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北影节,怀念去电影院的日子

天热了,小龙虾该“复工”了吧



5月1日那天,朋友圈里好些人搞起了行为艺术。有人po出往年草莓音乐节的现场视频,有人po迷笛音乐节的pogo,有人凑热闹,晒了往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的票根和上海几大美术馆的展览现场。还有人干脆把2019年戛纳电影节纪念法国新浪潮教母阿涅斯·瓦尔达的海报重新找出来,假装自己在参加已经因疫情取消了的戛纳电影节。
官方也在制造这种仪式感。5月1日当天,北京国际电影节春季在线影展正式开幕。开幕影片是“寡姐”斯嘉丽·约翰逊和“司机”亚当·德赖弗主演的奥斯卡入围影片《婚姻故事》。电影在年初揭晓的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获六项提名,并最终拿走了最佳女配角奖。
这可能是把离婚讲得最透彻的电影



看到这消息时,我翻了下自己的豆瓣列表。今年以来,只看了14部电影。往年,这个数字在北京电影节之后,至少要超过50。而今年,电影节通通延期,不仅如此,不知为什么,自己的观影欲望也大打折扣,下载了一堆电影,一部也没看。曾和人聊过这个问题,都说疫情的空闲期是看书、补电影,甚至是创作的好时候。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屋外吵闹,屋里过分安静,徒增的只有焦虑,哪能静得下心。


为了恢复观影习惯,也为了给五一假期来点仪式感,我热情地开始了自己的线上电影节之旅。从四月底公布消息开始,整个“线上影展”就在极力营造观影的仪式感。先是公布片单, “浪潮上岸”、“热带季风”、“女性瞬间”、“光影书写”、“音浪狂想”五个单元,展映32部影片,其中包括今年的获奖影片《婚姻故事》《爆炸新闻》《朱迪》,也有《幸福的拉扎罗》这样往年的电影节“神作”,还有国内经典艺术电影《日照重庆》《路边野餐》等作品。




尽管主办的平台方爱奇艺已经做了一系列预防盗版技术,比如只能小屏观看,不可投屏,限量直播的展映影片固定时间播放,不可回看。但线上展映,片源的局限之处在于,新片出于保留首映资格和保护版权的原因,依然很难参与进来。参展的32部影片,除了还未在院线上映的《春潮》《一百零八》等个别影片,多数参展作品都是“库存”。


除了公布片单,每年令人头疼的开票、抢票环节也被保留了,开幕影片《婚姻故事》在当晚7点正式直播展映,展映前,限量发售的3000张电影票就已全部售罄。《春潮》《一百零八》这样的新片限量发售10000张票,抢到票后要跟去电影院看电影一样,在固定的时间点开页面,进入“影院”,完成观影,否则过期作废。



搞这种“仪式感”,北影节线上影展不是先例,在整个疫情期间,大大小小的官方、非官方影展,一方面强调网络观影和直播的便捷、先进性,一方面在极力复制线下观影的流程和体验,制造“假装在电影院”的效果。
比如,本应在今年三月于新泽西开幕的Garden State Film Festival。电影节虽然从线下改成了线上,但电影节主办方出品了完整的Program Book pdf版,保留了与几家线下影院的合作,电影放映时间严格按照线下计划进行。没有电影放映时,观众不得“入场’,电影放映开始前15分钟,”影厅”才开门。所有电影票一旦售出,不得退换。



一些小型“云观影”活动也设定了类似的模式。比如,四月中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办的“沉睡者的抵抗:梦之安魂曲”云观影。放的也是老片子,除了定时定点放映,活动还邀请了嘉宾,做影展的影前、影后交流,并鼓励观众在“影厅”内评论,做云交流。

