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州长出现在直播间,恩施蜂农终于开工了

贾跃亭还在蒙眼造车,乐视却已远去


///

直播进行到晚上9点左右,手机镜头前的李岩拿出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这已经是当天直播的第4个小时,他几乎没有停止过说话,也没来得及吃饭。手边具有润喉功效的“藤茶”,已经续到了第5杯。

场边的工作人员也跟着捏了把汗。作为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副州长,平时李岩哪怕遇上重要的会议,也很少达到这样的时长。这一次,直播中的李州长就像一个遇到大客户的推销员,生怕漏掉产品的任何一个细节。

有时,身旁的搭档不得不打断他,“我们该推荐下一款产品了。”

李岩的面前,十几种商品摆放得满满当当。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产品就是恩施州的支柱,甚至是希望。毕竟直到去年,这个位于鄂、湘、渝三省市交界处的自治州,下辖的8个县市还全部属于贫困县。他清楚,不管是脱贫,还是谋求更长远的经济发展,产业都是重中之重。

此前的一段日子里,这位分管扶贫和农村农业工作的副州长,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压力——疫情期间,正值茶叶的采茶期,蜜蜂的春繁、分箱期,一些好不容易成长起来企业,都面临着产量下降、订单减少的困境。

如今,他终于等来了“解封”。面对灾后略显虚弱的产业,他需要找到一剂强心针。这时,他把目光集中到了当下时髦的“直播带货”上

“我感觉时间太短了,很多产品都来不及推介。”直播中,李岩抿了口“藤茶”说,嗓子已经有些沙哑。

恩施需要复苏,湖北需要复苏,这是他坐在直播间的理由。正如他身后背景板上印着的几个大字那样:湖北重启,抖来助力。

恩施州副州长李岩(左一)在直播间

参加两次彩排,还是紧张


日常工作中,李岩早就习惯了面对镜头和公众。这一次,他却在直播间的手机前紧张起来。

“各位宝宝们大家好,我是李岩。”李州长腰板笔直,双手合握在桌子上,一字一顿地讲出了自己的开场白。

他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夹克衫,拉链恰到好处地拉到第二个衬衣扣子的位置。一副银边无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头发经过简单打理,显得一丝不苟。这种时常出现在电视新闻频道上的官员形象,在潮人聚集的抖音里,反而成为一种吸引人的特质。

“这个州长真是又帅又专业。”或许是李岩额头上的一缕白发有些显眼,快速刷屏的评论里,有网友评论道。

接着,李岩就熟稔地介绍起了手边的产品。含硒茶叶可以补充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中华蜂蜂蜜和市面上常见的意大利蜂蜂蜜有什么不同……每一样产品,他都能讲出相关的知识和典故——相比主播或者明星,他认为官员直播带货的优势正在于此。

“我们更了解企业和产品,包括产品背景、当地情况,都会比网红们更清楚。”李岩语气笃定,“同时我们代表的是政府,绝不可能对公众说假话,可信度也会更高些。”

直播中,他会时不时看一眼直播间的大屏幕。“州长声音好有磁性”“讲得真专业”,每一秒钟,都有几条肯定的评论快速闪过。

这些话让他逐渐轻松下来。身旁的搭档在介绍一款茶叶时,他会忍不住咽口水,“我都忍不住了,必须喝一口。”到了最关键的上链接环节,他会适时补充:“今天带货,保证都是全网最低价。”

有网友看完整场直播后,评价说:“李州长的直播既让人觉得舒服,又长了不少知识,赚了赚了。”

事实上,为了这场直播,李岩做了不少功课。

他说自己用了两到三天的时间去做准备。这期间,除了熟悉产品,他把更多时间花在了研究如何适应抖音直播的风格,学习其他主播的带货技巧。

“这(直播带货)也是蛮大的一个挑战,平时我们在机关里,语言风格和话语体系跟直播里很不一样,所以还是要去做一些准备。”他笑了笑说,“要是很严肃地去给人家做报告,那谁来听呢?”

