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虐猫群11天后,我曝光了虐猫者

?揭开令人厌恶的面纱,它们竟是治愈系的小精灵

猫七七是一个声音细弱的女生,两次电话采访我都需要将通话调到外放最大音量,托着手机尾部的发声口贴紧耳朵,才能吃力地跟上她的话语。也是她,为收集证据卧底虐猫群11天,与虐猫者对话周旋,观看百部血腥的虐猫视频,有条有理地将山东理工大学学生范某虐猫的前后经过在微博曝光,引发舆论的热潮,最终令范某被学校处理退学。 
同时,由于目前国内无任何法律可以援引保护被虐待的动物,猫七七与其他志愿者们的行动完全自发,却逐渐深入,触及到了一个鲜有人至的恐怖地下虐猫产业链。
他们因此成立了“反虐待动物行动联盟”,将范某被退学视为行动迈出的第一步。作为行动联盟的组织者、线索挖掘小组的成员,猫七七有时候会被虐猫人的恐吓、虐猫团伙的庞杂而伤害到深夜痛哭、噩梦连连,但为了有更少的动物被残忍地杀害、更多的人能听到反对虐杀动物的呼声,她还在和同伴一道,坚持不懈地通过网络挖出下一个藏匿于人群中的虐猫者。以下是她的自述。

口述|猫七七

记者|李明洁


挖出虐猫者


▲▲▲
“为了几只猫,毁掉一个大学生的大好前程,值吗?”这是曝光范某虐猫后,我收到最多的问题。
因为范某今年大四,被微博曝光前,本来已经通过了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初试。除了虐猫者的前程,也有人用“为了生态平衡,野猫不应该活着”、“你不知道猫咪咬人时有多狠吗?”来质疑我们。
其实,猫咪应激反应下会攻击人我很清楚,甚至杀动物我都可以接受。因为像我学动物医学的,课堂上有时也会因为做实验而杀死动物,只是都会先放血,让动物没有痛苦之后再去做实验操作。
我实在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有些人可以这么残忍地虐待动物,将动物的惨叫当作快乐的来源,并且在网上传播这些血腥的视频赚钱。


今年2月的时候,在微博“动物保护”超话里我第一次不小心刷到了虐猫视频,看完后真的有种毁天灭地的感觉。实在想象不到有人会售卖这种视频,我当时受不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把他们所有的视频、宣传图片都下载保存。
我连续大哭了两个晚上,然后忽然想到,我应该去收集更多的证据。 

大多数动物爱好者根本看不了那些虐待动物的视频,看了之后心里会抑郁难受,生理上也会恶心,还会做噩梦甚至自残。但我因为专业的原因,看过很多动物手术的视频,所以对虐杀动物的视频有一定的承受力。于是为了收集证据,我就大量地去看,不看情节,只留意里面的背景信息。
即便如此,刚开始的两周,我每次看这些视频都会有生理反应,像发烧了一样,太阳穴与眼睛都会疼。熬过来之后,现在已经麻木了一些。而且相比其他同伴,我也更冷静,因为从小喜欢逻辑与推理,大学学了一些法医学,所以懂怎么寻找线索、收集证据。
最开始,我会先把发布虐猫视频的微博ID、用过的设备都记录好,通过小号去一一联系他们,提出买视频的要求,请他们发宣传片和视频名单给我。然后通过支付宝、微信二维码付款买到手,统一下载保存。这样一来,摸清了网上都有哪些虐猫的视频。
我没想到,在用支付宝二维码付款时,有时可以看到卖家部分的名字,也有其他志愿者买视频的时候找到了全名就会分享出来,我就记下;有时虐猫者在拍视频的时候,也会不小心拍到自己家的街景;用网盘传视频的时候,没注意把毕业论文资料,和带着题目、学校、专业的文件一并传了出来。这些信息我也在不断地收集,直到能确认出其中一位虐猫者范某是山东理工大学数学专业的学生,还有他的年龄、地址、手机号、微信、QQ号等等。
到这时,我还没有想着曝光他,以为把资料都报给了网警,他们就可以处理。遗憾一直到今天,我得到的回复就只有一个“收到”。
也许是偶然,当我和菜菜(另一位曝光者 @霸气旧菜菜)在微博上发了他的虐猫视频后,迅速被大量关注、转发,当天晚上就上了热搜榜。之后一周,学校也被迫对他做出了处罚。

