直到昨天,我仍然在“芝士小馄饨”的一个“vip回访群”里,群友都是参加过 “10天一对三睡眠引导课程”的妈妈。在那里,我看到了其他妈妈转发的聊天记录截图。我不敢打开视频,但能想象到视频里可怕又熟悉的场景——无助宝宝不断地痛哭和挣扎。
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指责当事妈妈“不负责任、偷懒、没有脑子”。但我有点理解她的处境。

晨晨现在一岁半了,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作为一个新手妈妈,刚生完孩子,经常会觉得抑郁,如果宝宝再哭闹不停,自己就更容易情绪化。
晨晨4个月大时,开始逐渐变成“睡渣宝宝”。有时候,不管晚上怎么哄,甚至抱着他五六个小时,晨晨都不睡;半夜他一醒,就要立刻过去用正确的姿势抱起来,轻轻摇着、走着,他才可能继续入睡。抱得晚一些,或者不是妈妈和姥姥去抱,他都很难接着睡着。
晨晨一个晚上大概要醒六七次,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六个月大。我觉得很崩溃,甚至会跟宝宝生气,每次生气后也很自责。

其实宝宝也很累,我既心疼宝宝,又感到焦虑。
因为我是新手妈妈,没有经验,我的妈妈会帮我一起带晨晨。在她看来,小宝宝的日常就是“吃、睡、玩”的循环,但当时晨晨的状态并不是这样。
我关注了许多育儿公众号,它们常常推送育儿知识,辅食、睡眠、游戏,方方面面,有些内容和长辈的说法、做法不太一样,比如我妈妈偏向于抱睡、奶睡的方法。公众号里经常提到,宝宝有个好睡眠的重要性。看得越多,越觉得紧张和害怕,是不是自己在睡眠方面做错了什么?这样的睡眠情况会不会影响宝宝身体和大脑的发育?自己哪一步做错了,可能就耽误了孩子的成长。
我真的很怕自己做错事情,影响了孩子,会后悔一辈子。

选择睡眠训练课程的妈妈,不是因为想偷懒,我们只是太焦虑了,太想给宝宝最好的东西了。

后来,我加入了“芝士小馄饨”团队的免费咨询群。群里有妈妈说,自己的宝宝在上完“芝士小馄饨”的睡眠引导课后,能自己自主入睡,并且能睡个整觉,妈妈也拥有更多私人时间,甚至可以去看电影、逛街,这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啊。
因为这些妈妈平时和我们一起聊天交流,也会发宝宝的照片,自己慢慢地对她们产生了信任感。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是“芝士小馄饨”团队里的育儿师。
群里所描述的宝宝睡得好、吃得好、互动好,妈妈比较放松的画面,简直是每个新手妈妈的理想生活。这种被勾勒出来的美好,会让每个妈妈们忍不住想去尝试吧。
我也动心了。
我在小红书、知乎等平台上查了“芝士小馄饨”团队的公开资料,创始人“馄饨妈妈”的简介里称,自己在美国罗德岛大学念完了博士,也在美国红十字会针对性进修了资格证,提倡张弛有度的“美式亲密育儿”,适合新手妈妈。
图 | 摄图网
自己其实没有深入去查证过这个团队的资质情况,也知道“馄饨妈妈”的专业和睡眠无关。
当时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就想着当做听课,有用就听听,没用也就算了,没有什么损失。
但没有想到宝宝的睡眠还会有这么多安全问题,也没想到如果被误导可能产生的后果,加上过于相信群里妈妈的推荐。这是我的疏忽。
我也和团队的小助手咨询了,他们宣扬的一些育儿理念我是认同的,比如让宝宝规律作息,高质量陪伴,循序渐进温和地让宝宝能有自主睡眠等等。
在咨询时,我反复和“芝士小馄饨”团队确认,他们使用的训练方法不是“哭声免疫法”(指“哭了不抱,不哭才抱”)。我学习过哭声免疫法的相关知识,自己对此非常反感。放任宝宝大哭,不去抱他、不去管他,一个妈妈怎么能做得到呢?
 我报名的是“一对三睡眠引导课程”,10天收费1999元,虽然不便宜,但也是个可以接受的价格,毕竟10天内有老师全程跟着,指导加答疑,而且一组只有3个人。如果选馄饨妈妈10天的一对一的课程,价格就是7000元了。

