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有你2》:拒绝被定义的女性自我表达

童年的夏夜一去不回,但这1000个故事值得继续讲给孩子听



01

“偶像3.0时代的,

短发女团C位。”




5月30日晚,在广州番禺长隆度假村剧场,爱奇艺出品的第一档女团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总决赛“成团之夜”正在全球直播。


只差一个百万位数字,两位热门选手刘雨昕和虞书欣的终极“C”位之争,就将一锤定音。

虞书欣(左)和刘雨昕(右)争夺C位

大屏幕上,两位女生的头像并列着,头像下是两排等待被数字填满的空格。在《青春有你2》这档节目里,这个数字被称为“助力值”。


后四位数、十万位,然后是千万位。百万位数字揭晓之前,全场观众的紧张感和好奇心早已被最大地调动起来,所有人都开始在自己脑海里进行数字的排列组合,猜测着最终的谜底。


而刘雨昕和虞书欣的粉丝,录制现场人数最多的两个群体“雨伞”和“小石榴”,在这个过程中,早已演绎了欢呼、啜泣、紧张、喊叫等各种高浓度情感反应。最终,百万位数字揭晓,刘雨昕名下的“助力值”为17359242,虞书欣为12963420。以近五百万的绝对优势,刘雨昕“断层C位”出道,现场一位观察者这样点评:“偶像3.0时代第一个短发女团C位就此诞生。”

刘雨昕凭借绝对人气,完成C位出道。

短发,清秀俊逸的五官,帅气利落的舞蹈动作…..从“海选阶段”开始,整个赛程中,刘雨昕一直以中性外表示人,赢得了极大的关注度。


“C位”加冕后的刘雨昕,台风镇定,并没有表现出过分激动。她发表了这样的感言:“我做到了,我们都做到了,这个夏天没有留下遗憾。”然后,她把话筒拿到离自己嘴边稍远的距离,以免让轻微的哽咽声传出去。


赛前,记者采访了刘雨昕,谈到自己的中性形象时,刘雨昕说:“我希望大家能关注到我的实力”。


“成团之夜”现场,作为特邀嘉宾,2005年的超女冠军李宇春登上舞台,一瞬间,15年的岁月横亘在了舞台上,一切似曾相识,但又分明不同。







02

多元“婧妹”,

呈现魅力女性群像




继2018年开启了“偶像元年”话题的 《偶像练习生》之后,2019年,爱奇艺继续推出了以选出“九人男团”为目标的偶像养成选秀综艺《青春有你》,主题励志,口号是“越努力,越优秀”。然而,《青春有你》无论是在社会话题度和行业关注度上,均不如《偶像练习生》。


对此,制片人吴寒进行了反思,他认为,原因主要有两点:第一是节目创新度不够;第二,《偶像练习生》之后,国内各大视频平台纷纷上马“团综”,节目同质化竞争严重。“当大家第一次看到,和大家在重复的短时间内再看到,是完全不同的。”吴寒说。


对此,华东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吴畅畅认为:“经过《偶像练习生》和2019年3档男团选秀综艺《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创造营2019》,男团综艺的受众注意力市场和人才储备已经被稀释得差不多了。”

近些年热播的四大男团综艺:《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以团之名》。


在吴畅畅看来,相比男团选秀,女团选秀的受众市场还没有饱和,注意力价值还有待开发。


2020年,经过市场调研,《青春有你》制作团队将第二季的方向从男团转为女团。而节目核心团队中,除了几位男性决策者:姜滨、陈刚和吴寒,还有两位女性决策者:曹薇和张妙。


不同于《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2》的选拔范围并不局限在偶像经纪公司,而是接纳了许多来自没有偶像运营经验的影视公司、MCN的选手,比如虞书欣来自华策影视,林小宅来自点赞传播等。初选时,节目组在5000余名报名者中选出了2000多人,再逐一面试,尽量保存多类型样本。


曹薇这样阐述制作团队的思路:“第一年做偶练,我们还不知道‘练习生’是什么,我们是要把圈层打透。今年,市场环境变了,我们首先定位在大众圈,希望大众都能看到;第二我觉得观众需要新鲜感,对于传统意义上的女团,观众已经审美疲劳 ,而且他的参与度也不会高。”


曹薇认为:“选秀节目最重要的核心是让观众选出他喜欢的人,从市场的角度考虑,我们需要给观众更多的选择;另外从创作者自己的角度,对女团的审美,我觉得是不是可以更多元更变化一些?”