有朋友加入过一些“线上观影”微信群,手法更粗糙一点,但逻辑类似——在固定时间、各自固定地点,同时开始放映一部电影,过程中或电影结束后在微信群里讨论、交流。

几乎是在北京电影节官宣春季在线影展的同一天,由YouTube和翠贝卡电影节主办的《我们在一起:全球电影节》(“We Are One: A Global Film Festival”)也官宣了。5月29日到6月7日这十天,这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线上电影节将无广告、不收费地放映电影,片源来自包括戛纳、柏林、威尼斯、多伦多、圣塞巴斯蒂安、东京等世界著名电影节在内的20个国际电影节。展映方式也接近于线下电影节,分为长片、短片、纪录片等单元,并设有论坛活动。从规模和关注度来看,“We Are One: A Global Film Festival”堪比在线音乐界的“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公益演唱会。

虽然,“We Are One”依然不会有太多新片展映这件事可以预见,但在这个全球电影院停摆,文化活动几乎停滞的时刻,能看到国际电影节的经典老片,也是件令人激动的事。
有些人不是很明白,既然都是老片子,有些甚至在国内视频网站上就有片源,为什么还要搞这样的线上电影节,是不是有点矫情,有点多此一举?

这事儿要分两个层面来看。
线上电影节、影展对于电影行业的意义或许更大。
北京国际电影节在线影展不是第一年办了,但今年的意义更为特殊。国内院线复工遥遥无期,电影节和影展纷纷取消,目前,全年票房损失预计将超过500亿,可以想象,整个行业的处境和从业者信心已遭受怎样的打击。这时候,电影活动的举办,哪怕是线上的,也多少能带来点信心,起码证明行业还活着,并有了复苏的迹象。

“We Are One: A Global Film Festival”的举办也是这个道理。戛纳正在筹划的线上市场则更进一步。对于从业者来说,电影节不仅是看电影、感受电影的平台,更事关整个电影产业的发展。不久前,戛纳电影节也发布消息,将设立戛纳虚拟电影市场,通过线上洽谈、交易,保证电影市场活动不因电影节的取消而中断。这对行业至关重要,对下半年,甚至是接下来一两年的国际电影市场走向也相当重要。
相比之下,线上电影节对于观众的意义更多就真的只是仪式感了。
虽然,做足全套的各种环节设置让线上放映尽可能地接近电影节和院线电影观影流程,但有些只有电影院和大银幕能带来的观影感受是如何都无法复制的。对观众来说,参加电影节的意义当然在于看电影,但看电影之外,电影节是一项综合的文化体验活动,包括看电影,也包括旅行,社交,与电影创作者近距离的交流。
更重要的是,好的电影节是一种无法复制的场域,拥有各自独特的气质,在固定的日子里,出现在电影节上,奔走在各个电影院里,那是一种身份归属感,赴的不是一场电影,而是一个节日。



即便是线上线下观影本身,感受也是完全不同的。我从不会在电脑和iPad上重看《美国往事》或《2001太空漫游》这类老片子,但电影资料馆放映时,或许会去看看。毕竟,老电影和胶片的质感,只有大银幕才能还原。
最近,每每怀念电影院,我就会想起为庆祝戛纳电影节60周年而制作的那部短篇合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
北野武、西奥·安哲罗普洛斯、侯孝贤、达内兄弟、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35位国际著名导演,每人拍摄一部3分钟短片,作为写给电影的情书。


即便不是每个故事都发生在电影院里,但电影院几乎出现在每一部短片里。那是个与日常生活相隔绝的空间,主人公在那里哭泣、欢笑,别离或者重逢,在那里肆意地逃避、放纵、想象,甚至暴露自我。电影院啊,真是个让人有安全感的地方。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疫情期间的“云一切”将一定程度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线上观影、网络电影相关产业有了发展的窗口期,也的确为大众提供了新的选择。
但有电影院和演出现场的日子依然令人怀念,相当令人怀念。它们回来了,生活才是真的回来了。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这些经典影片,有多少人假装看懂,又有多少人假装看过?

高中生需要哲学吗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