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国就业压力很大,但失业率不高?

它变得越来越干净,你却从没意识到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没有设定年度经济增长目标,将就业放到了最显著的位置——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这一方面说明了政府对就业的重视,也体现了当前的就业压力之大。但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是,我国就业压力虽然很大,但是失业率看起来似乎却并不高,全球很多国家的失业率都飙升到两位数,而我国的调查失业率只有6%。
主笔|谢九
6%的失业率大概处于什么水平呢?仅从数字来看,应该说并不算太严重。如果放在全球范围内横向对比,6%的失业率足以让很多国家艳羡不已,比如美国,目前的失业率高达15%。如果和我国自身的失业率变动相比,去年年底,我国的调查失业率为5.2%,在疫情爆发之后,我国的调查失业率也只上升了0.8个百分点,并没有出现显著恶化,而美国的失业率在去年年底是3.5%,疫情爆发后迅速攀升到了近15%。
我国还有另外一个失业率指标,叫作城镇登记失业率,如果以这个指标来看,我国的失业率更低,今年一季度只有3.66%,几乎看不出经济下滑对就业的影响。

所以,如果仅从数字来看,我国的就业似乎并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但这和人们的直观感受并不相符。
今年一季度,我国的GDP史无前例地负增长6.8%。通常而言,GDP和失业呈现明显的跷跷板效应,GDP上升时失业率下降,反之,GDP下降时失业率上升,所以,在我国一季度GDP显著下滑的背景下,失业率和GDP的走势似乎脱钩了。

《失业阵线联盟》剧照
虽然从统计数据看失业率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政府还是将就业问题摆在了最突出的位置。在疫情爆发之前,去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20年的工作提出“六稳”的任务,第一条就是稳就业。疫情爆发之后,4月17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的任务,其中第一条就是保居民就业。5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六保”针对的都是当前突出矛盾和风险隐患,是直面和克服困难挑战的积极举措,政府责任很重。会议强调,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扎实做好“六稳”工作,落实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六保”任务。刚刚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放弃了GDP增长目标,但将就业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对就业指标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如果从高层的重视程度来看,当前我国的失业压力,并不像统计数据显示的那么云淡风轻。
为什么我国的失业率会和人们的实际感受有较大出入呢?主要和我国的统计方法有一定关系。
长期以来,我国的失业率一直采用城镇登记失业率这个指标,这个指标只针对那些主动在劳动部门登记失业状况的人,但更多的失业人口并没有主动登记失业,因此这个指标和实际失业状况有很大的出入,其真实性屡屡为人所诟病。比如今年一季度,我国的城镇登记失业率只有3.66%,而去年一季度的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67%,也就是说,疫情爆发之后,今年的登记失业率比去年反而下降了,这个指标的准确性可见一斑。城镇登记失业率这个指标的主要意义在于统计领取失业金的人数,为失业人员提供失业保障和就业指导,和真实失业率有较大差距。


由于城镇登记失业率的准确性有限,从2018年开始,我国采用一个新的指标——城镇调查失业率。
调查失业率是指通过劳动力抽样调查推算得到失业人口(失业人口的定义是指16周岁及以上,没有工作但在三个月内积极寻找工作,如果有合适的工作能够在两周内开始工作的人),以此为基础计算失业人口占全部劳动力(就业人口和失业人口之和)的百分比。从2018年开始,《政府工作报告》将该指标纳入就业目标之中,比如2018年和2019年的就业指标是“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同时将调查失业率和登记失业率纳入其中。
过去采用登记失业率的办法主要是相关部门坐等数据上门,因此数据失真度较大,而调查失业率的数据采集主要是由统计部门每月专门组织调查员按照抽取样本进行入户调查。和过去的登记失业率相比,调查失业率的数据获取更加主动,准确性也有明显提高。
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后,农民工大规模返乡失业,调查失业率对这部分统计可能存在一些缺漏。
城镇调查失业率的统计办法是以住房为基础,对城镇常住人口而言,这种统计办法能够及时追踪到被调查人员的就业状况,但是农民工具有高流动性,很多人在城市里居无定所,尤其是疫情爆发之后,大量农民工返乡,当他们不在城市居住之后,也就不再成为被调查的对象。而农民工如果在城市失业之后返乡务农,最终也不算失业人口。
按照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4月末外出农民工规模恢复到往年的九成左右,也就是还有10%左右没有返城。去年年底,我国的农民工总量为2.9亿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74亿人,10%的农民工没有返城,对应的人数大概是1740万人。考虑到目前国内的复工复产率已经很高,现在还没有返城的农民工,有可能就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工作,也有可能因疫情风险不愿工作。

2月22日,富士康(太原)科技工业园职工乘坐“返岗直通车”,从家乡直达厂区,准备复工复产。

除了农民工之外,就业市场的另一大挑战在于大学毕业生。今年的大学毕业生数量又创新高,达到了874万人,比去年多出40万人,增长幅度5%。近年来,我国每年的城镇新增就业大概1300万人,在今年的就业形势下新增就业人数将大概率萎缩。今年前4个月,城镇新增就业354万人,比上年同期少增105万人。对大学毕业生来说,新增就业机会越来越少,而毕业人数越来越多,供需环境的双重恶化,将使今年的大学毕业生面临前所未有的就业压力。
过去两年,我国的主要就业指标都设定为“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连续两年保持不变。刚刚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对今年的就业要求调整为,“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6%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5.5%左右”,和过去两年相比大幅下降。在现实面前,这无疑是一个更务实的选择。



作者档案


谢九  

《三联生活周刊》资深主笔

          在嘈杂的时代独立思考

26分钟前


三联生活周刊

个人微信公众号:老九论财经(gh_2556c4453440)

 

《三联青少刊》众筹开始啦!

点击下图查看众筹详情


番茄,太好吃了!



    大家都在看     






B站解读
UP主:三联编辑部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同伴与成长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周刊书店,购买更多好书。

文章已于
修改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云南另一面:山林谜藏里的风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