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我是一枚小空乘

我们翻遍了100年心理学史,把你想看的都挑出来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被看见,但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光。《我们这些小人物》主题征稿正在进行中,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来稿请投:

zhuangao@lifeweek.com.cn

 

据民航资源网的最新统计数据,截止2019年底,共有108955名乘务员任职于我国各航空公司,三大航均有超过15000人的空乘队伍,我便是中国十万空乘中的一枚。
在三十年前,空姐是很“高高在上”的职业,原因有三:其一是大家对这个行业缺乏认知,其二是通常所说的工资高,其三就是工作环境“高”了。但是三十年后的今天,三高只剩最后一条了,每年的新乘开班的数量可能是从前的十倍,但现在的收入和十年前相差无几。
《中国机长》剧照
我同万千小女孩一样,上了九年义务制教育,又因为资质平凡考进了普通的大学,却时常期待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生。毕业时,凭着努力和运气,我成为了一枚小空乘,当时我心中既有欣喜,也有对未知生活的期待。偶尔也会羡慕“别人的好工作”:高知白领,CBD上班……可能是年少无知,总是觉得别人的都是好的。
凭借着语言优势,我留在了一线城市的基地,这和我心中所想不太一样,我以前只想留在家乡,留在父母的身边,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这么远的地方。
记得最开始住在公司的宿舍里,和室友两人几乎一星期都碰不到面。经常是你在休息,我在飞;你飞早班,我飞晚班。两个人交流方式居然是爷爷奶奶那辈才会用的留言便签,现在回看那些便签纸,还是觉得可爱:里面有给对方留的某地知名小吃、有对当天航班的美好祝愿、有对彼此的小牵挂。
宿舍门口贴的永远是飞行箱里必带物品的准备清单,多达十几样。大家可能好奇空乘拉的小箱子里究竟装了什么,其实都是我们的宝贝:有在遇到各种紧急情况时使用的指导指南,还有飞机上要用的围裙、广播词等等,用箱子来装,既美观又实用。
先来说说我们的早班,通常七、八点起飞的航班,我们大概三四点左右就要起床准备。梳洗、坐车、签到、酒精测试、领资料、航前准备会……从第一天开始飞行,这便是每一个乘务员上岗的不变流程。
无论什么情况,绝不允许迟到,如果迟到,就意味着今天失去飞这个航班的资格,会有其他同事临时替补上飞机。
从运行的角度来讲,迟到漏飞算是比较严重的错误了。
回想这几年飞过的早班,也不知道是凭借怎样的支撑,自己三四点就睁开眼睛,打扮得精致得体,拉着箱子上飞机,对每一位旅客展开和气的笑容。是职业操守吗?或许并没有这么伟大,只是想对长大的自己负责任吧。
刚开始飞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经常会被自己感动。原因既有刚才提到过的“起早”,当然也有无数个“贪黑”。凌晨两三点的街道安静又明亮,路灯、霓虹灯,不知道是谁家的灯牌这么亮,晃醒了班车上半梦半醒的自己,然后眯着眼睛望着快到的宿舍。
哦,原来是那家烧烤摊的大灯,一桌一桌,人多的仿佛是晚上正餐的时间一样。总是抱怨怎么又延误到这个时间才回家的我,突然没了想法,原来这个城市里醒着的人还这么多啊!许是白天工作不顺心,夜里想喝几杯忘却自己;许是老友好久不聚,舍不得散场;又许是开摊子的中年夫妻没有足够的成本盘下一间店铺,只能在深夜的街边忙忙碌碌……
我们几个小姑娘下了班车,慢悠悠拖着箱子,即使穿高跟鞋的脚很痛,也想去吃那一口烤串,咽下第一口,仿佛一天的疲惫都烟消云散,大家七嘴八舌地谈论今天航班上的趣闻,时常想起来,感慨幸福怎么来的这么容易。
开始飞行不久,我便磕磕碰碰地飞向以前从不敢想象抵达的地标:墨尔本、悉尼、伦敦、阿姆斯特丹……但也正是从国际航线开始,我真正意识到这份工作的辛苦和与众不同。落地之后,看着大家疲惫的模样,我们经常开玩笑说,真厉害,又走过来了。
是的,不管是八九个小时还是十几个小时,我们在飞机上是很少能有停歇的时候。
休息的那两个小时,心里惦记的事儿可多了,不知道刚才那个拉住我手的阿姨入境卡填好了没,不知道刚才第一餐没有选择的旅客会不会不高兴,不知道紧急出口的金卡先生会不会觉得旁边的小朋友太吵……躺下的两个小时,梦里都是我最亲爱的旅客。
到了酒店,把脚倒立在墙上,总是想如果我口袋里放着手机,今天的微信运动我肯定第一名。