10天睡眠引导课

专访世界银行前副行长戈尔丁:除了全球合作我们别无选择



▲▲▲

报名之后,我加入了一个微信小群,里面有另外两位一起做引导的妈妈,一位育儿师和一位小助手。育儿师只会通过微信和我们联系,每天进行一小时的语音指导。
根据要求,我们需要和孩子分房睡,在孩子的房间里装上监控器、温度湿度监控,晚上只被允许通过监控观察孩子。

10天的课程大概分成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第一天到第三天,内容是让晨晨养成规律作息。育儿师让我安排晨晨在上午、下午分别进行一次短睡,多陪晨晨玩,进行高质量的陪伴,让他充足“放电”等。睡觉前,我把晨晨带到卧室,拉上窗帘跟他说“要睡觉啦”,或者唱首歌、给他轻轻按摩一下。这些工作,被称为“睡前仪式”,也是“芝士小馄饨”机构老师认为的“睡眠引导课程”与“哭声免疫法”最大的区别。

第二阶段是第四天——戒夜奶。这一步我挺担心的,晨晨有时晚上会醒来喝好几次奶。老师提醒,晚上要做好准备,可能要熬一整个通宵,不管是抱着睡还是哄着睡,不管用什么方式,都不能让晨晨喝夜奶。
但比较神奇的是,那几天,晨晨确实没怎么哭闹,睡得还算安稳,让我觉得这个课程有点效果,也更加相信老师们的说法。
第三个阶段是让晨晨养成“自主睡眠”,睡前不能哄他太久,半夜里哭了也不能干预。

涉事培训机构“芝士小馄炖”所设话术

就在第五天,我度过了最“惨烈”的一个晚上。
当晚的训练内容是让晨晨自己“接觉”,就是如果晨晨在睡梦中途醒来,不管如何哭闹,都不能抱他、不能干预,让他学会自己继续睡着。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晨晨在半夜两三点醒来,从开始的哼哼唧唧,到后来大哭,再到后来哭哭停停,有将近一个小时。最后,他扯着细细的哭腔,小小的身躯蜷缩在床尾,渐渐睡着了,但身体仍因为抽泣轻轻颤动着。
他太累了,累到睡过去了。

我能感觉到他从不解到无助到绝望。当时是半夜,万籁俱寂。晨晨睡梦中的小声抽泣,在我听来无比清晰刺耳。每一分钟,我都心如刀割,看着晨晨,和他一起痛苦、崩溃。
我就在一米之外,一动也不敢动。
在“一对三”群里,妈妈们经常会发宝宝哭闹的视频。老师会分析孩子的哭声,认为是“没有需求的哭声”,是宝宝在引起妈妈的注意。如果妈妈忍不住抱了宝宝,会被老师斥责。“你干预了,他就会倒退,回到原来的样子。复训需要从头再来一次,让宝宝会哭得更惨烈。”

涉事培训机构“芝士小馄炖”群内沟通内容
那天晚上,我很想去抱抱晨晨,但我也很害怕,担心因为我一时放弃,让晨晨以后无法获得好的睡眠,不忍心他需要多受几次这样的苦。
第二天醒来,晨晨的眼睛都是肿的,两眼无神,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失望与无助。我很绝望,我的妈妈也很不理解,为什么要让他这么痛苦地哭?
但老师在群里给我打气,夸晨晨很厉害、能干,离高质量的睡眠更近一步了。
这一次事件中最受关注的“趴睡”,我之前并没有研究过。老师会时不时地鼓励宝宝趴睡。群里的宝宝也有一个多月大的,老师虽然没有指导妈妈刻意让宝宝趴睡,但如果宝宝趴睡了,老师会加以鼓励,并不会提醒安全问题。
按照她们的说法,趴睡的宝宝会更容易入睡,获得更高的睡眠质量,头型更好、压着肚子睡觉更舒服等等。在“芝士小馄饨”团队的微博上,她们也夸奖一个宝宝学会了自己趴睡,说宝宝的能力好,趴睡之后睡眠能力会有进一步提高。
涉事培训机构“芝士小馄炖”沟通内容
其实我不能理解鼓励宝宝趴睡的说法。因为大人趴睡也很难受,为什么会适合宝宝呢?
我没有给晨晨训练过趴睡,但有一次晨晨无意中自己趴睡了,得到了群里老师的大力表扬。老师说自己的孩子教了好久都没有学会,而晨晨已经能自主趴睡了。
分房睡也是“芝士小馄饨”机构非常强调的一点,这其实是有安全隐患的,特别是如果宝宝在趴睡。透过监控,很多时候妈妈看不清宝宝的姿势、动作、表情,宝宝的哭声也大打折扣。尤其在半夜,大人很容易看着监控就睡着了,压根没有注意到宝宝在哭。
幸好,我和晨晨一直是在一个房间睡觉的。现在想起来很害怕。晨晨当时已经有六个月大,也比较聪明,懂得稍微转动头部,保持呼吸畅通,而我也一直和他待在一个房间里。老师们的鼓励真的会让妈妈放松对趴睡的警惕,甚至产生引以为豪的危险心理。而机构对于隐藏的风险根本没有做出明确的提示和禁止,仅仅是让妈妈们收拾好床上的枕头、被子。
接下来的几天里,晨晨的状态稍微好点,哭闹得少了一些。我一度也觉得,是睡眠训练课发挥了作用。
 