那几天,他手机里抖音App的打开率达到波峰。他甚至参加了两次彩排,提前演练直播出镜。

在此之前,他曾经在直播中出过两次镜,但都只有十几分钟的时间,“露露脸,走个过场”。

“如果按领导传统的方式,就最后出一下镜,恐怕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李岩说,这是自己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直播带货。10天之后,他即将迎来第二场。

直播结束后,朋友们给李岩发来了很多截图。这时他才看到,美颜后的自己,嘴唇像是涂上了橘色唇膏,皮肤也变得白皙光滑。有时,他也会被猝不及防地“戴”上一副炫酷的墨镜,或者一个粉色的头纱。

“刚开始看到这些,我心里还是有些反差的。”李岩觉得这种新形象完全颠覆了自己平时里沉稳、庄重的样子,“但后来觉得也挺搞笑,直播就是要轻松点,要有娱乐效果,干什么就要吆喝什么。”

他鼓励州里各县市的官员们去主动适应这种风格。这不是在迎合什么人,我们是服务型政府,只要有利于社会、有利于群众的,都值得我们去尝试。

“我是觉得网友特别的可爱,其实他们对我们也是非常的宽容。”

前三个月订单下降80%


直播进行到第70分钟左右,李岩从面前的产品里拿出一份蜂蜜样品,开始不紧不慢地介绍。

站在直播间一角的彭娇娇却变得紧张起来,她感觉周围突然只剩下州长的声音。作为生产这款蜂蜜产品的公司副总经理,她清楚,这时州长说出的每一个字,对他们企业都无比重要。

在恩施的产业图谱里,蜂产业是恩施生态旅游产业链上的一环。彭娇娇所在公司的产品,很大一部分都是在各个景点销售。但今年疫情爆发后,恩施的生态旅游业受到了严重影响。

 

恩施大峡谷曾是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

“去年到恩施的游客量达到7100万人次,今年一季度相比去年同期,可能连百分之二十都达不到。”李岩的估计并不乐观。

除了景点销售锐减外,各地的订单量也在下降,“今年前3个月的销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0%”。更让人担忧的是,每年春季是蜜蜂繁育,产生新蜂群的时节,但因为疫情期间交通管制,很多蜂农无法转场,蜂蜜产量就会受到影响。

大学毕业后,和很多大学生一样,彭娇娇选择留在大城市打拼。5年后,她越发感觉,想在这座城市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很难。再加上自己的“家乡情结”,在一个辗转难眠的深夜,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回乡创业。

在家乡一番考察后,他们把目光瞄准了恩施最大的财富——生态。她和几个80后、90后的年轻人一拍即合,共同创办了这家土蜂蜜(中华蜂蜂蜜)企业。

没人不馋这一口

恩施本土蜂蜜

今年本该是公司蜕变,进入爆发增长期的一年。年前公司刚搬进新厂房,增加了生产线,下一步便是招工,扩大生产。公司还筹建了“中华蜂养殖示范园”,把蜂产业和旅游融合起来,完善了公司的产业链,就等春暖花开时开园。

如今,这些只剩临门一脚的计划,都只能躺在公司待办事项里。

彭娇娇在公司负责市场和销售,她坦诚,这是公司创立6年来,最艰难的时刻。

李岩对蜂蜜的介绍已经接近尾声,他指了指左下方,“购物车里有链接哈”。

10秒钟后,彭娇娇的手机开始疯狂振动。“你有,你有,你有一份新订单”的提示音叠加在一起,就像加速版的鬼畜。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有些无所适从。这是她从来没体会过的销售速度,之前公司也搭建了电商平台,但都是些传统渠道,销量曲线总是波澜不惊,就像一条水平的直线。

这一天,公司通过直播卖了5000多瓶蜂蜜,相当于平时一两个月的销量。原本无事可做的员工,现在需要全部上岗,处理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一单交易。

“这很大程度上弥补了疫情期间订单减少带来的损失,现金流的压力缓解了不少。”彭娇娇笑着说。

更重要的是,公司以前都是到处找销路。这场直播之后,彭娇娇忽然接到了很多全国各地的电话,谈采购、下订单,或者询问成为分销商的可能。

“以前可能很多人连恩施在哪都不知道,我们东西再好,销不出去也是白搭。”她说。

现在她明白了直播带货的力量,它带来的效益不仅仅是达到波峰的销量,还有让公司长期感到力不从心的品牌传播和市场开拓。

从某种程度上看,彭娇娇和她的公司是幸运的。他们尝试的第一场直播就由副州长帮忙带货,并且显而易见地成功了。这让他们坚定了信心:公司的战略里,“全员主播”被列在了重要位置,每位员工都要学会直播带货的技巧。

