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火不是那么容易

勿忘“N号房”:反抗性剥削,你不是一个人

人们希望观念或者产品能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流行病学家说,这不太可能,网上的内容不会像病毒那样传得那么广、那么久。

主笔|薛巍
病毒会传染,当我们说一些行为也会传染时,也许只是在类比。
比如打呵欠也许会传染,但抽烟甚至发胖、暴力行为、离婚、孤独、快乐的传染性我们就不太信,我们都认为自己是有自由意志的,有自己的喜好,不会那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亚当·库哈尔斯基在《传染的法则》一书中说,实验发现,打呵欠能否传染取决于关系的亲密度,在陌生人面前打呵欠,传染的概率低于10%,在家人跟前打呵欠,传染的概率大约有50%。库哈尔斯基尝试用流行病学的一些概念和模型分析了观念、网上热点信息(Meme)的传播。传染病的一个基本概念叫R值,就是一个病例可能在通常易感染、无免疫力人群中产生的新病例数。如果R值大于1,疾病就会传播开来,就是说一个感染者会把疾病传播给一个人以上。人们估计新冠肺炎的R值约为2.2。

亚当·库哈尔斯基

数学家发现,如果一种传染病的基本传染数是R,它会引发1÷(1-R)个传播,假如R是0.8,它会引发5例传播。还可以根据爆发的规模倒推出基本传染数,2013年中国出现130例H7N9禽流感,每一例平均引发1.04例,它的R值是0.04。在推广活动中,2003年一个禁枪组织发邮件,鼓励人们转发给朋友,平均每一个邮件有2.4人看到,R值大约是0.58,为卡特里娜飓风赈灾募捐的邮件,R值是0.77。有一个洗涤用品营销的邮件,R值只有0.04。

病毒的基本传染数会因为变异而提高,网上的内容也一样。但网上最火爆的内容基本传染数也只有2左右,跟传染病相比很弱。市场营销要想火就更难了,即使最有天赋的创意人才的想法,其基本传染数也不到1。
要想提高传播广度,只能一开始就把消息发给更多人,让更多人“感染”到。比如可以发给1000人,如果信息的R值是0.8,就能传给4000人。如果说网上内容的R值都很低,就不应该期待它们会像大流感或SARS一样蔓延开来。大部分网上热点的传播都不会呈指数级增长。研究人员也无法预测哪些帖子会火,很大程度上都是随机的,只有在观察了发布初期的传播情况之后才能预测之后会如何。畅销书也是如此,大部分畅销书在上市10周内日销量达到顶点,然后就陡然下降,一年之后的销量只占总销量的5%。像冰桶挑战、“不化妆自拍”那样的热点,一两周后就会出现疲软,爆发达到顶点,之后开始减弱。视频是比较顽强的媒介形式,社交媒体新闻的寿命大约只有两天。

现在广告客户都喜欢找一些粉丝多但又不是明星的博主发广告,专家对这种做法的效果表示怀疑。
如果普通人也能引起社会热潮的话,那么在做推广的时候,只要瞄准几个人脉特别广的人,就可以以更低的成本把观念传得更远。不需要依赖明星,也能推广产品,自下而上地引发人们的热情。人们以为存在着一些有影响力的人,这一想法是受了心理学家斯坦利·米尔格拉姆的实验的启发。1967年,米尔格拉姆给300个人布置了一项任务,让他们把一个消息送给波士顿附近的一个股票经纪人。最后,有64人完成了任务。其中四分之一都是通过当地一个服装商人完成的。

如果一个无关痛痒的商人对信息的传递如此重要,应该存在类似有影响力的人。但这种推论不成立。2003年,哥伦比亚大学的邓肯·瓦茨做了一个实验,让参与者给18个人发邮件,邮件的送达经过各种不同的人而不是同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瓦茨还发现,名人在网上发的内容也不一定会火。一种观点要想传播开来,需要的是既容易受影响又有影响力的人。这种人少之又少。有影响力的人往往不容易受影响,容易受影响的人往往又没有影响力。

信息、观点很难传播开来还跟我们的互动结构有关。金融网络是异配网络——大的银行跟许多小银行相连,人类的社交网络往往相反,有影响的人往往只跟其他有影响的人形成网络。这意味着,如果只瞄准几个有影响的个人,不会传播到网络的大部分区域。更有效的办法是在网络内引发多次爆发。

2011年,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者研究了《纽约时报》转发给别人看的文章。他们收集了三个月间近7000篇文章,记录了每篇文章的特征,以及是否是被转发次数最多的。分析表明,更有可能被转发的是能引发强烈情绪反应的文章,无论是赞叹还是愤怒。引发悲伤等情绪的文章不太会被转发。但情绪只能解释7%的火爆内容。让人感到惊讶或者比较实用也会影响文章的转发量。其他因素还包括文章的发布时间、在网站上的位置、作者是谁。有研究者发现,视频网站“油管”的算法认为吸引人的是越来越极端的内容。这意味着新的内容要越来越戏剧化、能引起人们的共鸣、越来越让人惊讶。在生物界也是如此。许多物种去适应只是为了跟上竞争者的步伐。在人类想出抗生素治疗细菌感染之后,一些细菌就演化出了抗药性。我们就去使用更强力的抗生素。这又逼迫细菌去演化。治疗措施只能变得越来越极端。


细菌即使发生了变异,也不一定会在人类身上传播开来。类似地,网上出现了新的内容,也不一定会流行开来。
火爆的内容有何共同之处呢?2016年,瓦茨跟斯坦福大学的合作者一起,追踪了6亿多份内容,发现一些链接被多位用户转发,有的火爆之后消逝,有的根本没有传开。传染病有两种形式的爆发,一是共同起源爆发,所有人都是从同一个源头感染的,如食物中毒。另一种是不断地人传人。网上热点也有两种,有时是一传多,营销上称之为散布事件,另一种是用户传播给其他用户。斯坦福的研究者发现,对最火爆的内容来说,散布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大约千分之一的帖子被转发了100次以上,传播占比很小。大部分内容都火不起来,即使火也火不了太久。

为什么不是所有观点都会传播开来?一个原因是竞争太激烈,观点、新闻、产品都在争夺我们的注意力。在生理上也是如此。各种病毒都在争相感染人类。没有哪一种取得绝对优势。
人类形成各种不同的圈子,某些病毒可以停留在某个人群里。每一种都找到自己的地盘,就不需要不停竞争了。网上也是人以群分。



作者档案

贝小戎

本刊主笔,写思想栏目时署名薛巍,哲学硕士,假装读过的倡导者和践行者。(左边是我,右边是辛军)


30分钟前


三联生活周刊

个人微博:@贝小戎

个人微信公众号:
贝书单(ID:bookpage)

非虚构类好书大搜索,日常更新

你,“存在主义危机”了吗?

⬆️扫描二维码,关注「贝书单」





    大家都在看     



B站云赏樱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图片,一键下单

重新看待亲密关系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在传统与现代间徘徊的老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