一场后知后觉的“育儿PUA”



▲▲▲

10天的课程结束之后,我被拉进一个“VIP回访群”。根据育儿师的说法,晨晨还需要大概1个月的时间进行巩固,这个过程中,如果妈妈们进行干预,也会出现“倒退”。
这个大群里的氛围让我觉得诡异,也开始产生了质疑。
如果有妈妈在群里发出宝宝自主入睡的视频,会得到老师和许多家长的鼓励,被别的妈妈羡慕,认为发视频的妈妈严格执行老师的要求,训练有了成效。有人发出宝宝“趴睡”的视频,大家更是会一起恭喜、庆祝,称宝宝“解锁”了新技能。
但凡妈妈发出宝宝哭闹的视频,询问老师“怎么办”,基本上都会被以鼓励或恐吓的方式建议“不大哭不干预”。老师们会反复告诉妈妈,因为你是“局中人”,才会受不了宝宝无感情、无需求的哭声。

如果宝宝继续哭闹,妈妈们就会被指责没有给宝宝“放电”充足、没有做好陪伴。
一切都是妈妈们的错。

我的妈妈有一次忍不住多拍了两下晨晨的背,老师就严厉批评我们“拖孩子后腿”,会让晨晨的训练倒退。
群里还有一个导师,是绝对的权力者,大家都追捧她。她常常会在群里面批评其他妈妈的一些做法。批评都很犀利,有些话简直可以用“不堪入耳”来形容了。

在“别人家的孩子”的榜样作用下,在老师不断的批评和斥责下,没有经验的妈妈们很容易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手足无措,怀疑自己是否优柔寡断,自责是否真的在给宝宝“拖后腿”。

所以我很能理解这次事情里的当事妈妈,她第一时间向群里的老师求助,却不敢进房间查看,就像我在睡眠训练最“惨烈”的那晚,在晨晨的附近,一动也不敢动。

现在想起来,那就像一个邪教组织、一场“育儿PUA”,而我们这些妈妈就像被洗脑了。
通过公众号的内容、老师的答疑,让新手妈妈们觉得自己在育儿知识上有很大的空白需要填补。在指导过程中,反复批评、斥责妈妈,让妈妈们自我怀疑。
在老师们的眼里,孩子永远没有“大哭”。可作为母亲,哪怕只听到晨晨哭一声,我都会觉得煎熬。孩子的哭声,难道不就是他们在表达吗?他们感觉到不舒服、不安全,他们感觉到需要被保护了。我们是最爱孩子的人,怎么会是在“拖后腿”呢?

最让我觉得无法接受的是,群里有妈妈说,自己的孩子发烧了,她也按照老师的要求,让宝宝自己分房睡觉。有的宝宝牙疼,不停地哭,老师也坚持“不干预”。我觉得非常反感,非常残忍,这都是不到一岁的小月龄宝宝啊。
之后,我也和一起参加过睡眠引导课程的妈妈讨论过。我们逐渐醒悟过来,这不就是我一直反对的“哭声免疫法”吗?只是在高质量陪伴、放电、无需求哭声等一系列的话术之下,我竟没有识别出来。
晨晨渐渐长大,睡得也比之前安稳。我不再按照要求,坚持所谓一个月的巩固期。每次晨晨哭了,我都会像之前一样抱抱他、安慰他。让他感到安全是最重要的。我也不再打开那个群,不想看到里面无休止的宝宝啼哭视频,以及老师不断重复的“无需求”“不干预”指导。
 
前天,事情不断发酵,群里关于“芝士小馄饨”是否有错的争执也趋于白热化。最后,群被解散了。
我感到后怕,感到庆幸,为那位失去孩子的妈妈痛心。我能够理解她,希望她不要受到过度的职责,但也希望新手妈妈们能够擦亮眼睛,选择科学的方法、科学的机构。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全球化:进或退





▼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周刊书店
,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曾经让我们一同期盼的“明天”,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