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10岁巴黎小宅女眼中的疫情世界

比尔·盖茨都在读什么书?


本文作者是一位生活在法国巴黎的小女孩,妈妈是中国人,爸爸是法国人,今年10岁。当全世界都陷入新冠疫情的恐惧和无助之中,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越来越难以理解时,或许一双孩子的眼睛,反而可以帮我们拨开些许迷雾,重获一片澄澈视野。

一开始,我有点担心我会感染新冠病毒,我会成为巴黎最小的病亡者。
后来,老师告诉我们,孩子们感染的机会很小。
我不再那么害怕新冠病毒了,不过,我知道,我还是有可能会感染。


那时候,学校还没停课。妈妈说免洗洗手液到处都脱销了,不过她还是想办法在网上买到了一小瓶。我带着这一小瓶有花香的粉红色透明液体去学校,老师看见了说:“别把它喝了!”老师教我们必须用香皂勤洗手,每次都要揉搓30秒。
 
我的一个朋友戴着口罩去学校,但门卫说校内禁止戴口罩,她只好把口罩收起来放在衣兜里。我们班有一个同学曾在二月份的假期去意大利旅游,他回来后必须在家隔离两周,才能回来继续上课。
爸爸妈妈说因为疫情出现了很多歧视亚裔的言行,他们很担心地问我在学校有没有遇到,我觉得没有。不过,有一次,我的中法混血朋友露西(她的妈妈是华裔二代,已经不会说中文了)跑过来说,吃午饭的时候在食堂有一个一年级的小朋友不愿意吃当天的饭后甜品荔枝,因为荔枝是中国的。露西大叫:“种族歧视!”我说,可是现在(北半球的冬天)的荔枝都是马达加斯加运过来的呀!
后来,学校停课了。巴黎开始限制出行。禁足令颁布的前一天晚上,爸爸妈妈的一个朋友带着女儿跑到了外省。听说很多住在巴黎的人都逃走了,大部分是跑到外省的亲友家里。我也很想去中国的外婆外公家,不过,妈妈说,现在去中国也必须隔离十四天,一路上也不安全,而且最好不要给中国的家人添乱。
禁足令颁布的当天,听妈妈说,超市里好多货架几乎都空了。之后,爸爸妈妈必须写好出行证明才能出门,否则警察会罚款135欧元。如果继续违反规定,罚款会更高。我们一天最多只能出去一次,不能超过一小时,不能离家超过一公里。一般是为了去超市采购才出门,有时候也出去散步。路上偶尔有人跑步、遛狗,还有一些人拖着购物小车,不过大家都小心地保持至少一米远的距离。
冷清的公园成了动物们的专属乐园
一开始我们出门的时候,路上几乎没有人戴口罩,可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戴上了口罩。也有一些人用围巾捂住口鼻,可能因为他们买不到口罩。有的人戴着帽子,用方巾折成三角形遮住脸,看起来就像蒙面大盗。我和妈妈去超市的时候也会戴上口罩。我觉得口罩有点奇怪的气味。如果天气热的话,戴口罩就更不舒服了。不过没办法,为了自我防护必须戴上口罩。戴上口罩让我觉得更安全。但是爸爸一直不戴口罩。——如果他感染新冠病毒,那么我和妈妈也得隔离了,而且我们也很有可能会被感染。
一家商店橱窗里的狗子都戴上了口罩
我们的口罩是爷爷奶奶送给我们的,那是爷爷在香港的亲戚寄过来的,因为在巴黎早就买不到口罩了。不过,一开始,是爷爷从巴黎寄了很多口罩给香港的亲戚。我们去超市的时候也会戴上一次性手套,超市里的东西上可能会有新冠病毒。有一位头发花白、戴眼镜的收银员戴着口罩和蓝色的一次性手套,我觉得看起来都有点像医生了。很多超市的收银台那里都围上了透明的隔板。为了进超市,常常需要排队,每个人相隔一米或者更远。付钱的时候也是如此。
空旷的街道
除了超市和药店外,几乎所有商店、咖啡馆和饭馆都关门了。巴黎变得空旷而安静,人比往常少了很多。路上经过的公共汽车也变得空空荡荡的,只有两三个乘客,有时候甚至是空车。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乘坐过交通工具了。有时候我们会看到商店橱窗里的植物枯萎了,因为店员没办法回来给它们浇水。我觉得任由植物这样死去真是一种浪费。
商店橱窗里枯萎的植物

