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酸咸甜,酱藏果实的记忆

今天,我们为什么非得去火星?


风吹落了枯叶/枯叶滋养了土壤

土壤孕育果实/缓慢、坚定地生长

——《人生果实》


终于可以外出的日子,越发渴望自然果实的滋味。枝头初摘的蜜桃、藤蔓间熟透的西红柿、泛着清香的青梅,一口咬下,果肉透着盈盈的光,满载夏日美好。本以为饱满鲜亮的果实已是夏日之光,直到爱上日剧里的各色果酱——原来它们是被封存的小美好。

讲述自然生活的日影《人生果实》里,英子奶奶会在樱桃季念叨“今年的樱桃很棒,很甜,适合加红酒醋做樱桃酱”。《小森林》里,女主人公市子望着落下的胡秃子树果子,轻叹“掉落一地的果实,只能慢慢腐烂,拼命长大结果,到头来却付之东流”后,把它们——做成果酱。胡秃子树的果子成熟后依然泛着酸涩,加上白砂糖一起慢熬,把果子积攒一冬的酸涩汁液都烘干,这才变得可口。红彤彤的果酱,抹面包、冲冰水,酸甜滋味里包裹的是自然果实的清爽。

《小森林·夏秋篇》

糖/盐是天然的“防腐剂”,果酱因此可久存

日剧中的小小果酱,为舌尖捕味打开了全新的美食灵感,而后的一趟广东之行,胃口的馋虫儿被一瓶青梅酱勾起了新的想象。


因私事去到广东,正值南风天。下车,沿着湿润的柏油路向前,一直到郊区才算暂时歇下。疲惫混杂着汗津津的粘腻,无精打采之际朋友拿来了一罐青梅酱,挖一大勺放进气泡水里,用勺子“乒乒乓乓”的搅拌几下,递给了我。杯子外凝结着小水珠的果酱汽泡水,咕嘟咕嘟的冒着泡,透着诱人的清凉,喝下一大口,酸甜交织中混杂淡淡咸味,把人从闷热里一下子拉了出来,似在心尖刮起一阵清风。

好奇之下,开始追问。原来这罐青梅酱是老友家乡汕尾的特产,从选梅子到煮酱都大有讲究。


梅子,首选汕尾陆河县的粉梅。这里长成的果实酸度高、不招蚊虫近身,用未打过农药的青梅果子做酱,余下的残果畸果则会被做成酵素肥料,不必担心浪费自然的恩赐。

做果酱时,清洗去蒂必不可少,而后用海盐分阶段多次腌制,数月后漂水去盐、晒干去水,此时的青梅果干涩味减半,只余清冽清甜。接下来才是重头戏——熬酱。把青梅果肉挤出,在荔枝木柴火上历经足足10小时熬煮,伴随不间断地搅拌磨出果浆,最后停火冷却,装封罐中。

15斤青梅仅得1斤青梅酱

梅子、轻盐、白糖,如此简单普通的食材,在一罐小小果酱中化为纯粹的味蕾治愈剂,唤醒了炎夏的瞌睡。


直播预告|不要等公共生活消失,才惊觉平凡的价值

一方风土孕育一方滋味,尝过南粤青梅酱的滋味,嘴边的馋虫儿还记挂的是闽南的黄金百香果。置身沉闷的伏天,窝在空调房挖一勺浓郁丰厚的百香果酱,最挑剔的“吃货”也会被这滋味吸引。

一瓶恰好留存了季节风味的百香果酱,“灵魂”所在当然是果实本果。来自福建云霄的黄金百香果,长自天清气朗的山间,生态环境中的负氧离子高达800个/立方厘米,果实无农药种植,自得天然好滋味。

 福建云霄·黄金百香果


不起眼的玻璃小罐,装载着如蜜般浓稠的百香果酱,在阳光下泛着金黄透亮的光泽。取一勺果酱在水里化开,淡淡清甜窜入鼻尖,入嘴初品,可尝到老冰糖的滋味,果香则暗藏在回甘中。

那些边加班边拿着面包片充饥的时刻,化腐朽为神奇的宝物是面包上涂抹的厚厚的百香果酱。扎实的咬上一大口,咀嚼间百香果籽咔咔作响,酸甜滋味在舌尖翻涌,原本疲劳一天的身体也恢复了一份活力。



“任何食材都有其他食材不可替代的原味,因为那都是天地创造的自然的力量使然的”,日本美食家北大路鲁山人如此总结天然饮食的魅力。由季节果酱开启的美食新趣味,连带着让夏天都变得更可爱起来。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青梅酱&百香果酱

汕尾粉梅 手工炼制 十小时慢熬 云霄黄金百香果


/点击图片下单·两种口味可分别挑选/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生活

更多风物&新茶&美器尽在三联生活市集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高考出分之后,人生就没标准答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