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崇拜”后浪?Duck不必

花馔 | 邀玫瑰入杯,饮一份浓情


文|邢海洋

B站的后浪如波浪一样涌来,朋友圈刷屏了,不由得我不点进去看,看得心潮澎湃。可看了几次都没看完。是啊,B站真是一盏明灯,照亮了我这个老年人的心,B站里Up主有那么多喷薄而出的想法,他们勇于实践,善于表达,每天勤奋地刷屏、弹幕,和其他的平台比起来,趣味不恶俗,态度谦和礼貌,让人看到了“早晨八九点的太阳”,心里能不被年轻人激荡澎湃么?
可何冰和我一代人啊,65后。我看过他拍的很多电视剧,前些天还看了他和郝蕾主演的《情满四合院》,看到大杂院中建国后到改革开放那整整一代人的青春记忆,被艰难岁月中的那代人,实际上只是比自己长半代的人风风火火的生活感动。可如今,难道轮到了我们这批65后感叹江河日下,致敬小年轻了么?当然,致敬也没问题,可用了那么多平时我们写字的都不舍得用的奢侈词汇,大捧特捧,这样舔,好么?

人过50,身体上大不如前,的确会心里发虚的。
可我的前同事李三,比我还年长两岁,最近又恢复了跑步,去年他人生第一次跑了全马,4小时12分钟。疫情中他停了一段,前两天又恢复训练了,已经晒出几次十公里跑。上次聊天,他跟我说50这个年龄组的平均成绩并不比年轻人差,我还大吃了一惊。不过想想也是,年轻人凭着一腔热血上来就跑,上了年纪的还去跑都是有备而来的。
没了元气撑着,觉少了容易思前想后,有时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看着孩子沾枕头就着的确感觉到了知天命的年龄。
同龄人开始有离去的了,这是一个信号,提醒你花甲和古来稀都不远了。可即使如此,你也有20、30多年健康的体魄在等着啊,20年还能干多少事情,用得着去舔还有40、50年的么?

其实,一个人的沉沦真的不是年龄决定的,是心态,是没有了目标感后的百无聊赖,这和年龄是没关系的。
前两天,我突然想起扬州八怪之首金农的事儿,跟爱人说,金农五十始学画,终成一代大家,我现在开始,20年后也没准成了呢。我爱人反问,那他的画卖了么?我知道她想问的是封妻荫子之类的事儿,这点让她失望了。金农77岁去世的,好友集资安葬,千金聚来还复去,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可这又如何呢,现代社会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都有了保障,至少不用担忧揭不开锅,如果有创作的快乐贯穿着20多年的时间,还用管它是否身后显亲扬名?活着有了目标,内心里难道不会像Up主一样激情洋溢。

疫情期间,我看到了太多百无聊赖的年轻人,也看到中老年们在朋友圈烧饭做菜品茶晒壶。当然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称不上高低贵贱,但因为拍视频和学画画,我找回了久违了的快乐,这是真的,也更体会到年龄和精神愉悦是没有必然联系的。
《我亲爱的朋友们》剧照
第一次我体验到这种人生至美是大学毕业后,毕业即失业,初入社会很多挫折与感悟,突然有了写作的冲动,于是一发而不可收,一边看书学写作技巧,一边在脑子里编排着各种人物,甚至连给每个人物起名字都能让你在睡梦中笑醒,马路上骑车突然听到小店里播放的音乐,也会驻足听到曲终,每天脑子里翻江倒海,偶尔又白茫茫一片一键清零。有了这样的经历,你就再也不会回到日常的道路上了。可写完自传一样的小说后,却发现自己也就这么点想象力,感知不到也没胆子写没经历过的故事。于是只会很痛苦,一点点适应着干那些常规的,所有人都能干的体力和脑力劳动。
第二次是10年后,中年人了,偶然的机会和一位画家生活在一起。租住在没有家具的小房子里,睡觉都是睡地板,可每天看着她画画,就有了拿起画笔的冲动,脑子里也冒出了些想法,甚至还在一边指手画脚了。
我们这些65后,上学的时候得到的信条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上了大学则是“苦清华乐北大不要命的去科大”,所受到的美育教育还停留在当年青年导师李泽厚的《美的教育》上。
形与色的认知几乎没有,第一次看到绘画的全过程内心的冲击是非常大的,于是有了放下一切学习绘画的欲望。
冬天里开车去四川学画,可在路上翻车了,一座小城里被困了一个月。
按理说一个精力充沛又有一些阅历的中年人,做事情是容易成功的,可在学画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太多的画家出现了心理问题,在生活的边缘上挣扎。于是我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甚至还庆幸自己没有辞掉工作。



