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爱17】与前任较劲的日子

云遮雾罩中,总有追光者,把灯一一点亮






《大都市,关于“爱”的个人故事》主题征稿正在进行中,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征稿邮箱:zhuangao@lifeweek.com.cn


如果知道上飞机后坐在旁边的会是7年未见的初恋,叶茜打死也不会没洗头就出门。
 
但其实更糟。没日没夜连轴转了半个月后,前一天下午项目终于交割,老板过于开心请整个团队通宵喝酒唱K。叶茜回到酒店时已经凌晨6点,也来不及洗漱休整,收拾收拾行李就往机场赶。10点的航班,香港飞北京。
所以叶茜现在不仅头发冒油,皮肤状态也很差,双眼无神,身上应该还有残余的酒味。
她甚至没法在撞见方澈的那一刹那临阵脱逃,比如扭头就走要求改签或者大不了自己再买一张机票——因为她是先找到座位坐好的那个。 
“叶…茜?真的是你?”头顶上方传来不可置信的询问。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熟悉到7年后叶茜也不用抬头就知道是方澈。可是也太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7年,毫无联系,她不能相信竟然就这样重逢了。 

叶茜还没有缓过神来,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就一直睁大双眼瞪着方澈把随身包塞进顶舱,在她身边坐下,扣好安全带。然后方澈也扭过头来瞪着叶茜。
方澈刚刚真的差点没认出来叶茜,她怎么看起来——这样憔悴?说实话他有一瞬间的心疼,记忆中7年前的她虽然稚嫩,但像只小老虎似的,永远精力充沛地——和他吵架。而刚刚当她不回应只是瞪着他放包落座系安全带的一小段时间,他又没来由得心慌,仿佛回到了过去自己要猜她的心思、猜不到她就会随时随地爆发的忐忑。于是他索性也扭过头去瞪她。7年了,你还是那个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管不顾的叶茜吗?
 
“啊……我就是太惊讶了。” 叶茜尴尬得干笑了一下。“我也没想到,太巧了。” 方澈看上去也有些尴尬。
但叶茜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同样的重逢,明显是她更失态,而且还这么一副鬼样子。而方澈呢,真的7年了啊,他却没怎么变老。穿着黑色帽衫、休闲裤、运动鞋,看上去就像大学里正要去球场的师兄。
在飞机起飞前的一段匆忙里,7年未见突然重逢的两人都各自沉默着。
他们是高中同桌,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也就是从高三下学期开始到大学前那个暑假。叶茜有Z大的保送,方澈出国申请也拿了满意的offer,所有人都在为高考做最后的努力冲刺时,他们就每天勤勤恳恳地去学校——谈恋爱。
其实也可以不去学校的,但他们喜欢晚自习时跑到八中的小树林里一圈一圈地散步,喜欢第一个冲到食堂品尝点评大厨新出的菜品,喜欢在强制晨跑上打情骂俏。他们很享受做八中的“风云情侣”,男才女貌,人中龙凤,连教导主任在高考动员大会上也暗暗调侃他们。作为学生代表,叶茜站在台上唰得脸就红了,而方澈坦坦荡荡得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笑。
要到很多年以后,他们才能回味出,这段记忆中最美好最真挚的初恋,也是有很大一部分表演的成分的。

但那时候方澈也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叶茜。他记得第一次牵她手前他们已经绕着操场散步了快十圈,他快把整个近代物理发展史都讲完了,才鼓起勇气一把握住她的手,然后也不看她,也不再说话,就这么直直地往前走。
叶茜也一直都记得那个瞬间。方澈就这样傻傻地拽着她的手往前走,她侧仰着脸望他笑,他却也不看她。叶茜知道,这个骄傲臭屁的少年此时此刻心里太紧张了,即便她已经耐着性子陪他转了十圈操场,听他讲完她本来也很熟悉的近代物理发展史,还任由他牵起手往前走,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个聪明可爱的少女也喜欢他。
 
后面的故事其实挺俗气的。他们毕业了,和班上的共同好友一起疯狂了整个暑假,然后方澈去北美东海岸念书,他们开始异国恋,双方的生活都发生巨大改变,沟通不畅,争吵,猜疑,控制,最后都累了。大一结束时,方澈提出了分手。
 
