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摆地摊?先看看这五本书

房地产税会不会不征收了?



我读书的时候,大学后门的枣阳路是美食一条街,除了餐馆、音像店、杂货店、书店,到了晚上还会有很多小摊摆出来,熙来攘往,学生晚上饿了能填饱肚子,摊主也能展现自己的手艺、讨一份生活。我还在路边的小摊上买到过《霍乱时期的爱情》和《伪币制造者》等绝版书。后来听说,这条街出于某种原因沉寂了。

其实各种学术著作早已指出,城市中自发产生的地摊能满足各方需求,是城市活力的象征,不能因为安全、美观等追求而一关了之。

图|摄图网

 


1
《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

简·雅各布斯 著




雅各布斯的这本书是城市研究中的绝对经典了,她在开头写道:“人行道除了承载行人走路外,还有其他很多用途。街道及其人行道,是一个城市最重要的器官。当你想到一个城市时,你脑中出现的是什么?是街道。如果一个城市的街道看上去很有意思,那这个城市也会显得很有意思;如果一个城市的街道看上去很单调乏味,那么这个城市也会非常乏味单调。”
 
她指出,城市公共区域的安宁,人行道和街道的安宁,不是主要由警察来维持的,它主要是由一个互相关联的,非正式的网络来维持的,它由人们自行产生。一个连正常的、一般的文明秩序都无法自行维护的地方,警察再多也不管用。城市街道和企业以及商业越能广泛地满足合法的兴趣,对街道和城市的安全和文明就越有益。
 
她把城市的秩序比作一种复杂的芭蕾,“夜幕降临时,芭蕾继续在灯光下进行,时有高潮,主要集中在灯光耀眼的人行道边的比萨摊、酒吧、熟食店、饭店和杂货店。”
 


2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著
 

邓奈尔是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1999年出版《人行道王国》一书。他从1992年开始,对纽约第六大道的人行道生活做了7年的田野考查。他认为允许底层人士在路边经营是一件好事,解决一些人的生计,能让城市变得更安全。“如果一座城市的人行道无法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任何成功机遇,那么他们也许会自暴自弃。然而如果一座城市允许拾荒、摆摊和乞讨,那么这些人更有可能找到机会去控制自己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并在这一过程中自食其力。摆摊成为一个人设计新目标并在有限的方面控制自己人生的一种方式。许多证据证明,人行道生活中存在使人康复的力量,帮人维系自尊。”
 
他观察到,卖旧杂志的摊贩不会靠降价来争夺顾客,他们认为这会导致恶性竞争。一位顾客举起一本当期的《巴黎时尚》问罗恩:“多少钱?”他说4美元。顾客:“4美元?”罗恩回答:“给我3美元吧。”她给了钱,带着杂志走了。尽管罗恩接受了顾客的还价,但在要价3美元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在说,“我接受还价,但是我在控制局面。”在交易中,他坚持维系顾客对他的尊重,也要维系自尊。
 
在城市拾荒、摆摊等于进入非正式经济领域。大约三分之一的人说,他们最终流落街头,是因为他们无法在制造业或新兴计算机科技产业中找到工作,此外还有毒品和酒精成瘾问题。
 
纽约市的管理条例规定,街头摊贩占据的路边空间不能超过8英尺×3英尺,大部分桌子都是这个尺寸,一般摊贩不能摆一张以上的桌子。他们可以雇一个人帮忙照看第二和第三张桌子。看摊的工作让一些人在白天有地方可坐,并且有事情忙。
 
邓奈尔在结论部分提出,不能为了市容而限制路边摊:“我们的福祉将因为允许更多的人参与非正式的经营活动而得到改善。秩序不能被视为目的本身,相反,秩序是社会管理的一个副产品,它基于的是对不稳定的复杂城市生活的理解。商业协会在人行道上摆放花盆、树、自行车架,使摊贩无法在原地工作。我们应该建立新的标准,人们不能在人类谋生的地方轻易地种植植物。与其用摆放植物和架子来组织摊贩,不如建立简单的永久性售货台,并配置长凳,让小贩们可以存放商品。一个社会正确的应对方法不是把自己创造出来的被遗弃者驱逐出公共空间,一个存在贫困问题的城市要让边缘人有自主经营的机会。”