猫七七举报范某微博截图
但这次事件并没有结束,因为我发现范某仅仅只是虐猫产业里的冰山一角。
他和之后几周被曝光的其他虐猫者阿康(冉某)、钱某,都只是虐猫团伙中的不会保护自己信息的初阶新手,被派来在B站、微博、闲鱼营销视频,属于宣传条线上的前端看门者。
而他们的背后,有一个扒不开、摸不着的世界。

黑色产业链


▲▲▲

因为收集的视频多了,我利用转手的虐猫视频假装原创、当作“入场券”,已经进过两个虐猫群,一个50人,一个300人。QQ群是虐猫团伙的主要阵地,有虐猫爱好者的群、买家群、核心成员群等等。
根据群的编号,我估计整个虐猫产业起码有一两千人。虐猫成员也有兴趣的区分,有的人边虐边卖,有的人只虐不卖,也有人不虐只倒卖视频。


除了虐猫和拍摄视频外,虐猫产业链的所有的行为都在网上完成。团伙们在QQ群聚集、收揽固定买家圈,之后利用微博、闲鱼、B站宣传、售卖,再通过百度网盘上传、分享视频,最终用支付宝、微信二维码收款,完成整个过程。


为什么说范某只是虐猫产业链的下游新手之一呢?
我还在“潜伏”的时候,用小号买过他的全部视频,也假装是他的“同好”(同好:虐猫爱好者在圈内对彼此的称呼)与他聊过几回。范某向我承认,他手上一共有90多部视频,其中8部是自己原创的,其余80多部都是来自一名叫做“舒克”的虐猫者。 
早在几十年前的光碟时代,舒克就已经打响了名号。在虐猫的江湖,是一个传奇的存在。
传闻老舒克70岁上下已经去世,尽管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但是大家都在传卖、模仿他的片子。老舒克之后,虐猫圈子里涌现了一批他的崇拜者,后辈们化名小舒克、爱猫达人舒克、舒克的小猫咪、喜欢猫的舒克、小丑舒克等等继续他的“事业”。其中小舒克就是如今还在活跃的一位高阶虐猫视频拍摄者,每个月都有近百部的新视频流出。他也是唯一一个将虐猫视频产业量化生产的人。
从小舒克的片子里来看,他的学历不低,懂得把控人的心理,会利用情节的转折来增添虐猫视频的观看趣味,比如特意选择漂亮的品种猫来虐,并添加激烈的配乐。
一般的虐猫者都是在自己家里的卫生间或者地下室拍摄视频,小舒克则有一个专门的“刑房”,里面摆设着许多普通人想象不到的虐猫工具,电钻、注射器、夹板、钳子。他的手段也极其残忍,怪诞、残酷、血淋淋的画面造成了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也让舒克精品系列的视频在圈内“颇有口碑”。


小舒克很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连范某都承认没有加过他,并且他拍摄出来的视频都是一机一码,按分钟收费,只卖给上游的固定客户。上游的看完会卖给中游,中游才会再加价或低价卖给下游像范这样的新人。

小舒克视频按月出现在市场上,通常是十分钟左右,卖给上游的时候一分钟一块钱,到中游、下游转手传播的时候就没那么贵了,像范某卖时候的标价是100块80部,最后被我来回砍价,20块就拿到了80多部。舒克系列的视频在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次转手都可以获利。而范某自己原创的就很便宜,他卖两块钱一部。


我在视频里看到过小舒克本人,是个经常穿短袖、戴黑色镜框眼镜的胖子,生活在四川,口音像是来自东北。因为他那些专业的设备,我们一度怀疑他是电工。 

我也问过北京德翔律所的安翔律师,他认为虐猫者身上不单纯是虐待动物的问题,并且是在制作非法出版物来经营获益。当“作品”传播500份以上,或者营业额超过五万,就可以被认定为“非法经营罪”进行刑事立案。但每当我们报警时,警方一听虐杀的是动物就不再受理了。我们没有合法手段去获取这些视频的传播信息,但我想这些对于网络警察来说,并不是很难提取。