还在决策阶段,制作团队就将这一季的主题定位于“不定义”,不定义女性,不定义女团。正如“导师”蔡徐坤在节目中向姑娘们宣布的史上最“宽松”的考核标准:“请你们带着对‘X’的无限想象,选出你心目中最能代表女团的九位练习生。”


早在海选阶段,主创们就注意到这一代女性鲜明的自我意识和无限可能。编导们会问每一名选手:你觉得对女生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人回答自信,有人回答勇敢。但很多回答让制片人吴寒印象份外深刻,其中之一是“我觉得女生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总把自己当女生”。后来被观众视为“小作精”的虞书欣,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女生最重要的是经济独立”。

虞书欣一直是《青春有你2》的热点之一。

制片人张妙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无意中提到一个选拔标准:“我们非常在意一件事,这个女生是不是爱自己、接纳自己?” 这一价值观,在节目开头的短片里也进行过非常直观的表达:“ 你喜欢自己吗?喜欢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勇敢值得被欣赏,但总是从被嘲笑开始,这也是勇敢的一部分”。


曹薇说:“我觉得做女团一定要让女生找到共鸣感,就是要看这个节目感觉看到自己的影子,所以我希望这个节目里面有很多丰富类型的女孩存在。”


“109个名额,我们要把每一种属性象限上最强的人囊括在这109个人里面。”吴寒说。


于是,在节目中,我们看到了眯眯眼、爆炸头,极有创作才华的张钰;自称“赵铁牛”的赵小棠;“作天作地”的虞书欣;外表完全符合传统女团审美的孔雪儿;外表完全不符合传统女团审美的上官喜爱……相比传统的“女团成员”,她们更吸引人的是个性和实力。她们的千姿百态,构成了《青春有你2》的魅力女性群像。

《青春有你2》的“群像”,获得网友好评。







03

拒绝被定义的女性自我表达




作为一档团综,《青春有你2》有着鲜明的价值观输出。

导师ELLA在节目中会发表这样的言论:“大众对于女团会有一种要求,比如甜美、可爱、没有太多的社会经历,被塑造得很类似。可是谁说女生只有一种样子?”


日后的C位刘雨昕,在节目中穿裤子跳女团舞,遭受质疑后,她在节目中这样说:“我们这样的女生,能不能跳女团舞,是上世纪讨论的话题了——我就是要做我自己。”


上官喜爱这样自我表达:“我们时而是骑士,时而是骏马,时而是铠甲,时而是姑娘”。

上官喜爱的出现让大众愈发意识到,“美”不只一种。

由于在人设上的非传统,很多选手从节目播出以来都伴随着强烈的争议,一路黑红。比如蔡卓宜被质疑有感情史,没有参加女团选秀的资格;比如赵小棠被谴责个性不够乖巧。这背后,是传统对女性的狭隘定义。但是赵小棠会这样面对“黑”她的言论:“说你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嫉妒你的女人,一种是不如你的男人。”


成年人,不懂小孩子的快乐

连曹薇自己都说,听到这样的话,“很爽很治愈”。


在采访中,曹薇承认,给女性真实表现自我,表达自我的空间,“是这档节目的核心”。


相较之前一些以女性为主的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并没有在女性之间的“微妙竞争”上进行过多渲染。相反,节目中大量展示了女性之间互谅互助的情感,展现了非常多的温馨小细节。比如每一次C位选拔,不管队友的真实表现如何,女孩子们之间听到的最多的评价是“可以可以”,以及更多的鼓励;比如总决赛上,并排站立等待C位结果时,刘雨昕会给同样紧张的虞书欣悄悄递纸巾。


大量展示情感细节,而不是强化竞争关系,原因是多重的,其中一个原因,曹薇笑谈是因为疫情:节目改成了一周双播,又赶上疫情,录制受阻,大家长时间朝夕相处,积累了大量素材。

你的身边应该也有“真情实感”哭着追“婧”的亲朋同事。

吴寒认为,从《偶像练习生》到《青春有你2》,有一个精神内核是一直没有改变的,那就是追梦和成长:“个人对于梦想的情感,队友之间的感情和友谊的这个点,其实是我们从偶练到现在一直保留的一个核心。”


为了体现出一个主题,节目组特意改动了一些设计,比如训练生们第一次见面,不再是社会性意味极强的“抢位子”,而是100多人的“长桌宴”;而节目的最后一期,也为这些练习生设计成一次毕业联欢会。


“选秀也好,综艺也好,我不想把它做成一个观众只看表演那几分钟的一个节目,我觉得大家更喜欢看到的是在这个过程之中,人的成长和改变。”吴寒说。


在吴寒看来,节目最终能有这样正向的情感呈现,和制作团队的导向确有关:“今年确实是疫情,她们相处得比较久。除了这个原因以外,他们在这种我们强调正向的友谊的环境下,相处的关系确实非常好。”


在采访中,吴畅畅说,《青春有你2》是“作为女团的例外”。他认为,《青春有你2》有两个操作很成功,一是用多元化的女性形象,突破传统女团性感、甜美、乖巧的刻板形象;第二是用剧情化的表达,代替了赛制表达。人的情感和人的成长故事,而不是比赛本身成为节目讲述的重点。