叶茜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虽然谈恋爱时总是一头陷入感觉智商不高的样子,但是她心底里很清楚她跟方澈早晚有一天会分手的,只是她没想到真的有一天就这样结束了,而且还是方澈按下的终止键。
这让她耿耿于怀很多年。一直在心里暗暗较劲,将来再相遇,可不能输下。她删光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不允许共同好友提到他的名字,再也没有参加过一次同学会。可是她知道他的一切近况。
知道他春假去了哪里玩,知道他学年论文的主题,知道他的第一份internship,甚至知道他历任女朋友的微博小号。21世纪,只要你关注一个人,就能得到他的一切信息。
于是,她也去了世界各地旅游打卡,她的论文主题要更高深,她的实习单位要更高大上,甚至她希望自己交往男友的数量/质量也能超过他的女友们。这听起来简直变态,但当这种较劲已经变成了一种日常习惯,也就没有那么惊悚。她甚至早就不爱他了,但仍然想要赢过他。
这个在她青春得意的少年岁月里最温暖甜蜜的爱人,后来又那样冷漠绝情得甩开了她。她咽不下这口气。
在方澈的版本里,故事要简单清淡得多。少年时期他觉得叶茜就是天上派下来的小仙女,即便娇纵任性也很可爱。而且叶茜是真的可爱,她像个真正的双鱼座那样情绪丰富,脑子里的戏一出接一出,常常让方澈惊叹一个人的泪点和笑点怎么能这么低。她还是个巨大的醋坛子。高中时方澈就算给班上长得最普通的女生讲一道物理题,她也能跟他发飙好几天。异国之后就更严重了,他跟女同学做个小组作业,叶茜都要清楚得知道时间地点哪些人,他们比预计讨论得更久,叶茜就不停地给他打视频。长此以往,方澈就,真的烦了。
而且刚到美国,花花世界,方澈就觉得,干嘛要拴在一棵树上呢,还是远隔大洋的一棵树。提分手时他感到叶茜的怒气仿佛能掀翻太平洋,但是叶茜删除他之后就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了,算是个,很不麻烦的前任吧。后来他又交往过许多女孩子,不乏聪明、有趣又漂亮的。只是偶尔会想起叶茜。
他记得有次叶茜梦见他们在街上吵架,方澈还吼她了,于是凌晨三点从国内打来视频质问方澈为什么要吼她。那天下午方澈正在实验室里写报告,看着手机屏幕里哭得通红又愤怒的脸莫名其妙,但是脸上的泪水和真切的悲伤又让他心软了。
“叶茜就是个神经病。”很多年后方澈再想起这桩往事,斩钉截铁地总结。 

现在,他紧张得坐在“神经病”旁边,不知道怎样打破沉默。在国外待了8年,这一次是真的要回国发展了。没想到在香港转个机都能撞见叶茜,见鬼了。
 
好在空姐来问他们喝什么。方澈要了黑咖啡,叶茜要了,可乐加冰。方澈扑哧笑了,扭头说,“真不像个职场人士的选择啊。”叶茜只好白了他一眼。但气氛突然就缓和了。刚见到叶茜时,方澈被她的憔悴震惊了。
但是仔细一看,就是那种青年社畜被甲方通宵吊打后的虚脱,暂时性的。而可乐加冰这个选择让他感到一丝奇怪的亲昵—— 

就还是那个嗜甜贪凉又爱喝汽水的小女孩嘛。 

叶茜没有联想那么多。她就是觉得这么多年方澈真是一点没变,在这么尴尬的场面里都忍不住要嘴欠。
然后他们就自然而然地闲聊起来。7年未见,有太多可以说了。方澈说起他本科毕业后就从物理转了商科,又搬到西海岸去工作,前年他还回国参加了谁谁谁的婚礼,这次是跟顶头华人上司一起跳槽去北京怎样怎样……其实这一切叶茜都知道。方澈自嘲说,害,当初还以为自己能推动物理学发展幻想过诺贝尔,没想到现在搞起了投资。叶茜认真地安慰道,搞科研是需要天赋的,显然你的天赋只能走到这一步了。
方澈一时语塞。但他不得不承认叶茜说得对。
 
飞机落地时,两人刚好把所有高中同学的近况都互通有无。三个小时的航程就好像是一眨眼,4月的北京春光明媚,把过去7年的前嫌都冰释了。
方澈对这个北方城市还非常陌生,他无法感受出有多少年轻人在这里埋葬了青春。这也不过是叶茜北漂的第二年,她只是觉得这个城市太干了,开一晚上加湿器早上醒来还是会鼻干喉痛。
叶茜只有一个登机箱,而方澈还有两个28寸的巨大行李箱要去取,所以他们一下飞机就道别了。甚至没有寒暄,比如常见的“有空约饭啊”然后再也不联系。他们之间,还不需要那样的客套。
经过机场高速的时候,叶茜看着窗外翻飞的柳絮,忍不住笑了,因为她想到等下方澈看到这一幕时一定会被首都的植被惊呆。她突然觉得心情很舒畅。7年了,她一个人默默较劲,却依然被命运捉弄,在重逢时一败涂地。但是怎么说呢,看到自己少年时期爱过的人多年后仍然一副未曾被岁月亏待过的样子,其实,还蛮令人开心的。飞机上,方澈还提到自己安顿下来后第一件事是要去颐和园的昆明湖上泛舟。
叶茜当时就默然了,心想还真是跟金融街上那些爱好千篇一律都是滑雪冲浪打德扑的精英男们完全不一样呢。手机响了一声,她拿起来,看到方澈从高中班级群里找到她发来的好友申请。
 
叶茜忍不住笑了。她突然觉得这个春天北京格外温暖,颐和园该很美。



长期征稿
大都市里,那些与人相爱的故事
《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条版面将面向所有读者征稿。


征稿主题:大都市里,有关“爱”的个人故事

原创要求:必须是未在任何公众平台(包括个人公众号)发布过的原创稿件

字数要求:1500字~2500字之间

其他要求:地域不限、题材不限,但一定有鲜明的故事性

来稿格式:都市情爱标题

疫情下,老百姓放心在线上看病吗?


此主题征稿将长期开放,被选中稿件将发布在《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条位置,同时作者将获得相应稿酬。投稿20天后未得到回复的,可转投他处。

期待你的来稿!

稿件请发送至
zhuangao@lifeweek.com.cn










    大家都在看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下图,一键下单

全球化:进或退





▼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阅读原文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手机那么好玩,为什么还要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