许多人或许会觉得,你们空姐可以全世界飞,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真是太爽了。天真的我也曾这样想,是不是全世界的风景名胜都在等着我打卡,可真正的情况是,公司安排你飞哪里就是哪里,并且每个航空公司有固有国际航线,不是任何一个心中向往的城市都可以飞到。
每个月可以飞两三个远程国际航班,航线不固定,但其实也多数逃不过那几个频次较高的航线。所以经常你飞过的地方,你总在飞;我没飞过的地方,一次都排不到。
当然,随着飞行年限的增长,自己公司的航线总是可以飞全的,每一个第一次都让人激动无比。
但是由于工作要求,我们都有极强的时间观念,真正在当地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富裕,因为要兼顾到游览和休息。而时差又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可以让你在北京时间下午两三点困得要命,也可以让你在凌晨异常清醒。所以每到一个城市,可能要飞上个五六次才能看完那些著名打卡点。
最有意思的就是飞国内航班了,大家飞得久了,聊天的时候都是满满的经验总结。飞XX一定要记得多冲几壶咖啡,飞XX一定要记得发辣椒酱
……
听着全国各地的方言,调皮的时候也跟着学上那么一两句,跟着自来熟的伯伯阿姨攀谈,总觉得这是一个多么接地气的工作啊。

我们经常帮着独自出行又行动不便的老人家拿行李,帮着一个人带小孩的妈妈搬婴儿车,有的时候妈妈要上厕所,小小的娃娃在自己怀里软软地挣扎,经常不知如何是好。
打心眼里喜欢的就是一个人坐飞机的小朋友,竟是这么听话懂事。怪不得孩子小小年纪,父母放心他们一个人坐飞机,不吵不闹,礼貌地接过餐盒乖乖吃饭,安安静静拿出课本来读。
我时常感慨,这人间百态真是有时让人欢喜有时让人忧。
在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下,各行各业都在焦灼,民航业应该算是其中最焦灼的一个。新闻上说,全球航空业恢复到2019年的水平需要三年,公司也天天开会,每天光是这满停机坪的飞机,都是以亿为单位的真金白银的流失,所以民航业的每一个小工种日子都变得不那么好过了。地面保障、货运、调度、运行指挥、乘务等等,大家可能不是很清楚,其实保障一架飞机的起落要多达十几个部门的联合配合。
《冲上云霄》剧照

听起来很夸张,但当我渐渐走进这个行业,了解到更多的细节,经常会为一架载客飞机的起飞而感到深深的震撼和感动。不需要太多,每天只要平安起飞,准时落地,对于民航人来讲就足以感到骄傲了,所以即使现在很艰辛,但我依然深爱这片祖国的蓝天。


长期征稿


我们这些小人物


也许在历史长河和浩瀚宇宙中,我们只不过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但在有限的生命里,每个人都在努力活出自己的精彩。

你是否也有一段难忘的职场故事,或是漂泊在外的艰辛历程?《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条版面现面向所有读者征稿。欢迎来稿,与我们一起记录这个时代的小人物。

征稿主题:我们这些小人物


原创要求:必须是未在任何公众平台(包括个人公众号)发布过的原创稿件。


字数要求:2000字~3000字之间


其他要求:地域不限、题材不限,但需保证是个人真实经历。


来稿格式:小人物标题


推广 | 中信银行 “信e融”,助力企业复工复产

此主题征稿将长期开放,被选中稿件将发布在《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条位置,同时作者将获得相应稿酬。一经投稿,即默认由《三联生活周刊》编辑修改及发送。投稿20天后未得到回复的,可转投他处。

期待你的来稿!


稿件请发送至

zhuangao@lifeweek.com.cn



《三联青少刊》众筹开始啦!

点击下图查看众筹详情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新刊出炉!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寻找一间好咖啡馆」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千年前的盛世美学 ,一份宋画建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