我不怎么喜欢图书馆、商场和服装店都关了。我请妈妈在图书馆的网络上预约了最新的《海贼王》,好不容易轮到我了,图书馆却关门了。本来,几乎每个星期我都会去图书馆借书,现在,我只好一直用kindle读《哈利·波特》,我已经读到第六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了。至于商场关门,也很不方便,比如说,学校发的作业簿用完了——因为现在要做的练习很多。超市里买不到一样的本子,我知道商场的文具柜台有,可是现在关门了。我只好写在一些活页纸上,再夹到原来的作业簿里面。还有,天气变热了,去年的单鞋已经太小了,但是因为商场和服装店都关门了,我只好一直还穿着短靴。
 
就在巴黎颁布禁足令前一天,爸爸疯狂地去买了84卷手纸,把我们家的储物柜塞得满满的。他说,因为我们都要待在家里了,手纸肯定会消耗得很快。而且,几乎全世界都在抢手纸,全世界的手纸都脱销了。不过,我家附近的超市里一直都有手纸出售……
我在家里学习、读书、打游戏。我喜欢和妈妈一起待在家里,但是,爸爸常常强迫我出门。他说为了健康,小朋友必须出去活动一下。可是,马克龙明明要大家都待在家里啊!
一家商店用便利贴贴出了“stay at home”

爸爸在家工作,因为他不能去办公室了。他一直占着我的房间,甚至周末也是如此。因为疫情爆发后他就开始给医院做一些志愿者的工作,作为一名电脑工程师,他帮医院整理数据。他变得比以前更忙了,常常在我房间里待到我上床睡觉的时间才出来,到其他房间继续工作,甚至连周末都在工作。
 
为了继续学习,老师每天都发邮件给爸爸妈妈,里面写了要学习的内容和作业。第二天老师会把答案发给我们,让我们自己改作业。我也通过网络继续上一些课外兴趣班,比如画画课,老师在WhatsApp上建了一个群,发了一些图片和要求(比如用硬纸板或者锡纸等)让我们在家里画,小朋友们画好以后家长拍照发到群里。我还用skype上中文课。为了在家上网课,我们的中文老师必须带很多书回家,因为她教14个班。她已经当外婆了,带这么多这么重的书回家对她来说肯定很不容易。上网课对她来说也很不容易,因为她没有iPad,不能看学生在干什么。她也不能让我们听写了,因为她没办法给我们批改。跟老师一样,我也更喜欢去学校上课。不过,待在家里可以不用上我讨厌的体育课和音乐课了,也不错。我感觉,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习惯回学校上课的。
我用FaceTime或Skype和朋友们联系。我们几乎天天都联系。我们什么都聊,比如说,游戏、学校和家里的事儿。我们也一起玩游戏,比如《我的世界》(Minecraft)。前几天,我还和好几个小朋友一起,通过Zoom给一个朋友庆祝了她的十岁生日!这段时间过生日的小朋友真是可怜,不能开派对、收礼物了。
不再旋转的旋转木马
我甚至没有权利去看爷爷奶奶,尽管他们就住在马路对面,因为家庭聚会也是被禁止的。在禁足令发布之前,最后几次见面的时候,我们用互相轻轻踢脚代替了以前的贴面礼。我的奶奶已经至少在家待了八天了。她有一位朋友的女儿是医院的护士,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每天晚上八点,我们都和大家一起在窗口为医护人员鼓掌,感谢他们。
 
我希望疫情快点结束,我希望快点再见到我的朋友们,我希望爸爸妈妈不用每次出门都得写出行证明,我希望可以重新自由地出去活动,比如说,去公园、博物馆、水族馆、图书馆等,我也希望商店快点重新开门。我感觉,因为新冠病毒,很多大人都快要疯了。
征稿启事


“橡果成长纪”是《三联生活周刊》旗下专注于儿童教育的新平台。
“橡果”的隐喻,取自心理学上著名的“橡果论”,就像橡果本身已经包含了成为一颗橡树的可能性,每个人从出生起就拥有成为独一无二的个体的潜能,而他/她一生最大的渴望就是努力去实现生命的这些潜能。


过去几个月来,整个世界陷入新冠疫情的恐惧和无助之中,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不可理解,我们向孩子发出了征稿的邀请,希望借他们的眼睛,帮我们拨开些许迷雾,重新理解这个世界。
我们收到了一些很不错的稿件,作者都是不过十来岁的孩子,比如诸位今天看到的这篇《10岁巴黎小宅女眼中的疫情世界》。


如今,我们的生活似乎正在渐渐恢复正常。
这次疫情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仍然难以估量和评判。
有些人可能迫不及待想要回到过去的生活状态,但也许有些人再也不愿意回到过去的生活状态。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继续努力生活下去。
所以,我们的征稿不再局限于疫情,而是扩大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此向读者(包括父母和孩子)征集“橡果”成长过程中一切值得记录的故事。


投稿邮箱:
faxing02@lifeweek.com.cn
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稿件字数2000-3000字为佳。


沈从文:最后一个浪漫派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她们,不应被“全职妈妈”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