看着蜜蜂饿死


很难说,这场直播与鹤峰县庙湾村的村民万立华有什么直接联系。在武陵山深处的村子里,他把更多精力放在了自己的蜜蜂上,没有太多时间关注副州长的直播带货。

他不知道,自家生产的蜂蜜,被彭娇娇所在的企业装进精美的瓶子里,此刻正被李岩拿在手中,在直播中向网友推荐。而彭娇娇公司卖出的5000多瓶蜂蜜里,也有万立华提供的一部分。

事实上,在这场直播前,万立华和彭娇娇一样,也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焦虑。对他这样的普通蜂农来说,哪怕只是一季的滞销,损失也难以承受。

隆冬时节,花朵凋谢,蜜蜂只能窝在蜂箱里,靠蜂农提供的饲料过冬。但今年赶上疫情,庙湾村封闭了各个出村路口,万立华没有储备充足的饲料,只能眼看着自己的3箱蜜蜂饿死。

田间的蜂箱 / 来源图虫

他期待着春天时来收购蜂蜜的小货车,今年却迟迟没有出现在村口。这场直播前,蜂蜜终于找到了销路,它们先被彭娇娇所在的公司回购,再加工封装,然后等待着直播间里山呼海啸般而来订单。

直播间里,分管州里扶贫工作的李岩,着重提及了手中蜂蜜的商品名:知恩蜜报。

彭娇娇所在企业一共与5000多户蜂农合作,其中3000多户都是贫困户。公司创立之初,几个年轻人决定为每个愿意养蜂的农户免费提供10群蜂,并且提供技术指导。签订合同后,到了丰收期,公司可以优先回购蜂蜜。

万立华就是这5000户合作蜂农之一。4年前,他还个大货司机,以车为家,终日奔波在很多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公路上。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遇到过多少次险情,但对犯困时不断抽自己耳光的经历记忆犹新。

后来他厌倦了这种生活,想要回家安定下来,可在庙湾村寻找一份能支撑家庭的生计并不简单。他尝试养过一阵“土蜜蜂”,一共8群。他本以为自己可以“自学成才”,不到两月,再没有一只蜜蜂飞回他那些自制的简易蜂箱。

彭娇娇的公司到庙湾村推广时,他成为村民里最积极的一个。第一年,10群蜂就为他带来了接近两万元的收入。现在,他已经把蜂群规模扩大到30箱,更重要的,他对自己的生活状态十分满意。

“养蜂比开车轻松多了,30箱蜂,一个人就能照顾过来。”万立华语调轻快。“收入也比开车稳定,离家近,凡事都能照应过来。”

他喜欢开着自家的农用三轮车给蜜蜂转场,那是条向上盘旋的山路,山顶上长满各种中药材,空气里都带着甜味。

蜜蜂蜂巢 / 来源图虫

李岩与抖音达人“姜十七”连麦时,对方喝了一口刚刚泡下的蜂蜜水,惊奇地发现这款蜂蜜带着一股淡淡的中药味道。

看到“姜十七”的反应,李岩笑了笑。他说恩施遍地好物,只是太少人知道。

两年前,他从农村农业部来到恩施挂职锻炼,之后就不断被当地的农产品“洗脑”。

“恩施的茶叶,恩施的蜂蜜是真的好。”每次回到北京,见到身边朋友,李岩都会忍不住给他们科普,然后不知不觉把老友聚会变成一场产品推介会。

这两年,李岩忙于工作。这次他出镜的近4个小时里,他的妻子也全程在线观看,这成了他和妻子最长的一次“交流”。

于公于私,这场直播都让他感到满意。直播结束后,李岩召集电视台、农业局、文旅局和宣传部,开了场总结会。这场直播一共吸引了300多万人关注,卖了几百万的货。

“更重要的,是让很多人认识了恩施。”李岩说。“春天到了,欢迎大家来恩施种草。”

不仅是李岩,湖北各个城市的市长们都开启了直播带货,为经济复苏做着努力。据公开资料,湖北省一季度GDP增速同比下降39.2%,创全国最大降幅,截至5月11日,湖北省已开工“四上”企业44262家,复工率98.5%,复产复工已进入新阶段,一个个直播间也正在照亮湖北复苏之路。



(图文来自抖音、恩施)

设计排版:赵星宇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我在城里收了20年废品,现在想回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