互联网让创作者从边缘走到了中心,
即使边远如李子柒也因为独特的田园生活万众瞩目。我们要感谢这个时代,互联网上资源空前丰富,它们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创造的,但更应该感谢提供了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创造者,他们使这一切成为可能。年轻人有了平台,他们的梦想得以展现在世人面前。我在网络上听了各式各样的小说,仅穿越到明朝的就不下几十部,几乎每一位皇帝都被现代人附身了,到了末代皇帝崇祯,几乎他每一年,都有作者试图去扮演一下,用自己的智慧去扭转历史的走向。这真是一个信息异常丰富,创造力爆发的时代。

去年冬天当同事苗千给我看他写作的小说的时候,我失眠了,这是脑洞大开的一个长篇,太阳系发现的第九行星居然拥有智慧,走火入魔的科学家居然想把火星变成一个小黑洞。这激起了我也参与到互联网创作中的热情。可写小说的路走不通,拍视频形象又怕对不起观众,于是我打起了写段子的主意,也打起了8岁儿子的主意,给他写段子拍视频。可没拍几个,拍不下去了。老年人体会到了创造的快乐,孩子却体会不到。我想起了很久没有摸过的画笔。
转眼之间,学画的环境真是天翻地覆。在抖音上搜索学绘画的视频,教素描的,教色彩的,卡通漫画彩绘,改画批作业,真是无所不有。很多博主把绘画过程延时拍摄,17年前我如果能够轻易的获得这些资料该多好。微博上,博主们搬来instagram上最新的创作,A.I.更是顺着你的思路推荐源源不断的内容,给人以启发。从冬天到春天,我的大脑都是在不断的刺激下亢奋着,哪管短视频后面主播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创作者又是谁?App给予主播的资源也是对等的,通过直播、短视频和小课件,主播们也在扩大着自己的影响力,甚至获得一份份创作支持。这个意义上,年龄真的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是否有想法。
当一个人无所事事,默数着自己的余年的时候,的确容易陷入到自卑中,我就曾经一次次陷入沉默。
这时候看到年轻人活力四射,更可能陷入青春崇拜。可当你充满希望的时候,你真是没心思去想自己能否达成目标,干就是了,过程就是快乐源泉,就是一切。前同事王小峰不做乐评人了,去卖自己的品牌T恤了,疫情期间他被困在了泰国,经常晒跑步的照片。几年不见,我们又老了几岁,可看到他满头大汗精神头十足的样子,真是由衷地敬佩。同事土摩托笔耕不辍,思考的都是人类的终极问题,在直播里我听到他解释为什么自己不怕死了,原因是他写了很多书,这些书就是他的生命。看来著作等身不是虚的。
任何时代都有人在和时间赛跑,无论什么年龄,他们都要把自己想做的事付诸实施。这个过程中,他们真的没有太多的余力去致敬,而是开足马力。
当然,不得不说,年轻人没准就是你的缪斯,给你提供了灵感的源泉。生命是美的,青春是应该赞叹的,可去崇拜就有点过份了。
年轻提供了原始的力比多,年轻人有更多的活力,更多的可能性。可总体而言,我们的创造力难道不来自于梦想,来自于内心的执念。有了这份执着,偶尔有一份机缘,前浪和后浪还会站在一个起跑线上。

互相尊敬,而不是跪舔,一个平等的价值观体系,才是对时代最好的致敬。


作者档案




邢海洋

梦里经常冒出点想法,希望醒来有办法。

26分钟前


三联生活周刊








    大家都在看     

阅文作者“新”合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高中生需要哲学吗

▼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你我都生活在一个兴奋剂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