3

《城市的故事》

约翰·里德 著
 

作者写到,往城里送食品,新鲜的,日复一日,需要调动的人力和设备的规模,相当于军事行动。伦敦在1800年人口超过80万,到1850年数量翻番。按照碳水化合物来计算,这样规模的城市,每天至少需要40亿卡路里。假设都是以面包的形式消费掉的话,每天需要700万个一公斤的大面包。
 
除了碳水化合物,人们还需要蛋白质、新鲜水果和蔬菜,还得加上啤酒、威士忌和葡萄酒。“保障城市供应是一件极其巨大的事业,但是没有人在中央操控或预先计划,它是有机地发生发展,以城市自身的经济动力来推动,由供需机制来调节,凭企业家追逐利润的本能来驱策。”
 
城市需要农村为它输送新鲜血液和物资,“柏拉图强调了多样性能使城市繁荣。达尔文同样注意到,一块地上播种多种植物,比播种单一种类的植物产量更高。城市的繁荣依赖多样性,城市是一个含有互相支持的活动和交流的复合体。”
4

《城中城:社会学家的街头发现》

素德·文卡特斯 著



作者文卡特斯是芝加哥大学社会学系的博士,序言中说他所讲述的故事远比小说更离奇,更有力,也更为震撼人心和有趣。在这部著作中,他为一种街区描绘了一幅独特的画像。他身体力行地在此街区中生活了将近十年,描述了毒贩、租户领袖、妓女、父母、非法商贩、警察以及文卡特斯本人是如何在简陋的物质条件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节衣缩食,努力创造着他们自己的美好生活。
 
他采访的非法商贩有:糖果小贩、皮条客和性工作者、裁缝、通灵者和洗车仔。伯德在他的面包车里出售牌照、社保证件和小器具;德瑞塔帮人报税;凯蒂是街区里唯一的女木匠;普林斯可以为你的公寓偷来天然气和电。
 
他发现,绝大多数的非法商贩都愿意被严肃地当作商人——此外,他们还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是否比竞争者赚得更多。
 


5

《追寻欧洲小贩的历史旅程》

罗伦丝·封丹 著


法国历史学家罗伦丝·封丹说,欧洲小贩不只是社会边缘人,更是欧洲文化的传播者、近代欧洲经济的催生者。
 
在法国,小贩起初是指在镇上穿梭、兜售图画与贩卖未装订印刷品的人,之后经过语言的演变,小贩成为那些为人熟知、巡回乡间的商人。原始意义的小贩从事的是受到认可的商业活动,之后衍生的小贩却成了“流浪乞食者”(tramp)或“骗子”(trickster)的别名。
 
到十九世纪末为止,文学一直将小贩描绘成骗徒或诈欺者,既是商人又是窃贼。“小贩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他贩卖日常用品,也贩卖梦想。他来自远方,拥有一些神秘知识,他聪明的骗术足以掩盖自身的恶行。”
 
在英格兰,“贩夫”(chapman或cheapman)原本是买卖商品者的总称,他们从批发商大笔买进货物,然后以较高的价格零星小额卖出。
 




作者档案




贝小戎

本刊主笔,写思想栏目时署名薛巍,哲学硕士,假装读过的倡导者和践行者。

26分钟前


三联生活周刊

推广 | 中信银行物流宝强势来袭,解决物流行业后顾之忧

个人微博:@贝小戎

个人微信公众号:贝书单(ID:bookpage)


⬆️扫描二维码,关注「贝书单」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新刊出炉!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寻找一间好咖啡馆」



▼ 点击阅读原文,参与《三联青少刊》众筹。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夏天到了,树荫下的大爷大妈们集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