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去世,揭开一段《猫和老鼠》“黑历史”

“我只不过是犯了错”


文 | 薛芃

音乐资源加载中…


⬆️
90年代Tom and Jerry Kids 版本的片头曲
4月16日,美国动画人、《猫和老鼠》的导演之一吉恩·戴奇(Gene Deitch)在布拉格家中去世,享年95岁。据他的家人说,他的去世与新冠病毒无关,可能也与其他老年疾病关系不大,只是在去世前几天,他还抱怨肠道不太舒服。
(图via@upperslife)
上个周末,戴奇在Facebook上发出的最后一个帖子是有关目前疫情的思考,他说:“我们大多数老年人浑浑噩噩地活在21世纪的头25年中,突然被迫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才是现实,这个现实是在工业未来主义者缔造的商业概念之外的。”他还预言下一个时尚流行趋势就是口罩,口罩要怎么搭配衬衫、套装,五颜六色的、带有亮片的、荧光的、电子的,这些口罩都会流行起来。人们会把注意力从T恤和胸前转移到面部和呼吸上来,这一切都会被货币化。
看完戴奇的这段临终宣言,好像可以理解为什么他在1961年拍摄这部分《猫和老鼠》,他这股反叛的、不愿与世界和解的劲儿,直到去世都没有改变。由他领衔制作的这一版《猫和老鼠》只有13集,但画风跟其他上百集都不一样,被称为《猫和老鼠》的“黑历史”。

你心中的Tom和Jerry总是生活在阳光大别墅里,追追打打,一对欢喜冤家,戴奇却喜欢把他们放在阴森的古堡中,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了。
有一集《猫狗互换》,一开头,Tom生无可恋地站在风雨中,标志性的臊眉搭眼状,身后是电闪雷鸣,镜头再一转,到了他要去的那座诡异的城堡。城堡里,Jerry正在看着一个科学怪人做着猫狗互换身体的实验。一没缓过神来,很可能以为自己走错了片场,打开的是《瑞克与莫蒂》。

《猫和老鼠》是米高梅电影公司于1939年制作的一部动画,首部剧集《甜蜜的家》于1940年2月10日在美国首播。接下来,从1943年到1953年,《猫和老鼠》拿过7次奥斯卡动画短片奖,成为美国动画黄金时代的重要作品。如今我们所熟悉的,也多是1958年之前的版本。
1961年,《猫和老鼠》传到戴奇手上时,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IP了。这时的戴奇也是动画业界的重要人物。

1924年8月8日,吉恩·戴奇出生在芝加哥。高中毕业后,他就在当地的一家飞机厂担任技术型插图画师;后来,他去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工作,为唱片封面制作封面。进入动画行业之后,将一度跌入谷底的Terrytoons动画工作室又带回公众的视线。在接手《猫和老鼠》之前不久,戴奇最重要的动画短片作品《门罗》(Munro)问世,并拿下1961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正是这部短片,让戴奇成为米高梅公司在重启《猫和老鼠》时相中的导演。


《门罗》(Munro)

在做动画之前,吉恩·戴奇为爵士音乐杂志《The Record Changer》绘制的封面。

此时的吉恩·戴奇已经离开美国,他爱上了一个捷克女人,也就是后来的妻子,随后搬离美国,前往布拉格生活。
60年代的动画面临着一个旧时代到新时代的转换——动画要进入“电视时代”了。原本以为找戴奇来导演接下来的《猫和老鼠》会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一半如此。戴奇版的《猫和老鼠》创下了高收视率,甚至超过同期的《兔八哥》,但带来的问题是他改变了原有的风格,让很多人也无法接受。最终在13集之后,米高梅没有再继续和戴奇签约。
这13集《猫和老鼠》,大多数中国人都没看过。因为其阴暗还略带暴力的风格,上世纪90年代中央电视台在引进这部动画片时,就没有购买这一部分的版权,因此这13集是没有央视版本的。
现在再用一个成年人的视角去看这部分,的确有点“儿童邪典”的意思,反倒更适合成年人的趣味。
虽然内核仍是猫追鼠,但戴奇用了不少欧洲硬核科幻动画的元素,将追逐暴力升级,一边看一边会真的感到恐惧,“Tom这回是不是真的完了”。原本古典音乐的配乐也变为以电子音乐为主,戴奇把这几集《猫和老鼠》深深地烙上了自己的印记。
如今再看《猫和老鼠》,无论是哪个版本,已经不用再把他们割裂来看了,戴奇的不过是“冲突plus”的版本。
后来戴奇自己也觉得这个版本有缺陷,他解释道,虽然自己是美国动画产业出身,但这是《猫和老鼠》的第一个非美国工作室版本,他野心很大地想做一些创造性改变,来超越原有的经典版本。可惜他也意识到没把握住观众的趣味,更多人还是想从《猫和老鼠》中获得欢乐和温馨,而不是真正的较量与对抗,他也在自己的版本中融入了很多幽默、无厘头的元素,但尺度大了些,超出了大众的接受范围。

简单的快乐才是《猫和老鼠》给人最大的能量
——当他深刻意识到这一点时,《猫和老鼠》已经又发展出很多新的版本了。
大多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里,每天下午六点半是一天中的闹钟时刻。好像生物钟到了这个点,就自动触发了看动画片的神经。我们这一代是看着《猫和老鼠》长大的,因此当戴奇去世的消息散出后,对《猫和老鼠》怀旧的集体情绪超越了一切,没人在乎这是不是一段“黑历史”,只在乎它是我的童年,它与记忆中最美好的片段相关联,这就足够了。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全球化:进或退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我是余欢水》:一句“女权”台词,何以激起千层浪?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读书日有礼 | 疗愈之书x新茶美器,赠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