 “选秀最核心的依然还是节目中的人。”曹薇说。


对于节目中的鲜明女性自我意识,吴寒认为,在这一点上,制作团队“顺应了时代”。他说:“《超女》那个年代,中性美第一次走入大众的视野里。可能在当年大众想象中的完美女孩,是那种可爱甜美、传统女性化的角色,因此当节目第一次有中性化的角色出现,或者第一次有实力型选手出现的时候,就突然吸引了大众。但其实并不是节目强硬地做出了这样一个选择,而是当时的社会已经有了这样的基础——大家已经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经发现了中性化或者是实力强的女生。现在我觉得变化很大的一点是,整个社会女性的独立意识更强烈了。有一些类型的女孩,以前是不可能参与到节目里面,或者说不可能进入到大众视野的,但是她们现在同样会被大家喜欢。”

2005年超女曾掀起一阵中性审美热潮。

吴畅畅将这种表达,解读为“一次女性的自我赋权,女性内部的社会示范”。他认为,藉由这种方式,节目在当下社会可接受的范围内完成了一次女性的自我表达,展现了女性生活方式的多样性。”


但是他同时提醒记者,作为一档商业节目,这种表述的背后天然存在着一定的资本诉求。






04

“女王有赏”:

社交媒体时代的商业正确




从开播伊始,《青你2》就频繁“出圈”,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话题狂欢。比如病毒式传播的“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还解锁了“reader”这类网络新词,网感十足,自带流量。


对于此,性别研究学者李思磐指出,《青春有你2》本身的性别议题,在社交媒体时代是一个利好:“社交媒体时代,女性议题是一种商业正确”。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青春有你2》最出圈的热梗之一。

曹薇认为,从实际接收到反馈来看,《青春有你2》在微博上引起的讨论度较高。但男女用户的表现并不一样,“男生比往年的参与度要高,但是女性会更容易参与讨论、转发和互动。”


近年来,互联网公司有这样一句话:社交媒体是女性的。


在2016年微博公布的用户数据中,微博搜索的女性用户占61%,比例比男性用户多22个百分点。而在互联网白皮书《虚拟世界真实信赖》中,社会化媒体营销服务商SEMTIME的研究表明,社交媒体中,一线城市女网民活跃度最高。


让商业世界更加看重的,则是女性社会经济地位和消费能力的提升。数据显示,有近60%的家庭中,女性负责家庭财富管理决策,成为家庭财富管理 “一把手”。在阿里系电商销售额中,70%由女性消费者贡献。信用卡消费方面,女性消费占据60%的份额。


“新浪付费服务的用户中,女性占比超过60%;在新浪其它的领域,比如美妆和时尚,女性更是绝对的消费主体。女性群体经济能力的提升,决定了女性在互联网内容领域话语权的提升”。李思磐说。


因此,近年来,“女力”成为互联网平台内容产品开发的最新热点。仅以爱奇艺来说,除了《青春有你2》,另外一档针对30+女性的访谈节目也正在播出。


李思磐戏谑地将这一现象称为“女王有赏”。


对于《青春有你2》的市场热度,曹薇说,她自己并没有想到:“选秀做到第三年,我们都认为市场热情没这么高了。我们选择一些比较特别的选手,是觉得她们有追梦的权利,所以不想拒绝她。但是进来之后,有那么大的话题和共鸣,这些我们并没有想到。”

《青春有你2》不只是选秀,更让我们看到这个时代的女孩和她们的成长。

曹薇说,同为女性,做这个节目时,她的确会把自身在成长中遇到的问题和压力,在节目中代入,但这也让她能更为敏锐地捕捉到这些女性选手的情绪变化,体贴到她们的心理。


“我能感知到选手的这种情绪,并且把情绪释放出来。比如说不自信,比如说选手在作为‘回锅肉’压力下产生的自卑。”曹薇说:“在成长的路上,大家都是孤独的,失败也好,获得一点成绩也好,都需要找到一个同类。当你找到一个同类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像我这样是正常的。或者找到一种群体感。”


她希望,《青春有你2》能够给同样在路上的人,提供一种精神陪伴。


节目录制接近尾声时,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录制《I am not yours》时,刘雨昕主动要求把造型改成长发。曹薇答应了她的要求。曹薇觉得,这件事情是对“不定义”最好的说明。


“我们去跟她确认,你是发自内心地想去做这件事情吗?还是你迫于什么压力?她说没有,就是想尝试不同的造型,不同的表演,呈现不同的舞台。”曹薇说,“所以我觉得,我们就去支持她就好了。”


“我希望,有一天,人们能在舞台上认识一个真实的我。”在赛前采访中,孔雪儿这样对记者说。总决赛中,孔雪儿得了第八名。听到这个消息,她有点失望,但还是非常乖巧、周到地感谢了比赛中所有支持和帮助她的人,然后走到舞台的另一端坐下。起初,她微微弓着背,但很快,她把背挺直了,时刻准备着在镜头扫到她时,能以最完美的仪态示人。尽管,此时,舞台的另一头,人们的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另一位选手身上。很长一段时间里,镜头并没有想到她。


可她还是一直挺着背,仪态完美地坐在那里。



(图片来自《青你2》官博、互联网)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我想把儿童节的全部祝福,送给人到中年的你