回头一想到每个月都有80-120只无辜的猫咪死在小舒克一个人的手下,我就痛心。

纪录片《别惹猫咪:追捕虐猫者》海报

后来我才知道,虐猫者有非常多的途径来获取源源不断的小猫:用捕猫笼从街头抓取流浪猫、在微博与微信通过联系人领养、上闲鱼购买、通过动物保护机构收购、去集市购买土猫……他们通常虐待的都是刚出生不久的本地小奶猫,不仅价格便宜,还不像流浪猫一样有攻击性。


张雷 摄
我曾在微博上伪装成虐猫视频的卖家,一天之内可以接触到20个左右的买家,他们男女都有,像上瘾似的追着我要视频,告诉我就想听猫咪惨叫。有的甚至开高价,提出定制实施特定的虐杀动作。
可想而知,这个产业链里交易需求有多旺盛。范某作为舒克的一个小崇拜者,靠自己拍摄、分销舒克的视频,估计每个月可以拿到3、4千块的收入。
不对等的对垒



▲▲▲

时不时的,对面虐猫团伙的人也会故意在我面前出现一下,跑过来挑衅、恐吓,或者聊聊天。
有虐猫者说过自己的经历,他本来爱猫,曾经花费几百元救助过一只猫咪,猫咪被照顾后却反咬了他一口,于是他一气之下就摔死了猫咪,之后还花了上千元去医院接种狂犬病疫苗。只是自己也没有想过,这一摔,让他忽然感到了一种说不清的强烈快感。之后便上网搜索虐猫的心理,再找到了舒克的视频。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对虐猫、看虐猫视频上了瘾。
除了范某外,我和阿康(冉某,一位虐猫者)的接触也比较多,我发现他的性格极其复杂。我问过他为什么要虐猫,他开始有些回避,说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然后又说:“猫很贱,你喂它,但它一旦吃饱之后就走开,不懂得感恩,本身活着就是一种罪。” 
在范某被曝光之后,阿康不仅没有被吓到、躲起来,反而疯狂地用范某的名号蹭热度、博关注。并且还会私信指责我说:“我和你是同类,猫和你不是同类,你为它们发声没有意义。”
范某的自卑是能看出来的,因为他经常自我吹嘘。但是阿康是不是有点缺爱呢?我不知道。
还有一位深藏的虐猫者,他的ID是“温柔的东西南北风”,因为只虐不卖视频,所以网上没有什么他的信息,我们一直找不到他。但当我们的曝光上了热搜后,他主动跑来跟我聊,“赞美”我举报范某的行为,并且看到我在微博上说自己有轻度的抑郁症有时会做噩梦,就将自己拍过的血腥虐猫视频、照片都发给我,祝我晚上梦到“泪眼汪汪的可爱猫猫”。
发信息恐吓我人身安全的也有。因为看到我经常和警察、记者联系,我妈好像知道我正在做的事情,就很担心我的个人信息被曝光,常对我说:“他们能虐杀猫,就也能虐杀你。”


的确,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我们的阵营是不对等的。但是我不怕被挖出我的信息,只要不牵连我身边的人,我的父母,我可以为反虐待努力下去,因为我相信所有的动物都是有灵性的,而我们人类不应该这样自大。
一路上,可爱的人给予我的鼓励和支持也很多。我家没有养猫,他们就把自己家的猫咪拍视频发给我,让我感觉到温暖。
如今我们的“反虐待行动联盟”也在不断壮大,有了近十个细分小组:指挥组、线索挖掘组、人力资源组、法律诉讼组、媒体组、后台协助组、卡黑组(负责投诉和举报虐猫ID)等等。我们共同讨论、共同行动,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动物,让这些小生灵与我们和谐共生。 
只是我们国家至今仍没有反虐待的法律能够制裁这些恶人,他们也还在继续施暴,这是行动过程中最让我们感到无力的。范某的退学是我们行动达成的第一步,我希望未来有一天,有更多的人能听到我们反对虐待动物的呼声。

 



    大家都在看     


都市情爱 | 你可不可以当我两小时的男朋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国货弯道超车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五月最美的,是为你乘风破浪的妈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